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牛腩汤

中午的时候,在食堂吃饭。居然有鸡蛋肉饼汤,我喜滋滋地买来,却并不好吃。应该是个糟蹋食物的厨师,只以为用肉馅加上淀粉便可以糊成肉饼做汤,哪里有那么简单。小时候吃肉饼,都是选一个肥瘦精当的肉,横切竖剁不知道多少分钟,直到成为茸状。加一点点淀粉便于成形。家中外婆给我做的时候根本任何添加物都不用,只蒸出来一份清汤,上面自然泛着晶晶亮的油花,喝一口汤,浑身舒坦。哪里如同今日这般,面目模糊的肉馅是从搅拌机里出来的,蠢笨的厨师自作主张加上了葱花,一口汤里含混不清的暧昧,裹着淀粉的黏糊劲。
哎,我其实以为我已经习惯不再挑剔食物了。

因为这碗汤的缘故,我发狠说,回家去解冻我那上好的两斤牛腩,我今日要做西红柿牛腩汤来喝。旁边师弟不懂如何做,细细地问我。时代真是变换,现在询问我做菜式样的大都是我的师弟们,师妹们却很少开口询问。
有段时间,每个周日我都要做一次西红柿牛腩汤。
选上好的两斤牛腩,不不不,一点都不多。切成块,用啤酒一瓶腌制上,夏天也许一两个小时而已,冬天则要一个下午。然后跟花椒、姜葱等一齐放入高压锅中焖煮,大火烧开后,撇去浮沫,然后再将两斤西红柿切成块放入,滚汤后小火焖煮,直到室内弥漫着一股牛肉的氤氲之香,合着啤酒的香气四溢。煮的时候,可以是一半啤酒一半清水,奢华一点的就是两三瓶啤酒下去又如何?

这个汤做过很多次,跟阿华同住的时候。为的是准备时间甚长,所以实乃居家必备、谋杀时间的良药。那时候阿华往往懒洋洋的在沙发中看书,她老公蹲在我身后,不停地记着操作要点,然而他的问题总归是千奇百怪,我其实无法回答,比如他经常问,水开后多少分钟OK?我耸耸肩无法作答,靠的是鼻间闻到的香气浓度,每一块牛肉来自何处何个部位,应该受到的对待自然不同,如何有定数?这么无趣的问题亏他也问的出来?我差点要一口气闭看过去。
然而他究竟是阿华的老公。

我同阿华认识多少年了?想不出来,10岁起前我或许早认识她了?她的姆妈同我的姆妈是同学,县城就那么小,有什么办法,转一个身,大家都认识了。一直羡慕敬仰她,她读书读的好,身材高挑,一双长腿。班里什么人见了她,都是端庄肃穆的模样,我倒有心学她,却越学越不像,真正熟悉反而是大学之后,她年年来我家拜年,我经常睡的昏头昏脑被姆妈叫起来。有一年,她来广州找工作,我陪她去买裤子,一条200余的裤子,穿在她身上人人称羡,店员鼓动她买,她有些动心,我劈头盖脸地说,买什么嘛?你这么好看的腿,什么裤子都穿的好看,为啥要买那么贵的?店员脸色发青。
她那时候打电话给我说要来广州找工,想住我处。我当时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着,简直觉得喜出望外。姆妈和爹爹心中,她就是天然树立给我的偶像,人家从小读书就好,尖子班,大学也是顺当当地读下去。想不到居然也要找我来帮忙,我快活的很。那段时间她住在我处,我们不知多潇洒。白天她去找工,我去值班,晚上的时候,不是我请她就是她请我,很快就将她带来的钱花的精光。然后她姐姐给她汇钱过来的那日,我们取得钱来一声欢呼,立刻决定去“我家”西餐牛肉馆里吃一顿牛排才好。我刚开始还忸怩推辞不去,后来阿华同我生气了,于是立刻点头称是。

那一晚的牛排大餐当真好吃。居然有驻唱歌手在哪里歌唱,餐桌上盈盈的亮着小小的蜡烛,我坐在那里完全震撼了,小心翼翼地收拢了手脚,学着阿华的样子切牛排。只是到如今,我其实还是不擅长此道。
后来那歌声在暮气四合里聚散飘荡,我跟阿华开心地回来,一直忙不迭地说,等你找到了工作,我们再去吃罢。然而阿华找工作并不顺利,于是她就回去了,临走的时候,她同我说,你知道嘛,我以前不知道多羡慕你,我觉得你天然就是很活泼的样子。呀,这句话吓了我一大跳,怎么会?

再后来,兜兜转转,阿华去接我的时候,她和我都是料不到的,我跟她居然到了一个城市去工作。我刚到学校工作的那几日,她陪着我采买了所有的生活器物,包括书桌衣柜电器之类,第二日她要去出差,一去就是半个月,晚上她将钱包里所有现金取出,说你个傻瓜,居然以为立刻就可以发工资。等她回来,后来我们就住在一起了,再后来她就结婚了。再后来,还有很多家庭事。
她一直视我家如娘家之一,自从她的母亲去世之后。姆妈同我说,你们两也真奇怪,现在反而好的不得了。小时候我一提她,你立刻赌气不说话的样子,她带老公来家里坐,客客气气,菊芬在天,应该会高兴。

今天下午,我在车上看小说,翻到了流金岁月那本书。
锁锁曾经问南孙:“我们会不会闹翻,会不会?倘若会的话,也太叫人难过了。”
南孙答:“说不定会的,又怎样呢,一样可以和好如初,吵管吵,不要决绝分崩就是了。”
想起来,我似乎跟阿华并没有吵过架呢。为的是,少女时代,我们其实并不那么亲密的缘故?现在想起来,更多的时光,似乎都凝结在熬煮牛腩汤的下午。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11 条评论

  1. 冷水鱼:

    回忆总是突然降临,某一道菜,某一首歌,都被赋予特别的意义,联结一段过去的时光~~

  2. dadishang:

    西红柿牛腩汤一样的朋友,哈哈,男人之间不能有的,我有拍黄瓜一样的朋友

  3. Lisa:

    有友如此,是种幸福

  4. 猫:

    很羡慕。

  5. consuelo:

    拍黄瓜一样的朋友,这形容有趣。

    打算照紫书说的做一次,可惜没有高压锅,如此美味的回忆被我看成了菜谱,紫书不要打我就好:P

  6. 紫书:

    怎么会?
    一般人都会去照着做的,嘿嘿

    我已经做好了一大锅了,每日挖一点出来吃,不晓得多美味。

  7. 芥末:

    不懂哎:“然后跟花椒、姜葱等一齐放入高压锅中焖煮,大火烧开后,撇去浮沫,”高压锅焖煮又不同于一般的锅子,可以随时打开,总要等气放了才能打开,那跟“大火烧开”的关系是怎么样的呢?是个什么样的阶段过程呢?

  8. 紫书:

    这么说吧,我一般在大火滚之前,是不会密封上的,就是虚盖一下,然后烧开了去掉沫以后就密闭上了。

    后来有时候就懒了,甚至连沫都不撇,当然要是上好的牛腩才敢于这样做,要是那些碎牛腩,就散沫特别的多

  9. Annie:

    我想知道什么时候放盐?

  10. 紫书:

    出锅的时候放少许盐就可以了

  11. hellokaya:

    喜欢你的文笔。小小的事情,小小的幸福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