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粤西,去粤西

你们的夏天早就没了踪影,这里却还如火如荼,随随便便35,6度,秋老虎是华南虎。
车已经有2个多月没有动过,蒙上了一层灰,轮胎也瘪了。整装待发,出门已是上午10点多,预计将要到晚上才能完成全程。一年前,我也是这个点踏上路途。
昨晚,依着记忆找到了一年前来过的卖单车装备的小店,幸好店还在开。不同于去年的是,店里的物品摆放整齐了点,另外多了两个女的,也许是两个店主的女友。店主A上半年去新疆骑了一趟长途,花了50来天,路程3000多公里。墙上挂着一幅西藏骑行图,手绘的,令人神往。更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是店主A几乎骑过地图上的每一条路线。他说从拉萨去加德满都的路线最美,不是最难,不过风很大。我买了一套修理工具,33块,比去年贵了一点,通货膨胀,必须的。去陕西面王店,看面王是怎样一个王。要一碗扯面,(扯,扯淡的扯。)面扯得足够宽,宽过了我的嘴,我张大嘴,但是由于之前打哈欠不慎损伤了颔关节,导致嘴不能张大。
上午10点多,热气开始泛滥。经过越秀、海珠和荔湾这几个路况复杂的区,一会在不见天日的桥底穿行,一会爬到几层楼高的桥上挨着人家的窗台走,路口复路口,转角又转角,连环计不断。所幸我对广州的路段都比较熟悉。中午12点左右,走出广州,进入佛山南海。却说“欢迎你再次光临广州”的路牌不起眼,似乎意味着不屑用路牌告诉你将马上离开或即将抵达此地,因为即便你再远去几十公里,依然在它的影响范围之内。那么,佛山欢迎我的路牌也只是个路牌而已。
佛山我不熟悉,路况虽不及广州复杂,但要一时辨出方向也不容易。顺着小道串入城中村,一下就没了方向。却说城中村是城市的另一面,快餐店的招牌表明这里住了很多外来人,制鞋的小作坊打着温州的招牌。沿着河堤骑行一段,吹着轻快的江上来风,追赶河道里的货船,将它们一一甩在身后,最终用尽了力气,也喝光了水。找一处村落,补充粮草。此时已经下午两点多,而迷路还没有结束。过东平大桥,到东平新城,这个耗巨资建的新城还在打造中。路面平坦开阔,不见几个人影,斑马线的绿灯喳喳的叫,此起彼伏,叫的人有点发悚。
接下来寻找325国道,但是它乍隐乍现。我追着它的身影,误以为佛山一环(高速)是325国道的变身,沿一环辅道走了几公里,追着太阳西下的方向,恍然发现依此西行没有我要的真经。求助手机地图,而那些拆了修,修了又拆的路,让手机地图跟不上它们的变化,于是手机地图崩溃自尽了。
另取道折回,和325国道接驳,专注这一条路线就可以到达目的地。路过一个个工业镇,每一个镇都是一个产业集群地,家具、皮革、石材、鞋子。尤其顺德,除了工厂还是工厂,这一段穿过镇上的国道几近瘫痪,被全国各地来批发货物的大卡车、小卡车,以及小汽车、三轮车、摩托车挤得风雨不透,单车只能见缝插针,让我想起了去年在绍兴县的情景,仿佛一时间回到了去年。
这条绵延上百公里的工业带,已经没有风光可言,对于骑行者来说,遭罪多过其它,汽车尾气和尘土让你一天下来不知道相当于抽了多少包烟。
告别佛山,跨上九江大桥,此九江非彼九江,不过桥上的风景也不错,尤其是这一路线,更是弥足珍贵。这里是两江交汇处,水面开阔处足有2公里,江水不浑浊,阳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金光闪闪。下坡冲下桥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离江不远是大雁山,山上有寺庙,大概是名刹。过了江就到了鹤山市。天色向晚,起起伏伏经过几处山地,山上种满了桉树,整饬的树林不见杂木,看是好看,但是对土地却是很大的伤害。被挖土机挖得不像样的山包,是大地的伤痕,人们势必要将它们夷为平地,然后开发成房产。
天色擦黑时,在一处山脚,一个男的在接山上的泉水,是这一路很难得的资源。我正好没水,下去接了一大瓶。水流细弱,男的接一桶大概要半个多小时。那样的山泉,在老家每天用来洗澡洗脚都不稀罕。
日落之后,天很快黑了。这时差不多7点。已经走了105公里。按计划,再走20几公里就可以到了。结果超出计划很多,9点半还是在鹤山管辖范围内。重复出现的相似的山坡,让人怀疑在绕圈,或者碰到传说中的“鬼撞墙”。也许是饿昏了头。9点半,路边饭店都没了饭,只能选择我从来看不上的沙县小吃。然后一鼓作气,向着确定的开平方向,过水口镇,再进入开平市。最后11点来钟终于歇下脚步。看一看行程,152公里,足足多出20几公里,可能是迷路所贡献的。实际上,到底肿么了,我也不知道确切,只感觉屁股有些肿了。
接下来计划走六祖的故乡新兴县和粤西边陲古城封开。

在海印桥上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2 条评论

  1. dadishang:

    骑士,你又不上班了,浪荡浪荡也好

  2. xiaohe:

    没有,周末骑着玩玩。就象你徒步。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