隐于回忆-看电影

农事春秋最忙,冬天又太冷,小时候看露天电影,总是在夏天,总是在刚刚吃过晚饭,电线杆子上的喇叭筒就开始预报啦:社员同志们注意了,社员同学们注意了,晚上七点大队门前放电影,晚上七点大队门前放电影,电影地名字是《地道战》,电影地名字是《地道战》。各家的小小孩子总第一个拎着小板凳冲出门去,排排坐在最前面。

夏夜的光影里大人和孩子们坐着等着,大人们开心地聊着庄稼的长势,孩子们却兴奋得耐不下性子等待,自是三三俩俩玩在一起,闹在一处。灯火通明的当然也吸引了数不清的小蚊子嗡嗡地哼哧小蛾子扑扇着灰翅膀,小蛾子总是执着地朝高处的点亮灯泡冲,撞得“布楞布楞”响,等放映机的光柱一闪,它们又追随着飞去,巨大剪影投射在白幕布上,一晃悠一晃悠看得小孩子们痴痴地笑。
小蚊子可专拣阴暗地方钻伺机作案,大人们总是用手里的蒲扇不经意地在脚边扇一扇拍一拍,孩子们可早有准备,每个人都从房后苞米地里掰下青绿的玉米,拽掉细碎红缨子,一层一层扒开玉米衣,去掉里面刚抽浆的玉米棒,然后再把玉米衣一片片地扯成细丝,一个水绿色的天然“拂尘”就做好了。
其实道家的“拂尘”在我们乡下都叫它“蝇甩儿”,就是用它来驱苍蝇赶蚊子的。看电影时村里总有几个白胡子老爷爷坐在放映机旁边等,他们从来都不用蒲扇,都是手里持着一根长柄拂尘,偶尔静静地向前一拂向后一甩,像极了年画里的老神仙。

姥爷总是扛着我拉着妹妹一起去看电影,老姨跟我说你姥爷真偏向,扛着大的拉着小的。小时候姥爷更喜欢我,因为我皮实不爱哭爬树翻墙头像个男孩子,还一天到晚总是笑呵呵的,可我小妹就跟我相反,总爱哭多愁善感的。

看露天电影的时候,我们最常吃的零食有炒南瓜籽、烤包米、向日葵籽盘,烧毛蛋,烀地瓜、甜杆、喔咪。“喔咪”是长在苞米秧上的一节又长又尖的包,把它掰下来,掰开里面是黑的,吃起来软糯糯的,味道涩涩的有点米香。 不久以前才知道"喔咪"原来是一种霉菌寄生的结果,是玉米的一种黑霉病,霉菌导致的增生组织很好吃,但如果黑霉出了孢子就千万不能吃了。 嘿,我们小时候还真是什么都可以当零食吃呢:P

那时候电影对一个个孩子来说远没有大家一起跑来跑去分享各自从家里带来的“零食”更吸引人。 可是还是记住几部电影的,一部是《夜茫茫》,只记得一个老头在黑漆漆的夜里提着一个白纸灯笼上一个很长很长的台阶,这个场景太深刻了,因为把我吓得魂飞魄散。《夜茫茫》于我也是一部恐怖片。长大后跟爸妈提起,他们说是一部敌特片。

记得还有一个神话片,一个老头养了一园子的花,养得像养自己女儿一样精心,那些花是花仙子,常常真的变成美丽的女儿照顾老人家,后来被一财主发现了,要买下花园,老头哪里舍得卖。财主就把花园砸了,把园子里的花都打得七零八落,老头伤心地大哭,我看着也跟着哭来着,所以记住了。不久以前才在豆瓣上找到这影片的名字叫:秋翁遇仙记。

还记得有一年暑假,晚饭后和七舅八姨他们一起看露天电影,一个浓眉大眼的解放军叔叔送了一支可以折叠的圆形团扇给我,黑色的漆皮扇柄,两手向外一翻就可以像变戏法一样,展出一把有着手风琴一样皱褶的圆形纸扇,米色的底子上画着一朵松枝、两支仙鹤。这可以我们自制的“绳甩”和大蒲扇好看多了,吸引了不知多少小伙伴们羡慕的眼光。
谁想美滋滋摇回家,却被姥姥狠狠地说了一顿,说什么不能随便要人家的东西,我说我没要是叔叔主动给我的。给也不能要!下回看电影见了一定还回去!姥姥的态度无容置疑。

隔天看电影的时候,我盼着那位解放军叔叔不来,谁想他们部队就在村外不远处驻扎,这次又是一队人马来了。上前去还了扇子,没记得他说什么,只记得他微微蹙着的眉头。

从那儿以后,我再没见过那位解放军叔叔,也再也没见过那样子的折叠纸扇。

后来回省城上二年级,一开学,学校就领我们去天光电影院看电影,我们班被分到了第一排,看的是一部喜剧片叫《飞来的帽子》内容早记不得了,只记得我们一个个都是名副其实的“仰天大笑”。还好有舒服靠被倚着,要不我都能一个跟头翻过去。后来没多久学校又组织看了一个恐怖片叫《蓝光闪过之后》内容也都吓忘了,只记得场景总是黑乎乎,吓得我缩在椅子上不敢睁眼睛,数年后听说这片子是关于唐山大地震的。

在电影院里看电影,老师不让动也不让乱说话。 不由得怀念起在乡下看露天电影的日子,和小伙伴们一起自在地玩耍,嬉戏的日子。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dadishang:

    看露天电影,就算一块去的伙伴看同一部片子,对这次看电影的经历每人或许都不同吧,所以许多人念念不忘看露天电影,而非看的什么电影。
    仙翁在放映机旁挥拂尘静等开场,哈哈,老神仙好亲民

  2. 芥末:

    看露天电影的情形我是不大记得,但是还记得电影散场的时候,在黑漆漆的夜里,村里人扛着长长短短的板凳从土路上、桥上热热闹闹地回家的情形。原本那个时间段村子已经静悄悄得一塌糊涂了,一下子这么热闹,我们格外兴奋

  3. 海里的泡沫:

    你说的那个解放军叔叔的纸扇我见过,打开之后,下面黑柄上有个扣可以扣上,不过玩久了那扇子容易和那柄脱离开。
    玉米须子,我们做胡子。把一铁丝弄弯,挂耳朵上,垂在下巴下面,然后把玉米须子挂上去,做好以后,边抚摸胡子边对别的孩子说:“哎!叫爷爷!”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