闸桥

半个月前,如果你走通州新华大街,到运河东关大桥,走到南大街路口(就是那个清真美食街),在华联商场前,你会看到一座覆顶的过街廊桥,桥体做广告墙之用,车从下方经过,极容易被注意到。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一直是金六福酒的广告。桥体并写有“闸桥商业广场”几个大字。

半个月前周末的晚上,我从小区出门,往东走散步,路北拆迁完,目前还是一片空地,过了九点,这段路特别安静,行道树下洒着团团暗影,路灯下一台“突突”工作的挖掘机,卸下了铲斗,装上破碎器,在它的“突突”声下,还留有最后一截柱基。等我散步走回来,最后的一截尾巴也已被它吞下,两名工人收拾战场,为它打扫齿间掉落的碎渣。

我不止一次驻足观看这种钢铁猛兽,它有性感的长臂,无情的铁拳,为金钱和权力工作,所向无敌,任何人和地上的存留物,经不住它挥臂一扫。

这座天桥把原来路北的通州百货商场、物美超市,路南的华联商场、人民商场连接起来,组成了“闸桥商业广场”。

之前以为这个商业广场的名字“闸桥”因这座天桥取名,有一天在通州图书馆看通州老照片,一张照片记录了昔日通州的闹市中心,南北大街交汇处,连接南街北街跨河有一座桥,“闸桥”原来是早已消失的过河的桥,非过街天桥。老通州习惯还把这一带叫做闸桥。

现在的新华大街,从长安街走京通高速到通州北苑,再到运河东关大桥,这段路1953年才出现。之前路下是一条连接运河的河道,闸桥名为通流闸,“新华”后,拆了通州老城墙、用拆下的砖石填河、修起了“新华大街”。无需过河之桥。直到2006年,53年后这里又出现一座新的桥,在原来闸桥的附近,这就是半个月前还在的,在一个晚上又被“突突”掉的闸桥商业广场的天桥,这座天桥存在了5年。

闸桥多风波,从明初到清末,还有多次变故。关于闸桥更老的旧闻,以下直接引述别人的介绍:

“闸桥本是两个东西。在1998年3月新华大街南侧挖天然气管道时,人们发现了通流闸的遗址。才了解到闸和桥本来是两座建筑,一座是闸,用来节水。一个是桥,用来走车马。建筑结构和位置都不一样。

通流闸的下闸就在通州城内的新华大街闸桥西侧约20米处,后来改建的时候去掉了提闸过船的功能,只用来防洪蓄水,并在水闸的东面,也就是南北大街交接点建了座桥,名叫“通流闸桥”,人们叫的时间长了,就叫成了闸桥。这里是通州古城的中心,和著名的商业街,十分繁华。”通州史话 周良

“闸桥的名字由来以久,在通州旧城内,十字街心,横跨通惠河分支,上首闸,下首桥,相距 十七八米左右,水闸截水,利用水浅时通惠河主道通航;建桥行人,利于南来北往,俗称闸桥,沿袭至今,闸创设于元朝,合并于明嘉靖六年(1527)由通州城 外,移至城中牛市口北侧,通惠分支上,为巡漕御史吴仲所修。

明宣德七年(1432)八月重修以后,只为蓄水,不通剥运航船。

嘉靖七年(1528)五月,御史吴仲上书,请于西水关之外另建石闸,以杀水势,上游亦另建水闸,于是通州城内及漕运粮船 大便(为此,当时通州为吴仲建祠以祭)遂于闸下首建木桥,南北长十余丈,宽三丈多,规模不小,通州人南方北便。

清朝道光二十六年(1864)春夏之交建石桥,号称“虹腰横跨、雁齿层联”,颇具规模而上档次。

明朝时,曾在此桥之上建三官庙一座,行人往来桥上,香烟萦绕,即过桥又方便礼神,闸、桥、庙几乎三位一体,设计之思,何其巧也。崇祯十七年(1644)大 火,环庙民居大部烧毁,几连全城,唯独此庙安然无事,稳坐河中,因四面不靠,得以幸存。清顺治二年(1645)改建为阁,名“灵显”。康熙十二年 (1673)起火自燃,却未延及百姓民舍之居,当时以为神异。此桥、庙、闸三位一体确属罕见。

清光绪年间,铁路通车,海运发达,漕运断绝,闸坝废驰。” 通州张建

“闸桥商业广场”提出新建一座天桥,是否从昔日的闸桥得来灵感?恢复这一地区的闸桥古貌。看来不是,这座天桥从西单学来。我搜到“闸桥商业广场”落成的新闻:

“向西单学习”

上个月,经过整体装修的通州新华大街闸桥商业区全新亮相。集中在这一区域的6家大中型商场各色的装饰、LOGO、整面外墙的巨幅广告……烘托出闸桥商业区强烈的现代感、时尚感。

此次闸桥商业区整体装修的最后一项工程正在紧张进行。隔路而望的华联和通州百货两家商场的门口,两根宽大的立柱拔地而起。不久之后,立柱之上将建起一条全封闭的“空中走廊”,把道路两边的华联、通州百货和物美超市三家商场连为一体。

这种商场连廊目前在北京只有西单商业街在使用。一问之下,通州闸桥商业区的连廊正是“取经”自西单。来自西单的经验还不止于此,闸桥商业区的物业管理委托给了西单物业公司。即将于本月底举行的闸桥商业区开街活动,也由西单物业公司来承办。

闸桥商业区这片通州商业的核心地带,正在学习着市区的西单商圈经营模式。京报网 2006-09-12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这些以前虽然老听说但还是很陌生的地名,今天再看,就忽然亲切了许多。什么地方都是,走过一趟就似乎不是旁观者了。

  2. 冷水鱼:

    海沫说的极是~坐车路过和走路经过的意义是不一样的,甩开脚步走一走,那片地方就跟你有了某种关系~

  3. yvette:

    同为通州人,此文读来甚是亲切。

  4. guoke:

    新城东里拆了没?呵呵 以前住在那里,后来离开了,也离开了北京。对通州你说的这些地点都好熟悉哦

  5. dadishang:

    那边好像没有拆迁计划。
    真他妈是一个“拆那”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