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剪报:毒债


越州镇的土地
(图片来自三联生活周刊云南陆良化工厂铬渣污染致癌事件调查)

三联生活周刊:云南陆良化工厂铬渣污染致癌事件调查

在常小乔的记忆里,化工厂一开工就立刻印证了他从前的担忧。“那年底,化工厂附近的水稻、果林和烤烟收成都受到了影响。庄稼就收了一点点,而且外表脏得像井下挖煤一样。”陆良化工厂周围兴隆村三组和四组的村民也从找政府要40亩的补偿转为状告污染。实际上兴隆村附近并非只有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一家化工厂,沿着南盘江边竖立着各种巨大的罐子,这是陆良县城工业最为集中的地区,西桥工业园。

肺癌晚期患者王建有平时靠吃臭虫止疼,频频咳嗽咯痰,令其痛苦不已。

7月20日中午,蔡冲娥在昆明的医院里去世。在她去世前的两三分钟,胎儿先于妈妈停止了呼吸。李洪全把妻子带回陆良,找人把儿子拿了出来,穿上准备好的婴儿装,又买了一个1米长的小棺材,葬在了妈妈的身边。
蔡冲娥是兴隆村最近的发“怪病”患者。全文链接

绿色和平:毒债——云南铬渣污染调查

绿色和平调查发现:
1、云南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周边地区地下水可能已受六价铬严重污染。工厂东南侧“龙潭”地区水污染极其严重,超过相关环境标准百倍以上。当地村民表示“龙潭”是地下水出水口。而该地块目前仍然在种植水稻等农作物,并有村民在该处放牧。

2、云南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铬渣堆附近南盘江江水六价铬含量远超相关环境标准,而该江段江水目前仍被抽取,用于农田灌溉。

3、云南省境内的另一处铬渣堆存点牟定渝滇化工有限公司厂区内目前仍堆存有大量的铬渣(约7-9万吨)。该铬渣堆已经做了一定的“三防”措施。厂区内废水收集池中聚积的污水含有高浓度的六价铬,表明铬渣堆的存在是对当地环境的持久威胁。

录自调查报告,全文链接 报告内附中国铬渣堆分布图

绿色和平采访当地村民的视频:

@绿色和平: “一笔笔环境债的本金还无力偿还,利息已让人负担不起。企业债,国家偿;私人债,全民偿;”
@绿色和平: “他们正与污染为伍! 要他们归还清洁江河!

南盘江边堆积的铬渣堆,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关注,还有哪些污染源没有进入公众视线,正在威胁当地居民,当地居民的后代。甚至稻子,将稻子变成有毒植物,将土地慢慢毒死,但与污染为伍的他们,制造了污染,自己远离了污染,留下毒害交给不能离开,世代守着一片土地的人。土地有毒,河流有毒,粮食有毒,威胁到的可不止一方水土。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