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行纪之二(从平遥骑车到祁县)

平遥

平遥古城是与城外的镇国寺、双林寺作为一个整体共同入选的世界文化遗产,7月31号母子二人平遥一日游之后,最初谋划的从平遥县城骑车去镇国寺、双林寺的路线仍萦绕心间。跟爹妈拔了两天胡芹,钻西红柿架底下拔了一上午野草,天气预报显示周末有雷阵雨,既然这样,那就明天再去平遥,回程经过祁县就顺便去转转。“不去过了吗,还去?”母亲不解地看着我。“上回只去了城里,没去城外,这回骑车去。”

当天晚上查地图确认路线,8月3号早六点一刻出发,骑车十五分钟到达太谷火车站(大清早路上车辆行人极少,小折时速二十公里,相当于电动自行车),赶上了七点的1163。这趟车是北京西开往韩城的,并非7月31号那天带母亲搭乘的6815是从太原始发的,因此带着小折上车后就发现是个错误,平常出行搭车搁小折的车门挤得水泄不通。一想反正是下一站就到平遥,我把二十多斤重的小折举在头顶扛了半钟头,其间和一个带着老人、孩子的光头中年男人因争抢空间发生口角。

七点半到站平遥,下了车就把小折打开想骑出站,结果被车站工作人员喝止,强令折叠了拖着走出站。在我前面出站的一大队老外旅行团。出站,重新打开小折,毫不犹豫地沿着站前的S221向西南方向骑下去,G108还在南同蒲线的另一侧。S221这段又称中都西路,平遥旧称“中都”(小时候常用的一种洗衣粉就叫“中都洗衣粉”,不过是榆次产的)。G108在太谷县城附近那一段在改扩建之后被命名为金谷大道,与规划同时进行的是规模不小的道路更名,比如将拆了南城墙在原护城河位置建的新建路改名箕城路,太谷旧称“箕城”,春秋时期箕子在今天阳邑乡(隋代之前的县城驻地)建城,另外我怀疑也与“簸箕”(柳条编制的盛具,三边有浅檐,形似城墙,普通话称撮子)有关。老城真老,新城真新。和太谷一样,平遥在老城之外也进行着大规模的新城区建设,新建的楼盘小区道路不断扩张。和太谷不一样,因为整体保护的缘故,平遥在老城之内并未有大规模的楼房建设,因此从城墙上看过去,矮的平房、窄的街巷保存了旧城的城市肌理。某年春节登上太谷老城中心的鼓楼俯瞰,街巷俨然,白塔耸立,不过在某一片(比如北寺园、东寺园、东南街、体育场、交校、中药厂宿舍,看太谷县志,这些地方原有占地深广的大庙古刹,后多毁于战乱和“建设”)几栋楼房鹤立鸡群,让我想起北京胡同深处的高楼,还有《梁陈方案》。是的,需求是第一位的。

回到正题。S221不时有来往于平遥和介休之间的班车。因为道旁树木的遮挡,骑了十分钟还没见双林寺的明显标志,于是下车向路人打听,结果前方不远路口向南便是,路中间挂着“热烈祝贺双林中学2011年10人考入平遥中学”大红横幅。到双林寺的时候还没到八点半,大门未开,门口有一家子从湖南自驾游来此,攀谈之下,听说还要去呼和浩特。存车,等待,活动腿脚。再过一会儿,开门,买票。进去之后看到古老的建筑和精美绝伦的明清彩塑,所有的不快和乏累顿时消散,只有欣赏和赞叹的份儿。边走边看,不觉流连了一个半钟头,还意犹未尽。双林寺外围有高大的夯土城墙,出来的时候爬上西边城墙,从天王殿前的“堡门”下来。其东侧城墙夯土未包砖,墙外玉米茂盛。牌坊里边“城堡”对面建有戏台。

双林寺所在地为桥头堡,既然是“堡”,原来应该是具有军事防御性质的堡子。果然,沿村里的道路向南骑了几步看见高大的夯土墙,穿过城门一样的拱形墙洞,村里屋舍齐整。在太谷县志描绘的古地图上,这一点看得非常清楚,城墙外围,插着小旗的军事据点,标明某某堡,作为城市防御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堡(村落)之间有“官道”(驰道,国道)相通,堡和县城之间有“城道”相通。贺家堡进城的城道,原来在村东公路底下的砖厂南侧,砖厂早就停产了,只留下了高大的烟囱孤独地矗立在旷野的深坑里,G108拓宽后,原先的道口正处在公路大拐弯位置,坡度太陡,于是村里在其北侧新建了道口,旧的道口及下公路的那一段道路逐渐废弃,岔道口的三角地盖了座煤厂,出产蜂窝煤和白灰泥。这几年太谷在西门外建设新城区,楼房小区紧贴着G108,在村口就能看见,相应着公交线路也开通了,出了村子上了公路就有公交车。

十点半在双林寺门口小卖店买了瓶水喝,然后原路六公里返回平遥县城。从平遥火车站向南沿着那天步行入城的顺城路找到下西门,时近中午,游人和电瓶车很多。在西大街和北大街交汇处的得居源客栈对面一家小饭馆停车吃饭,稍作休整。特意点了平遥小吃莜面栲栳栳,莜面片卷了(春卷模样)立起来上屉蒸熟,蘸西红柿酱吃,挺有嚼头,味道特别,十二块钱一屉。门口母女两人经过,看着我吃的东西问老板是甚,我一听是太谷话,于是介绍说平遥的碗托跟太谷的灌肠类似,莜面栲栳栳不是太谷的仡栳栳(后者其实是玉米面粥,ge3lao3lao,太谷话ge3lao3义为搅拌)。吃饭的时候和年轻的老板打听从县城租车去镇国寺的价钱,一个人打车不划算,再说还有车可骑,就接着省钱吧。

吃饱了,相机电池也充好了,出门开锁,顺北大街骑出北门,北关大街向北到中都东路(即S221),掉头向东直奔十几公里外的镇国寺。平遥汽车客运站在城东的古陶镇北城村的东边(太谷客运站几年前搬到了G108路旁,东侧有当时新开的山西农业大学通向G108的学院路)。平遥牛肉集团楼顶竖立着“冠云平遥牛肉”的巨大招牌。S221路况不错,来往于平遥和省城太原之间的班车呼啸而过,还有就是重型卡车,小折的平均时速在二十五公里上下。在S221与县道襄平线(襄垣乡到平遥)的岔路口向北爬坡过铁路桥,经过郝家堡到达洪善镇(正好在平遥和祁县的中间点位置,平遥县城马圈巷有洪善驿客栈),在镇东转身向右(向东)折向X441,穿过G5京昆高速公路,过了铁路涵洞看到镇国寺和慈云寺、慈相寺的指路牌,十二点半终于到达位于郝洞村的镇国寺。

在门口买票时特意跟正在吃午饭的工作人员开玩笑:郝洞村用平遥话怎么说?因为在平遥话里郝的读音接近于赫,hao3dong4就被读成了he1dong4(太谷、平遥方言中he1义为黑,黑洞村)。和桥头堡一样,郝洞村外围也有夯土墙,进庙,古柏苍翠,始建于五代的镇国寺又名京都寺,可想见当年此地之繁华。参观镇国寺的时候,碰上了一拨学生,爱好古建彩塑的,不外乎美术和建筑两个专业,一问,果然是学美术的(在双林寺也曾遇见席地而坐临摹彩塑的白衣年轻女子)。万佛殿的彩塑和斗拱均有大可观之处,殿前唐槐历经风雨,枝叶繁茂。另外镇国寺的布局挺有意思,最后是一座二层阁楼,二楼上有宽阔平台。参观了近一个钟头,出门的时候又看了一番山门内的天王像。毗邻镇国寺还有一座利应侯庙,好像新入选了第六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隔着门缝看了一眼整修过的大殿。

祁县

原路返回S221,向祁县挺近。经过桑冀、曹冀两个小村子,路上在树荫下喝了口水,前方是东城村。东城?这里明明是在祁县西边,难道与镇国寺有关?来不及多想,已经看见南关村的牌楼了。S221在祁县县城这一段又名迎宾西路,新建路口南即祁县火车站和小小的客运站。与建在高台上的太谷火车站不同,祁县(以及平遥)火车站建在平地上,不需要爬台阶。进站买好四点半回太谷的6816,硬座只要两块五,有史以来最便宜的车票,用时不过十九分钟(很多快车在祁县并不停车)。

安排妥当,顺着火车站对面的新建南路向祁县老城(昭馀古城)进发。路上经过了山西省汾河水利管理局,楼顶上树着“汾河灌溉造福人民”八个字。昭馀古城在新建路的西侧,骑车进城以后发现祁县和太谷像极了,和经过“保养”的平遥不大一样,破破烂烂的,却充满了原生态的气息,历史和现实交织在一起。祁县的城墙也早拆掉了(地图测距猜测原来周长约八里),看地图,今新建南路和新建北路(向北通向G108)为其东城墙位置,今友谊西街为其北城墙位置,县政府在东门外的东风大街上,东南西北四条大街成十字排列,其北大街也不像太谷、平遥那样在中心偏西的位置与西大街交接,县城中心未见太谷鼓楼、平遥市楼一般的地标建筑(也许是拆掉了)。下午两点多太阳当头,一边慢慢骑车一边拍照,为减小曝光,拿墨镜挡在镜头前充当滤光镜,效果还可以。祁县县城不大,主要看的不外乎商铺和民居,景点通票六十块,但自己已经订好了回程的车票,也就不进去看了。从东大街骑到西大街,从北大街骑到南大街,大街上晒热了就拐到小巷子里去。

号称“渠半城”的渠家大院在东大街上,城堡式的院门和高墙显得有些突兀,门额镌有“纳川”二字,门口挂着山西省晋商文化博物馆和祁县戏剧研究会的牌子,其左侧是一家镖局。对面是雨楼博物馆(猜测以前是茶楼),主要展出晋商明清家具,门面高大,装饰繁复。向西不远处是珠算博物馆,门额刻字“承麓”,门洞内挂着“国粹”,红底金字。再往西有一条“高园圪道”(祁县的圪道儿,即太谷的圪旯儿,应该有明显的儿化音,义为胡同,后来在西大街还发现一条“酱坊圪道”),巷口有长裕川茶庄博物馆的指示路牌。(晋商腹地太谷、祁县、平遥,三县生意侧重点不同,太谷丝绸、药材、银号,祁县茶叶,平遥钱庄、票号,彼此联系紧密又竞争激烈。)老门面,新生意,旧有的廊柱门面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货物,招牌的风格是九十年代以前的,也有个别像太谷那样在近代进行了门面的”现代化”改造。沿街的商铺外墙上钉着“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 某某某茶庄(票号、药店)旧址 祁县三普办公室 二〇一〇年六月二十五日”的铝塑板文保牌子,剥落的油漆、长草的屋瓦,灰暗的墙壁,无言述说着曾经的辉煌,“金太谷、银祁县,吃不完米面的榆次县”。

昭馀古城大十字中心地带稍微宽阔些,四周商铺正门阔三间、高二层(恐是后修的),斜四十五度绕了一圈。东西南北大街外围路口各建有一座水泥的牌楼,标明原来城门位置。西门内有县人民医院(太谷县人民医院在南门外的南同蒲线南侧,最初是教会医院),还有拆掉的县衙,方正的水泥大门显示这里被改造成了工厂,推车入内,树上有虫子坠着细丝落下来,野草丛生的院里堆满了拆卸下来的旧木材(太谷的县衙留存下来的只有大堂)。西大街县衙对面是一座带精致二层小阁楼的院落。祁县中学在南门内的南道街上,估计和太谷、平遥一样,也是原来文庙(学宫、县学)所在地。古朴的校门上挂着“山西省祁县中学校”的大牌子。其实我是跟着骑车的学生找到这里的。注意到南大街上有店铺是专卖祁县特产“小磨香油”的。

兜了个圈子,回到西大街,钻进对面的城隍庙街,从城隍圪道、北钱市街和钱市街绕到火神庙街,没找到城隍庙,却发现了精美的民居,比如渠家大院、乔家老宅,还有不少是“大夫第”,住户的先人当是官宦(想起太谷那几座门楼高挑、大门开阔、附带花园的府院门民居),门口也都钉着类似“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 马家巷十号民居 祁县三普办公室 二〇一〇年六月二十五日”的铝塑板牌子。还有一种木牌子,比如“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何家住宅 祁县人民政府 一九九〇年三月二十日公布 祁县人民政府立 ”,其中“何家住宅”四个字是书法字体,再仔细观察,木牌背后门额位置隐约可见一个“務”字,务实、务虚,或者为人民服务,可能是曾被公家征用过,翻查资料,何家大院祖上为官,建筑风格高大轩朗、气势恢宏、院内有花园、戏台(和太谷中学校园内的孙家住宅相似)。从街门望进去,院内收拾得干净利落,门口多坐着纳凉的老人。

从南大街准备出城的路上,随便拐见一条小巷,不料发现了“竞新小学旧址”,民国时期的小学校,穿过巷口的高大拱形门洞,尽头是一座二层小阁楼,楼上“万世师表”的牌匾和孔子塑像估计是后人添加的。再往前爬一个小坡,漂亮开阔的门楼,墙上绿色的木牌写着“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竞新学校图书馆旧址 祁县人民政府 一九九〇年三月二十日公布 祁县人民政府立 ”,清末民初大兴教育、开化民智的风气扑面而来(听小禾说起过广东开平那边的民办图书馆,可谓异曲同工)。在绿色的木牌之外,门口两边还挂着五个长条白木牌子,分别是祁县公安局城建派出所、祁县城市客运管理站、祁县城市管理监督办公室、祁县城市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祁县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委员会。

最后一个牌子还是有些份量的。若论历史文化遗存,太谷不输给平遥和祁县,但确实没有后两者重视,历史上建设性的破坏比比皆是。平遥古城的保护,得益于阮仪三、柴泽俊等专家的发现和呼吁,得益于当时省领导对仅存的硕果的重视,还可以说得益于平遥未“被开发”和“被世遗”之前某种程度的发展停滞,使得古城得以保全,并在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之后得到快速的旅游开发,还通过举办平遥国际摄影节进一步扩大了影响。当然这是看得见的。太谷人对平遥人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评价:平遥家讲究。我想,正是由于这种讲究,才造就了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世界文化遗产,才形成了平遥领先于太谷和祁县的旅游文化经济发展模式,这恐怕也是八十年代初那些主张学习太谷拆掉城墙、准备大干一场的县领导所想不到的。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四点左后,经过城南村,从南大街来到S221,向东骑到火车站,把自行车折叠了,检票上车,车厢宽松。二十分钟后,6816到站太谷,再过二十分钟,回家了。码表显示,当天小折骑行距离近百里,隔天,感觉到膝盖的疼痛。

(未完待续)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康素爱萝:

    喜欢这样的骑行,一个人吗。

  2. nokia2100:

    谢谢,是一个人、一辆小轮车。

  3. xiaoma:

    中都洗衣膏,哈哈哈。

  4. nokia2100:

    @xiaoma
    没错,『膏』,三十二开的那种袋子,蓝白相间,『中都』两个字是书法体,用的时候挤出来,搓在衣服上感觉有点粗糙。

  5. xiaohe:

    骑行发现历史,想法不错,也写的不错。经过的都是有历史厚度的地方。
    N兄,一天走多少公里?

  6. nokia2100:

    @小禾:
    若只是骑距离,目前记录是一天百余里,五六十公里。
    不过平常晃悠,边骑边看,一天不过三五十里。
    另外,何伟的《寻路中国》看完了。

  7. 55380855:

    博主记性好好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