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件乐事:8月20日看绿衣女侠


文章来源:老田

八月二十日在梅兰芳大剧院看绝响舞台已久的《绿衣女侠》

以前看过重庆市京剧团周利演的《昭君出塞》,印像中她的功夫很磁实。这次来京参加北京京剧院主办的全国性的青年擂台赛,以一出绝响舞台多年的尚门本戏《绿衣女侠》奉献给观众,演出安排在8月20日白天场。我在前些日子在论坛上简介过尚先生演出本的故事梗概,今天看来,剧中人物保留了原本不动,情节上则肯定是做了较大的改动。因为没见过原本的演出,也没法做出比较。但二女一夫的情节没有了。另外刘芳改装战父兄而不忍心的情节也与原本不同,最后是白龙山群雄擒住刘豫父子投岳家军去。这样减少了枝蔓,简洁明快,一条抗金的主线,两个小时的戏,应该说改本是很好的。散戏出场后,遇到赵景勃老师,想跟他打听一下改本跟原本的不同处,可惜他也没见到尚先生几十年前的演出。大概得八旬以上的老先生才有可能见过原本吧。只好是就戏说戏了。

此剧开场是黄兴汉被兀术绑赴刑场,兀术站高台,黄被捆绑。与原本不同的是,此时黄已是白龙山聚义抗金的领袖人物了。正要行刑,上众女,劫刑场,与金兵混战,成功救出黄兴汉。兀术因中一飞镖,镖上有绿衣女侠四字,引起兀术重视。

第二场,父女反目,刘芳着绿衣在家中內室,唱西皮慢板。“深宅闺阁愁红颜”一句用尚腔,“阁”字,“颜”字都是尚先生西皮慢板里常用的腔。只是周利唱来难有尚先生的刚劲味儿,倒也不能苛求,实在是嗓音天赋条件所限。这段中,明确交代了“法场中救出了未婚夫婿黄兴汉”,表明了二人的关系。随后,刘芳丫环秋香上,报信,说黄兴汉来刘府,想约刘豫父子抗金。刘豫时已降金,正做着皇帝梦,故将黄兴汉囚于府中牢内。接着刘豫父子上,为抗金降金之事,父女争吵起来。争论中,我见到周利的手式还真是学尚先生的样。但大段念白则跟大路旦角无大区别。唱二六转流水,嗓音清脆嘹亮,最后一句的散板也是尚派的大腔。

第三场牢狱内,刘豫之子劝黄兴汉降金遭拒。刘芳用计灌倒看守,放走黄兴汉。这场的唱以二黄为主,导板“秋风飒飒万籁寂静”,接回龙“走小路穿幽径深夜牢房救亲人”.都很动听。下边的板式也很不寻常,转为散板,而且是和黄各在狱内外一人一句的唱。最后“天大的祸事我承担”很干脆。放走黄汉兴后,刘芳主仆决定连夜逃出府去,投奔白龙山。

第四场聚义龙山,先上杨氏兄妹,他们被安排为黄兴汉的助手。巡山、操练。刘芳幕后导板,用小生腔唱西皮娃娃调。“踏群山涉溪水离乡背井”上场后,改装小生打扮,头插雉尾,足登厚底,这段娃娃调唱的饱满,很不错。到白龙山前,与杨氏兄妹相见。得知她是绿衣女侠,但尚不知她是刘豫之女,请她上山,上山后,黄当然知她为刘豫女儿,恐她与其父是一流人物。为使大家明其心迹,刘芳有一段反二黄“众英雄且息怒容我一辯”。表明她跟父兄不是同流。正此时,忽报刘豫父子攻山,杨氏兄妹更疑刘芳来做内应。刘芳决心独自下山交战。下场时唱快板、甩水袖、快转身,很见功力。

最后一场闯敵营,刘芳扎绿软靠,绿薄底,白马鞭,白银枪,煞是好看。上场趟马身上利索边实。唱昆曲边舞边唱,舞枪舞马鞭都很帅美。战父兄时戴了红紫色的髯口,唱高拨子“见叛臣不由人怒火难按”枪下场、串翻身跟刀马旦几无差异。还有与兀术的对战。最后白龙山众英雄助阵,擒住刘氏父子。大家投奔岳家军。

这场戏允文允武,唱腔丰富多变,是出好戏。所有配角和场面都是重庆京剧团自带。这样一出绝响多年的戏,人也就上了五成,我们三楼的都被请到一楼。又是周六白天最低票价50元,为什么就不上座那,真让人觉得心疼。

周利简介:
周利,重庆京剧团演员,宗尚派。第四届中国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研究生,流派班学员。师承:赵师华、厉慧敏、张正芳、沈福存、孙明珠、李莉、尚慧敏、孙志芳、刘世翔、郭仲英、刘秀荣、蔡英莲、沈健谨、宋丹菊、阎桂祥等名家。2009年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孙明珠为师。擅演剧目:《花木兰》《汉明妃》《梁红玉》《乾坤福寿镜》《鬼怨》《双阳公主》《霸王别姬》《十三妹》《穆柯寨》《卖水》《挂画》《红鬃烈马》等。曾荣获首届中国戏曲演唱大赛金奖;中央电视台第五届全国青年演员电视大赛银奖;中央电视台第六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金奖。
《绿衣女侠》指导教师:孙明珠

《绿衣女侠》创作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武侠作家还珠楼主依据豫剧《涤耻血》改编,专为尚小云量身打造。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