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行纪之一(平遥)

2011年08月15号上午,在临近鼓楼的宝钞胡同将小轮折叠车的后轮车胎补好以后,冒着濛濛细雨,一路向南骑到了北海团城,过了桥雨势见大,于是推车走进位于文津街的国家图书馆古籍馆,然后用身份证办了张免费读者卡,进入地方志阅览室借阅《中国地方志集成》丛书之乾隆和民国年间的太谷县志。虽然之前在国图网站上查询过电子版的县志,但在古籍中看见太谷疆域及县城的古地图,看见数百年前的方言、作物、风俗,看见近一百年前的公立和私立学堂,看见村子的名字“贺家堡”,还是有一种穿越时空的错觉。尤其是古地图中有关太谷县城的城墙系统以及县衙、县学的描绘,结合平遥之行,让我对太谷的过去多了一分了解。七月底八月初,夏秋交错之际,我骑车穿行在晋中和冀中的几座小县城,平遥,祁县,太谷,正定,赵县,武强,感受着太行山东西两侧土地上相似而迥异的风物。其中,平遥、祁县和正定顶着“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名号,小城、古城、名城,还有无名城,呈现出不同的面貌,述说着各自的往事。

平遥

同属晋中市,沿南同蒲铁路顺序排列的太谷、祁县、平遥三县,两两之间相距不过四五十里,按说应该早就去过了,其实一直没有。2009年夏天大学同学三小姐冷不丁地一句短信“如果时间可能,暑假带我去平遥”,促使我开始搜集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平遥古城的旅游资料,虽然当年的平遥之行因故流产了,但平遥却成了我心中的一个结。2011年春节,再次打算去平遥,不料家中出事,哪还有心情出去闲逛?到夏天的时候,原来打算的远行川藏,身体被食物中毒导致的累日腹泻搞得元气大伤,加上当时决定买房(我的理由总是非常充分),于是决定先回家,然后抽空去平遥和祁县。

春天的时候买了一辆大行Dahon小轮折叠车(小折),虽然与小禾的山地越野车完全不同,但非常适合我这个漫游党,这个春天,骑着小折去了石桥子开发区、小市镇、南芬区,清明的时候带着它搭午夜的列车去了旅顺和大连(在八一路去海滩的下坡路上差点摔折脚踝),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中短途骑行经验,于是带小折回家了,7月22号下午六点从太谷汽车站出来,沿着G108骑回村里,用时不过一刻钟。

除了帮父母浇地、下菜(还不用我去卖菜),在家并没甚事儿,7月31号,赶上地里没活儿,决定动身去平遥。吃早饭的时候母亲随口说“你带我去平遥吧”,开头自己没听明白,因为我最初打算是带着小折一个人闲逛。母亲接着说:“十多年前还是因为你奶奶做白内障手术,家里包车去平遥,医院还在南门外,我和你姑儿匆匆忙忙地去城里看了看。”自己在外上学、工作十多年来,南下北上,从没带着父母出游过,母亲也早轻微地埋怨过:“看你凤平舅带着你四老姨四老姨夫还有岳父岳母到全国各地旅游,我们甚时候能跟着你出去啊?”我回复说:“凤平舅在太原科技大学,有甚好比的?”这次不就是个机会吗,何况是母亲主动提出来的?吃完饭我改主意了,收拾停当,骑电动车带母亲到太谷火车站,先存车,再买票进站上车。

八点钟的6815次车厢里比预想的要宽松,路上无话,母亲倒是有些激动,是啊,好多年没坐火车了。半个多小时后到达平遥火车站。顺着站前道路向南步行,不一会儿到达下西门(凤仪门)。看到保存修复完整的城墙和城门,感觉只是欣慰。和母亲并肩步行在平遥的大街小巷、城墙上下,参照系自然是城墙早已荡然无痕的太谷县城,这个感觉恐怕是其它地方的游人无法理解的。沿西大街向东,街道两旁店铺、摊贩、客栈鳞次栉比,不到九点,除本地居民外,游人尚少,在西大街和北大街交汇处转身向北,在邻近北门(拱极门)的水果店买了六个苹果,城门瓮城脚下是售票处。过去问了一声,平遥古城通票150元,不是前年网上查到的120元,城墙不单独售票,要买只能买通票。母亲说:“既然来了,还不上去看看、走走?”本着不白来的原则,我去买了两张通票,然后和母亲登城,开始漫长的城墙之行。2008年夏天的时候曾绕着西安城墙上逆时针骑了近两个小时,2006、2007、2010年的夏天多次到南京,见识了玄武湖畔南京明城墙、特别是中华门城堡的巍峨。相比之下,平遥的县城城墙系统仍令我印象深刻,城门、瓮城、马面、垛口、角楼、护城河,城外(南门外)的荒野和土路,城内的或保存修复完好的四合院、或拆毁破败的平房,城墙内侧被雨水冲刷剥落的夯土,具有典型的晋中盆地县城特点。走在前边的是一个平遥本地导游带着的五六个人的老外团,我陪着母亲边走边看,不时把导游的英语翻译给母亲听,反正都是那套词儿。母亲笑着说:“有你在,还需要花钱请甚导游?”

从北门一路前行拐大直角回到了入城时的下西门,旅行团即从此下城,然后沿西大街在城内漫游,我跟母亲说反正刚才这条街走过了,下了城也还是贴着城墙的小巷走路,不如就在城墙上走,母亲同意了,于是继续前行向南。但我明显忽略了从下西门到南门路途之曲折漫长。到达城楼毁弃仅余基座的上西门(永定门)时,我有些后悔了,母亲也感觉到有些累,沿着马道跑下去,铁栅栏门紧锁,既然出不去,回头又是一大截路,不如接着向前走吧。母亲在上西门吃了个苹果、喝了口水,也歇过来了。实际上如果时间和体力足够,从西南角楼到南门的这段城墙是非常有趣的。曲折蔓延、时有缓坡的城墙外面,干涸的护城河畔野草丛生,车辙深陷,小村孤立,这才是“南门外”的景象。城墙里面,街巷俨然,小院遍布,枣树茂盛,城墙拐弯处民居紧贴墙体,夹道不足半米宽,道路泥泞(水泥方块的铺路工程尚未进展到此)。如果不是打定主意要绕行城墙,又怎么会看到这番景象?从下西门到南门的路上,只碰到了寥寥可数的三四个游人。年近花甲的母亲每天起早卖菜、地里劳作、操持家务,体力不输我多少。终于在中午到达城墙之行的终点南门(迎薰门),我和母亲走了六里多,正好是平遥城墙周长的一半儿。

从南门下城,进瓮城然后出城门看了看,喝了口水,顺着南大街向北。老实说,平遥的明清一条街不怎么样,到处是商业化的旅游开发(毕竟我的参照系是太谷县城)。既然是通票,凡是博物馆就拉着母亲进去瞧瞧,藏报博物馆、百通川票号、中国镖局博物馆、平遥漆器艺术博览馆、中国钱庄博物馆、市楼、天吉祥博物馆、蔚盛长博物馆。说是博物馆,其实就是一家又一家的宅院,我笑着跟母亲说“咱俩到平遥逛人家大院来了”。太谷也有这样的院子,但绝大多数成了大杂院,平遥把这些院子保留下来了,并和古城一起进行了开发。十二点半,在市楼(相当于太谷鼓楼)北侧一家餐馆喝了碗擦圪蚪儿,微辣,素面,小碗要五元,母亲根本没吃饱,忿忿不平,出门又买了张饼。我只好安慰说这就是旅游景区内的价格。

南大街和东、西大街的交汇点是鹦哥巷南口,沿东大街向东,先参观了附近的华北第一镖局。东大街未进行大规模商业开发,保留了日常的居住生活状态,其它几条大街则是民居夹杂在博物馆和店铺、客栈之间。十几分钟后经过一家方方正正的小“礼堂”,到达东门(亲翰门)内的清虚观,其斜对门是平遥第二针织厂,厂门口的影壁上“建设四化”几个字,和厂名一样散发着八十年代的气息。(在下西门内西北侧也见到了像798那样的巨大的拱形厂房屋顶)太谷的棉织厂、纺织厂,早已破产,广袤的太纺厂区,留给我的记忆,是那些身为太纺子弟的太谷中学的同学,浓重的太纺口音,在普通话和太谷话之间徘徊(另一种相似的情况,是同样位于县城东南方向的山西农业大学的子弟们,在大学校园长大的他们,既说普通话,又说太谷话)。“始建于唐显庆二年(657年)的清虚观原名太平观,宋治平元年(1064年)改为清虚观,元初改名为太平兴国观,后又易名太平崇圣宫,清时复称清虚观。1998年,清虚观被开辟为平遥县综合博物馆。”在道教建筑、塑像之外,“纱阁戏人”是平遥特有的手工艺品,“‘纱’是用纸或泥加工成的专用材料,‘阁’是陈设戏人的小木阁房子, ”取材于百姓熟悉的戏曲,像剧照一样呈现戏曲人物造型和剧情,在元宵闹社火(闹红火)时陈列在城中市楼供人欣赏。因此,在东厢房开设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纱阁戏人传习所。清虚观山门龙虎门始建于元代,其正殿纯阳宫的抱厦风格,与正定隆兴寺相仿,中轴线最后的玉皇阁保留了窑洞建筑风格(平遥的民居建筑也多见砖券顶的窑洞风格,屋檐有砖砌菱形阑干,与太谷不同)。我拍照的时候,母亲坐在山门台阶上歇息。

从清虚观出来,跟一位骑车的大婶打听了下文庙和城隍庙的位置,顺着东城墙向南,这段城墙内侧夯土冲刷剥落得比较厉害,正在搭架修复。数分钟后到达东便门,转身沿城隍庙街向西,先看见天主堂的十字架,不远处便是文庙和城隍庙了,城隍庙东侧拆迁了一大片民居,文庙东侧的大戏堂未开放。穿过小型石牌坊进入文庙便碰上大队的旅行团,本国的,外国的。母亲累了,让我先去转转,她自己坐在大殿背后的台阶上休息。文庙学宫保存完整、规模不小,据殿内梁架“维大金大定三年岁次癸未四月日辛酉重建”的墨迹记录,大成殿重建于金大定三年(1103年),而魁星楼在文庙外城墙上的东南角(与西安孔庙相仿)。2003年之前为平遥中学校址所在,之后平遥中学整体搬迁至东城外,复建了超山书院、敬一亭、尊经阁。大成殿后有一座“龙门”,后墙上三米见方的“魁”字格外醒目,外面已经罩上了保护用的玻璃,殿前香炉上挂满了以之为模版制作的红色木牌,其中一块木牌上写着“祝愿某某中考顺利,取得卓越成绩!考住平遥中学!保佑!2011.6.20”。超山书院前立有徐继畲的石像。和母亲登上尊经阁,正好可以俯瞰城隍庙。麒麟阁大酒店建在文庙背后的城隍庙街上。引起我注意的还有超山书院门口的一块民国石碑,上面刻有时任督军兼省长阎锡山的一段训示:“贪官污吏劣绅土棍为人群之大害依法律的手续非办了他不可。”平遥文庙还是中国科举博物馆所在地,让我想起2009年在山东曲阜所见的状元博物馆。当然还会想起太谷中学,以及太谷文庙。晋中几所高中太谷中学、祁县中学、平遥中学均是省内知名高中,彼此之间的竞争和比较是公开的,校长也是相互调任。1996年我考进太谷中学那年,文庙大成殿后檐高大的台阶上是我们的停车棚。大概2003年的时候太谷中学五十周年校庆,乘机“收复”了被县粮食局占用的原文庙建筑和土地,修复了大成殿及其附属建筑,再回去的时候在两侧围廊石壁上看见了自己和同学的名字。大成殿前的古柏郁郁葱葱,我非常喜欢。听说太谷中学将年级前七十名的学生安排在殿内考试,以我当时读书的成绩,恐怕不能在阴凉的大殿内考试了。看太谷县志对文庙、学宫、县学的记载,民国初年县内中小学校以及大学(海归孔祥熙创办的铭贤学校,山西农业大学前身)的统计,可推知太谷(及祁县、平遥)对教育的一贯重视。

文庙出来到其北边的城隍庙。门口“善恶报应”四个字清楚表明了此处建筑的用途。城隍老爷、城隍娘娘是保佑一方土地的主神。我发现凡是供奉有神灵的地方,前面一定有一座戏台,城隍庙内还有一座财神庙,平遥人不怕麻烦地给财神老爷也盖了一座戏台。城隍庙是一个有趣的地方(西安的都城隍庙挂着“你来了么”的牌匾),小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讲太谷城隍庙的故事:门口设有机关,脚踏在木板上,还来不及反应,脖子就被两旁的无常用枷锁套上了,动弹不得,吓个半死。城隍老爷还管阴间,庙内有许多劝人行善奉孝的塑像,否则打入十八层地狱。平遥城隍庙俨然一座官府,秩序井然,等级森严,气氛严肃。太谷的城隍庙位于文庙(即太谷中学)西侧,被县房管局和房产局占用,仅存大殿。

城隍庙出来沿政府街向西到达衙门街,顾名思义,此处为平遥县衙。县衙正对面的照壁南街向南通向书院街。结合县志古地图的描绘,对照平遥县衙(县署)的布局,大致可以了解太谷县衙的原有规模。平遥县衙内大堂、二堂、监狱、常平仓(仓库)、寅宾馆(迎宾馆)、后院住宅和花园排列有序,大门外有一座过街的听雨楼,好让官老爷听取人间疾苦声,但真的可以听到吗?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县衙和县学作为古代社会基层系统的重要组成,共同构成了科举制度,发挥着对社会教育、管理的职能。“公生明、廉生威”、“明镜高悬”、“亲民堂”、“恩补堂”、“天理国法人情”,这些牌匾、文字在县衙内随处可见。此外还有一座小小的酂侯祠,是祭祀萧何的。我们来的时候没赶上县老爷升堂断案的例行表演。与平遥县衙位于大街上不同,太谷县衙位于县城中心鼓楼正北一百多米处,和古地图原貌相比,留存至今的只有年久失修、曾用作礼堂的大堂,今年夏天去探访,发现县衙深处还有一座荒芜的二层阁楼,外侧有砖质楼梯通向楼上,楼前古树茂盛。太谷县衙门外西侧数十年间一直是县公安局驻地,其搬迁到西门外的新办公大楼后,这里被保安公司占用。县衙门外东侧是县第二幼儿园。前两年曾有传言,县里重新规划,拆掉县衙,打通鼓楼到G108的道路,作为新的北大街,后不了了之,但新的县行政中心已经在G108北侧的新城区开始建设,并在国道上架设了一座过街天桥。

县衙出来,顺着其西侧的马圈巷,经过洪善驿客栈(洪善镇在平遥县城东部十多里处),向北经西郭家巷,按照墙壁上“票号”和“→”的指示,再次回到西大街,找到“日升昌记”票号,据说这里是中国近代银行的发源地(流传于太谷的另一种说法是“志成信”最早发明并使用会票),雷履泰故居就在城内。钱庄、票号和镖局是相互依存的关系。看了一天的大院,早已有些厌倦了,加上天色渐晚,于是匆匆离开。

再次经北大街向北。县城所在为古陶镇(平遥旧名),城内有古陶中学。“平遥的牛肉,太谷的饼,清徐的葡萄甜煞个人”,山西土特产品不仅在歌曲中,更在生活中。在北大街找两家牛肉店问了下价格,没买知名度最高的冠云牛肉,选了另外一家,原价二十八,母亲帮我还价到二十五,原味、香辣、麻辣、酱香,全系列每个口味的各来一份,家里留一份,其余的准备带给同事好友,店主给装了一个箱子。拎着牛肉和母亲穿过城墙北门,五块钱打了一辆电瓶车直奔火车站。

在售票处排队买好了晚上七点半平遥回太谷的K7806,买不着时间更早些的六点一刻的K604。离开车还有一个小时,肚子早饿了,和母亲就近在火车站前的小摊上一人吃了一份碗托(有点像太谷的灌肠,不过后者是凉拌的,前者是是热炒的。)口味不错还便宜,母亲挺满意。晚上八点不到,K7806到站太谷,出站,取车,在路灯的映照下,还是骑着电动车带着母亲,二十分钟后,回家了。

(未完待续)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dadishang:

    回归无图游记,没照片看,却仿佛跟作者结伴游历

  2. nokia2100:

    我是对照着地图、图片和短信记录写的,写完也自己也感觉又去了一趟。

  3. 海里的泡沫:

    有时间也想去平遥看看,收藏作为参考。

  4. Megan:

    在平遥各大超市或专卖店(平遥火车站往前走200米左右)就可以买到冠云平遥牛肉,价格比古城内的便宜,平且冠云的比别的牌子的可靠一些。

  5. 优格1174:

    96年考入太中,我是05年考入的啊。校友好。
    说实话,我更喜欢太谷城,生来对平遥有种排斥感。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