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李久长(上)

民歌笔记第三十五期

3:00 – 马踏洛阳 – 胡中花
7:29 – 王婆骂鸡 – 戴玉环
18:50  -  打砂锅 – 朱立忠
32:10 – 要酒菜 – 曹元珠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说书人李久长
河南郑州的李久长先生是一位说书人。他从小会拉弦子,并从13岁开始拜师学习河南坠子的演唱。对我这样一个对坠子不甚了解的人来说,听说李先生完全是因为他自觉收集坠子唱段的故事。我就是听闻着这个故事,然后找到了李先生。

“先生是农民,是一个曾经四处走乡串村的曲艺人。他说多年前患了病,中风外加糖尿病,说书再也说不成了,就一门心思去干传统唱段收集与整理的事”。--吴兆强

李久长于1953年出生在河南开封县的梅花寨村,他在年少时候参加了县上的文艺宣传队,那时候还学会了豫剧。13岁时候,李久长开始拜师于孙玉玺学唱坠子,随后他学会了20多个小段子以及《平原枪声》和《林海雪原》两部坠子大书。两年后,李久长出师,开始在开封、中牟、洛阳一些地方的村子里独立挂弦演唱。1975年,李久长搬进了郑州市,开始在当地的文艺系统里挂职工作,他带过宣传队、撰写过文艺杂志、也打理过豫剧社团。1979年,很不幸,当时李久长的豫剧团遭到解散,于是他又回到了乡下,继续操起了坠子演唱的老本行,并和三四位老艺人又学了不少的小段和大书。在2002年,由于生病,李久长的嗓子坏掉了,无法继续演唱坠子,于是他开始了坠子书的整理工作,将他记忆中的唱段写下来;同时,也开始整理老艺人的段子。

(李久长;米乐峰摄)

现在,我们已经无法听到李先生亲自的演唱,但是不要紧,我们还可以听他讲故事。在他的故事里,我们大概可以了解坠子文化的轮廓、河南人们对传统艺术的传承观念,还有,说书人的生存尊严。

为何要整理唱段?
整理记录下这些连说带唱的坠子书,看似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熟悉的人可能问:“不就是抄几个字么?”  的确,浮躁的人们也许从来不曾理解传统艺术的细节魅力。在坠子文化中,即使是同样的东西,都存在着截然不同的版本,这也是每个说书艺人的价值所在。这就像古玩收藏家们去追捧某个特定的瓷器大师的手艺一样,是同一个道理。

“文人他干不来这个(收集整理段子),他吃不了这个苦,民间的东西他弄不来”。--李久长

在收集整理的过程中,李久长面临的困难是:首先他很难找到人--老艺人距离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远,人老花黄,还有很多老人不愿意和李久长分享他们的说书段子,因为这是保住“买卖”的手艺活。第二,即使李久长找到了人,和老艺人也不容易合作,因为这些艺人不愿意改动任何口语习惯,造成了李久长在抄写时很难选择记录方式。

“宁给十串钱,不给一句言”。--河南说书人俗语

在若干年后,希望我们除了能认定那些天价的古玩藏品,还能认出我们的祖先曾经用什么的方式去讲故事、同时还能去理解故事的内容。到那天,我们应该特别赞赏李久长所留下的遗产。


(李久长的故事会奖状;米乐峰摄)

“千曲一调” vs. 专业创作
李久长提到了豫剧,他认可豫剧的行当中的专业音乐创作。有了国家的支持,也就有了专业的音乐创作群体来支撑豫剧的发展,在李久长看来是件好事。在他的视野里,也隐隐希望在坠子领域能有人去做类似的创作。不过,如果真的有人依靠 “专业性” 对坠子的“千曲一调”进行改造、用个人的思路改变了坠子的乐声形态,人们是否能真的接受这种 “创造” ?是否还愿意去保存 “传统的” 坠子书(如同李久长现在在做的事情)?其实就像李久长提到的那样,在老艺人面前,他不得改动一个字,因为那样要挨骂--“你比我懂,还找我做什么”?这句话听起来,其实既是困难,也是轶事。

这样的矛盾,其实一直在伴随着我们的民间文艺生活中。历史上,人们总是一会儿倡导着“改革”、“发展”,一会儿又醉心于改变之前的某个原生状态。不论何时,人们总是用着自己的审美观念去说服别人--去改动(或者不要改动)。这也许是一个难解的矛盾,需要今后由历史来给出一个解释。

参考书目和唱片(部分)
胡中花,2006,马踏洛阳,安徽文化音像出版社
胡艳春,2004,包公审驴,安徽文化音像出版社
李久长,2011,河南坠子传统唱段集,吴兆强主编,郑州市金水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朱立忠,1992,打砂锅,陕西音像出版社

感谢:米乐峰、贺庆华、赵利涛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dadishang:

    李久长先生是一位较有文化意识的坠子书艺人,他的收藏和整理对曲艺研究很宝贵。谢谢李久长和小石共同为大家奉献的节目。
    可能有读者听不懂河南话,这里有一段王婆骂鸡的唱词http://tieba.baidu.com/f?kz=94590304
    “老娘,王婆,在俺娘家,俺娘家都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啥,我这个叫个小抠二妮儿,在俺娘家就不省事儿,在俺娘家爱喂鸡,到了婆家,他娘LB还是个喂小鸡儿,喂了十八只啊一个一个还都有名来。 ”戴玉环唱得泼辣,河南胡辣汤味!想听听中原妇女骂大街,可以找这个段子听一听,小石,你有单独的王婆骂鸡这段吗?可不可以独立上传一个文件,贴在评论区

  2. 小石:

    谢谢,想听《王婆骂鸡》的朋友,下载在这里:http://www.weixiaoshi.com/sendingfiles/wangpomaji.mp3

    李久长没有留下自己演唱的任何录音,非常可惜。

  3. dadishang:

    谢谢小石,上面我贴了唱词地址,民间坠子的唱词使用方言口语,非常生动精彩,但是不了解中原方言,看字面有的可能还会误解,比如“抠二妮儿”并不是抠门的妮儿,类似辣妹子的意思。“吹喇叭要偷吃我的鸡,到路上他掉了哨盒子,到事上不能吹,急死你恼死你,恼死吹喇叭你个孬东西”吹唢呐的,掉了哨片,事上,一般指白事,孬东西,小偷。哈哈,可能不用我在这罗嗦,我听到坠子就兴奋

  4. nokia2100:

    小石谢啦,听着可带劲儿了,让我想起好多年没听的『太谷秧歌』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