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烫(二)

龚村的麻辣烫

龚村在阜石路的北边,大片的小树林和庄稼地中间有一条小路,一直通往村里,村子不小,一直往北走能跑到田村去。

2001年我住在龚村。除了偶尔用房东的灶做几次饭之外,大多时候,吃饭的问题都是在龚村的一个小饭馆里解决的。那个饭馆就在村头那条小路边上,简陋而温馨,和村子的风格很搭调。饭馆里就是几种家常菜,味道也很家常。唯独两种食物却与众不同,一个是干煸鸡脖子,另一个是麻辣烫。

(干煸鸡脖子)

顺便说下干煸鸡脖子,其实饭馆里并没有这道菜,它的原型是干煸牛肉丝。有天晚上,去这家饭馆吃饭,看到店主一家人围坐在桌子边正在吃饭,其中有一道菜闻起来很香,看上去是鸡脖子,但却经过加工,鸡肉变成一丝一丝的,上面有被辣椒煸过的痕迹。便不由好奇的问那是什么菜?店主不好意思的笑两声说:“这是我们卖剩的鸡脖子,今天不吃就坏了,我们用干煸牛肉丝的办法煸了一下,吃了得了。”我们说还有鸡脖子吗?能不能再煸一份给我们尝尝?店主同意了,拿出剩下的几根鸡脖子又做了一份干煸鸡脖子。

吃了才知道,干煸鸡脖子比干煸牛肉丝要好吃很多。牛肉丝在经过干煸之后,有点硬,像牛肉干一样,个人觉得吃饭时不适宜吃这样的菜,当零食还可以。而干煸鸡脖子就不同,鸡脖子在经过煸炒之后,那层裹在骨头上的肉便变成一丝丝的炸开,肉丝的一边辣而劲道,另一边由于刚从骨头剥离开,还带着一点嫩滑,辣椒的辣味煸到了骨头缝里,啃完肉之后,再砸吧骨头,最后恨不得连骨头都嚼碎了吃。

后来我们来这家饭馆,都会要一份干煸鸡脖子,坐在村头的小路边上,望着对面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的小树林,啃鸡脖子,吃麻辣烫。

这道菜后来我学会了。

(麻辣烫)

这家饭馆的麻辣烫相对于别的麻辣烫来说,算是比较山寨的了,完全不是正常的套路。不麻也不辣,煮出来之后不用浇调料吃起来也很香,想必锅里是肉汤或者放了骨头之类的东西煮了的。再浇上他们配制的麻酱调料,吃起来竟然和以前吃的麻辣烫味道完全不同,入口没有惊艳感觉,却自有一番特别的风味,居然越吃越想吃。

别的种类记得不太清楚了,只记得这家麻辣烫的土豆片最好吃,每次都要一大盘土豆片,浇上麻酱蒜汁,细细品尝那裹在麻酱里的土豆片被肉汤煮过的香味。

记得有位四川的朋友和我一起吃麻辣烫时说过,正宗的四川麻辣烫是不浇麻酱的,煮出来就直接吃,都非常好吃,北京这边正宗的都很少。我没有吃过正宗的麻辣烫,但我一样的喜欢各种山寨的麻辣烫,它们在经过各种主人依照自己的爱好习性改良之后,便有了各种不同的味道。不管正宗的多么好吃,但我还是喜欢这种融入了很多个人特色的麻辣烫。

后来有几位朋友来龚村,我带着他们去了这家小饭馆。夏天的夜晚,我们坐在灰暗路灯下的小路边上,摆上一个小桌子,要了干煸鸡脖子,麻辣烫,啤酒饮料,花生毛豆。在对面树林里的蝉鸣声,路边草丛里蛐蛐叫声中,吃喝聊天。朋友们大口的吃着麻辣烫里的土豆片,吃的脸上都是麻酱,边吃边说:“这店看着不咋起眼,没想到麻辣烫却很好吃,只是感觉怪怪的,不太像麻辣烫的味道。”

一只大野狗蹲在我们桌下直直的看着我们,不时的听到它喉咙那里咕咚一下吞咽唾沫的声音。我们只好把吃剩的鸡脖子骨头扔过去,它嘴巴一动,脖子一伸,就又蹲在那里继续看我们。路边上又跑来一只雪白的京巴,它想越过那条水沟跳到我们这里来,没跳好,掉到了水沟里,身体的下半部分变成了黑色,直往下滴答水。它站在水沟里看着我们,接着便听到路那边传来它主人的呵斥声。

这店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有空去看看。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dadishang:

    01年的小饭馆,大约老板也是外地来京,可能不在了。干煸鸡脖,这个菜对路,辣椒干煸鸡肉丝,入味!

  2. 紫书:

    我所知道的,在东王庄哪里有家麻辣烫真心好吃
    我有次晚上拖朋友陪我找过去,吃的结果是报销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沾了油,再也穿不了出门,555555555555

  3. 海里的泡沫:

    吃货一般都要付出类似这样的代价。
    我每件衣服上几乎都有,看的书上也都有食物的油渍。

  4. 闘争:

    请来要求加照片,已备流口水之需

  5. 金珠:

    我妈每次都把洗洁精滴一点到油渍上,搓几下就干净了的,然后正常洗就可以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