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1

海上的小雀儿

作者:东门草

在茫茫大海上,除了水里游的,你还能想到哪些生命?海鸥之类的海鸟大概是为人们所熟悉的。可是在海上待的时间久了,发现还有其他很多有意思的动物,比如雀鸟、燕子、知了,甚至苍蝇。这些陆地上的生命是如何飞过那一望无际的大海,找到这些漂泊着的船舶、平台的?我无从知晓。有趣的是,这些不同生命的出现存在非常明显的规律性,它们中的一种——是的,只有一种,会在固定的某段时间突然出现,然后突然消失,然后是另一个种群的突然出现和消失,如此往复。和他们相遇的多了,便对它们留下了一些别样的印象。 Read More »

记忆中仙桃的婚俗

作者:duzyn

结婚习俗,当然各地各时都有异。但结婚的要义无外乎大致两点:情投意合和合法性。这两者自古皆然,不用细述。我只介绍下仙桃的一些婚俗。 Read More »

今天听到的一首民谣

点击收听,附歌词http://t.cn/aep5b3
Read More »

毛豆

作者:lixiuping

夏天是吃毛豆的季节,我对毛豆这种平民食物特别有感情,可能小时候与它亲近太多,从播种到收获乃至变成口中餐都亲身参与每一步.但是那个时候多少是迫不得已的,谁愿意弯着腰在田埂上点豆子或者剥毛豆剥到手疼,可是当这一切经过时间的洗涤后便在记忆里变得美好起来。 Read More »

大连地理系列:吉庆街105号楼

做媒记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人给我写信,请我帮他介绍个大三阳或者小三阳的姑娘做女友。我当时十分好奇,他解释自己是个大三阳患者,做了各种治疗后一直还是有病毒在复制的。为了防止传染家人,他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外面,从来不敢跟人吃饭,生怕传染家人,甚至于在择偶上,也拒绝了很多人的相亲介绍。 Read more ...

名字的故事5—10

作者:小谷

5

我妹妹上初中的时候,曾经说起她的班上有两个叫张雷的。我笑了,说:“巧了,我上初中的时候我们这一届也有两个张雷,他俩小学的时候同班,为了区别,老师把他俩分别叫‘大张雷’、‘小张雷’,他们的同学叫他们‘地雷’、‘岳雷’。可是我们十中没让他俩同班。”我妹妹接着说:“可是我们班的两个,一个是‘地雷’的 ‘léi’,一个是‘花蕾’的‘lěi’。有的老师把这俩人的名字全读成二声,有的老师该怎么叫就怎么叫。”“哦,是这样啊。” Read More »

在过去的一个夏天我买了什么菜

夏天闷热,恨不得天快些凉快起来,数着日子,到了9月1日天就凉快了。凉风一起,可不像夏天的节奏那么笨重拖沓,春捂秋冻,天气似乎不想给秋冻的人适应的过程,从短袖到衬衫,再出门就要穿单衣了,单衣一定要坚持穿几天,不然哪还能秋冻。我坚持着,在意念上挽留夏天,我才煮了两次冬瓜,你怎么能走。月饼都吃了,还想时令的黄瓜呢,黄瓜扭都被村里的大娘腌进缸里了。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