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老师

作者:

杨老师是大学时代与我最为相善的老师。每年回家都会特地绕道厦门去看望老师和同学,其中一站必是杨老师那。

一见杨老师,便传出他那标志性的爽朗的笑声。杨老师总是充满激情而又富有感染力的。在他面前,我们只有倾听的份,他经常一说不可收拾,想插上嘴都不能。

杨老师是大二时教我们的,那时学校花大成本从各个高校挖来许多老教授,使我们这个刚升本科的二类学校,拥有了一批资历雄厚的老师。山西师大、曲阜师大、西北某大学的教授们,都带来了他们的家口和各自的风采。

穆老师是我们教育学的老师,也是我们的师母,教育学是乏味的课程,穆老师的课也乏善可陈,常常一整节课都把她的宝贝儿子挂在嘴边。

杨老师的课却极受欢迎。他本是艺术学院的老师,来带我们人文学院的艺术课程。他的热情感染着我们这些全部来自福建的南方学子们,教给我们许多新奇的知识与想法。他对文学史的掌控,融汇贯通,信手拈来,都让我们折服。

杨老师的字写得很好,他常在课堂上为我们展示最近的得意之作,一学期终了,还为我们每人发了一把毛笔,要我们好好写字。我是从那时起才开始练字的,只是到现在还是写得很差。老王的字却写得不错,经常得到杨老师的指导。

后来我和老王常去他家。穆老师是典型的山东女人,很纯真,体型硕大,热情开朗,招呼我们吃煎饼。杨老师总是乐呵呵地给我们看他最近淘到的好书,喝茶闲聊,各种题材,到他嘴里,都如此新鲜有趣,他兴趣广泛,热情洋溢,闽南文化,木雕,漆线雕,毛笔制作,佛像,各种话题,每一次都能让我们豁然开朗,与老师的谈话,确有如浴春风之感。

我快要来上海读研时,其实已经毕业一年了,彼时老王已留校当了辅导员。和杨老师在老王处,喝了老王家里带来的果酒,侃侃而谈,杨老师祝福了我,信手提笔为我写下数行字,遥记中有“数杯,君已酡矣,面若桃花,…此去繁华之地,首要寻一佳婿”云云之类的文字。

再之后,听说杨老师与穆老师离了,和音乐学院的一个老师在一起了。老王提起此事,有愤愤然之色,我亦惊诧。再听说他已从艺术学院院长的位置下来了,此事影响想必殊为不妙。

前年回家,和老王、刘琴一起同游集美,吃好吃的,游鳌园,追忆往昔,其乐无穷。晚上找杨老师一起吃饭。杨老师头发白了许多,仍乐观如常,极富感染力的笑声。只是那一晚,他用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向我们谈他和穆老师的事,不说是非,只说彼此都很看得开。他试图表现得很通融,他说了很多,只是,他为什么要解释那么久。
年后回上海,一日,看到几行诗,“礼乐囚姬旦,诗书缚孔丘。不如高枕枕,时取醉消愁。”突然想起我的杨老师,想发给他,最终也没发。

其实,我真的不介意。我同情穆老师,她一直是爱杨老师的吧,只是她总不能触及他的心灵吧。我想对他说,杨老师,只要你幸福就行,学生都祝福你。放下包袱,人,毕竟只能为自己活。

近日,又听老王说,那天见到穆老师写的一首词,写得极其哀怨,而且写得还很不错!我在此端尖叫,这与穆老师平日的形象相去甚远,然而又极可理解…

人生真的是一个人的战斗,永远没有可以停下来歇息的时候。感谢那些陪在身边的人,当他们要离开时,你仍要一个人走下去,以尽量美好的姿态。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何超博客:

    在所有博客中,你的博客我最尤为喜欢。不是专业的技术论坛博客,不是广告博客,而是散发着阵阵回忆地沧桑。文章的字里行间都流露出一种岁月的质感。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