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撒谎的朋友

我有两个朋友,从小玩大的,认识了二十多年。因为撒谎的名声毕竟不太好,我就不说他的名字了,被骗过也不太光彩,被骗的朋友,我也不说他的名字了。喜欢撒谎的A朋友,被骗的B朋友,B朋友被A骗过两次,其中一次还连带骗了C朋友。

我和A和B初中分在一个班,读到高中,我们三个各自去了别的学校,我和A在本地,还能常见面,B去了邻县。

有一天我在睡午觉,据此判断,这件事大概发生在夏初的一天,人容易犯困的时候。我正在睡觉,B带着同在一个学校读书,跟我也认识的C,突然出现,把我叫醒了,我揉揉眼,看他们两个站在我床前,气还没有喘平,关切的看着我,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我连忙从床上坐起,问“你俩今天怎么回来了,有什么事”
B和C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不是你有事吗”

我想了想,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事找他们。B说“我上午接到A的电报” 我没有听错,他说的是接到A给他发的电报。那个时候他住在学校,也没有BP机,平时我们只能通过信件保持沟通,发电报这种事,在生活中很少遇到,而且到邮电局发一封电报,好像还很贵的。我在应用文写作教材上看到过介绍,发电报字数要少,按字数算钱,B接到的A的电报报文只有五个字“D有事,速回”

我的朋友平时叫我“D子”,连“子”也省略了。

想象A趴在邮电局的窗口,捏着手里的零花钱,斟字酌句,算计怎么发出人生的第一封电报,我怀疑他是由于对发电报好奇,他上学路上天天经过邮电局。他首先想到了电报的接收人,发给谁合适,又想到发电报的事由,不能跟平时写信的内容一样,最后在电报员的帮助下,拟出了言简意赅的一封电文“D有事,速回”

这也是B接到的第一封电报,也是电报出现在我们生活中的唯一一次。他接到电报时,在上午第二节课的课间,手里捏着五个字的电文,想象不出我究竟发生了多么严重的事,要速回,他请了假,喊上同在一个学校就读的我的另一个朋友C,跑到汽车站,两个小时后出现在了我的床前。

我说“我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你们俩还没吃饭吧,咱们去吃饭” B和C这才擦了一把汗,“我们不吃饭,现在去找A!”

虽然这是一次谎电,B和C接到电报马上赶来,让我很感动,晚上我请大家吃了一顿饭。

这件事之前,B还有过一次被A骗的经历,这事我在今年一块喝酒的酒桌上才知道。

我们读初中的时候,正流行玩街机游戏,我记得A喜欢玩街霸,B也爱玩,他们两个常在一块对打,不过B最喜欢的还是打麻将,胡一局牌,街机中的女郎脱一层衣裳。

平时的零花钱多半扔在了游戏厅。有一天,A对比B说“我姥姥家镇上的游戏厅便宜,一块钱×个牌” 到底几个牌,我记不住了。好像在暑假期间,这样的好事,他俩也没有通知其他的朋友,某一天,他俩吃过了早饭,骑着自行车从各自的家里出来,汇合后,沿着国道,往南一直骑呀骑。B一路问快到了吗,A一路回答快到了,并不是B的体力不如A的体力好,A之前自己也没有骑自行车去过姥姥家所在的镇,他也累得不行。这个路程大概有50公里,他们骑着平时上学骑的吱吱扭扭的自行车,国道两旁空空荡荡,也看不见有个饭馆,出门时也没带干粮和水。经过一个小村庄,跑到一处院子,一位好心的老大娘解救了他俩,“大娘,有水喝吗?行行好,给我们点水喝”

碰巧大娘家的暖水瓶还空了,大娘很不好意思“木有水” 我们那有些地方的方言,的确把没有叫做木有。

他俩望见庭院中的压水井“我们喝凉水就行” 一个压水一个伸长脖子凑到井口,各自猛灌了一肚子水,并洗了洗脸。在大娘的注视下,再次踏上征程。

半下午,到了镇上,在姥姥家吃了饭,看时间来不及再玩游戏了,瞒着父母出来,晚上还要赶回。在客运站,他俩把自行车挂在车上回了家。

B在酒桌上把这件事抖露出来,希望我们共同谴责A,A在一边哈哈大笑。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7 条评论

  1. 冷水鱼:

    虽然人物关系不算太复杂,但我一半的精力居然都用来搞清楚ABC分别是谁了~

  2. dadishang:

    悬疑小说。。。

  3. 海里的泡沫:

    每当我看到用ABCD来表示人物时,我就脑袋一阵眩晕……就好象看外国小说里的人物名字一样。
    据说人说一次慌,以后到地狱里的话,就要多受一次折磨……害的我每次说谎都胆战心惊。

  4. 冷水鱼:

    说多了,就是真的了~

  5. sansan:

    不自覺地想像A的樣子,瘦瘦的黑黑的眼睛小小的?。。。
    沒有歧視上述相貌特徵的意思。。

  6. dadishang:

    猜得差不离,瘦,现在胖了,眼睛不大,不太黑

  7. 猫:

    现在人已经累得再也没有了这些生活幽默感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