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糕

每到夏天,垚垚就挂念着水晶糕,三天两头都要吃一碗水晶糕。而每到夏天,街头巷尾忽忽然会冒出很多家冷饮店,尤其是主打卖红枣汤、银耳汤、水晶糕这类的冷饮,再加上凉拌粉干一类不需要热加工的食品。门面都不大,只要有一个冷柜,里面装满各式的冷饮成品,包括那切成方块的藕灰色的水晶糕。

每家冷饮店几乎都有水晶糕,但是味道不一定相似,有些店里的水晶糕颜色看着就不爽,灰白色的,缺少晶莹感,有些水晶糕吃上去粉粉的,少了些细致的弹性。我和垚垚几乎吃遍了附近的冷饮店,最后就锁定在正街面的那家,那家店的老板有两个漂亮的女儿,不过面容像水晶糕,总是冷冷的冰冰的透心凉。这个夏天,这家冷饮店搬到中马路,我们也跟着转战到那里。这家小店倒是除了冷饮以外还有面条、饺子、馄饨之类的食物,不过我们每次只是叫上一碗水晶糕,或坐着吃完或打包带走。他家的水晶糕,颜色是那种漂亮的藕灰色,带着点晶莹的光泽,咬在嘴里既不粘口也不生硬,清爽伴着滑嫩。最主要的是,垚垚非常喜爱他家水晶糕的薄荷味。有些客人喜欢在水晶糕里加上红枣汤或者桂圆汤,但我们都不喜欢那种腻腻的感觉,只是加上些冰的糖水,最后,那个漂亮的小老板拿出一个小小的塑料瓶,用筷子快速地往里面一蘸,然后又很快速地往水晶糕里一点,再一搅拌,那碗水晶糕就弥漫这薄荷的清香,喝一口糖水,凉凉的带着特有清香的气息充满了口腔鼻腔,一直沁入心脾。

其实,母亲也能做出很漂亮很可口的水晶糕,只是缺了这最后一味薄荷,垚垚就不太留恋。不过,在我的小时候,母亲做的水晶糕却是我记忆中最美味的夏季冷饮了。那时候,别说是饮料,就连一支普通的白糖棒冰都是稀缺的,所以在夏天的午后,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吃到一碗透心凉的水晶糕。母亲用番薯粉和上水搅拌成稀糊状,再倒到锅中已烧成沸腾的开水中,不停地搅拌搅拌,原先灰白色的糊糊就会变成半透明的藕灰色,几近半凝固状的膏体像果冻般诱人。母亲将这果冻般的膏状物倒入一个容器内,放进装着井水的大水缸内冷却,有时候就直接用木桶悬挂在门口的水井里冰镇。冷却还需要几个时辰,我总是忍不住不时地去掀水缸的盖子,偷偷用手指按一按水晶糕的表面,看看冷却与否。待到母亲认可可以吃的时候,母亲将水晶糕整个从容器里倒在案板上,切成小小的块状,用小碗盛着,倒进小半碗凉开水,最后洒上白糖。我迫不及待地勺上一块沾着糖粒的水晶糕,来不及细嚼,呼噜一口吞下肚,那样沁人的冰凉甜爽将我等待已久的焦躁顿时淹没得无影无息。

后来,有很多年没有吃过母亲做的水晶糕,虽然偶有挂念,但是被越来越多的冷饮、冰品掩盖了对水晶糕的念头。现在冷饮店里重新推出的这些家常冷饮,不仅引起垚垚的兴趣,也勾起我对水晶糕的回忆。

不过,关于垚垚最感兴趣的那个薄荷味,我曾经用新鲜的或晒干的薄荷叶煮了水,加入冷饮汤里喝,但就是喝不出垚垚要的那个味道。我也多次问那个漂亮的小老板,那个小瓶里的薄荷是哪里买的,她总是不理睬我,最后,她终究支吾着说了两个字“药店”。我和垚垚立马飞奔到最近的药店,说要买那个冷饮店里小塑料瓶装的薄荷。药店的老板急切地说,那个是不能吃的,那个早就被严禁使用,不能食用的啊!真正可以食用的薄荷其实是没有味道的。

我和垚垚面面相觑,自此,再也不要求添加那小塑料瓶的最后一沾了。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dadishang:

    不知和凉粉有啥不同

  2. 紫书:

    很讶异,我看了一下,居然跟我们老家的冻碗做法类似,但是我们家不吃甜的,是加酱油辣椒等调味品的,所以好玩:)

  3. 芥末:

    凉粉应该不是用的番薯粉,我们南边这边也开了买凉粉的店,加了黄瓜丝、豆芽、辣椒、麻油、醋什么的,夏天吃着比较开胃,不想吃米饭的时候就会去吃一碗这个或者凉拌粉干。

    紫书:
    很讶异,我看了一下,居然跟我们老家的冻碗做法类似,但是我们家不吃甜的,是加酱油辣椒等调味品的,所以好玩:)
    ——我们这边是当了甜点吃了,用料也应该不一样,北方的肯定要筋斗一点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