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烫(一)

第一次见到麻辣烫,是来北京不久后的某个傍晚,在白塔寺一个卖小吃的胡同口,看到一个玻璃柜子,上面用红色字写着“麻辣烫”。边上几个女孩子从那柜子里拿起一串又一串,放在盘子里让卖麻辣烫的在锅里煮一煮,浇上各种佐料,迫不及待的拿起来就吃。我没吃过这个东西,看起来觉得一点食欲都没有,所以对麻辣烫第一印象很平淡,觉得就几片菜叶串一下煮煮,浇个佐料,有什么吃头啊,她们竟吃得那么欢实。

平乐园的麻辣烫

特点:不是很辣,蔬菜以及各种串儿煮过之后都基本保持原始的口味,但一浇上调制的麻酱,蒜汁,特有的香味便出来了,并非千篇一律,各类蔬菜各种味道。

在平乐园十字路口的西北角,是平乐园市场,市场前面有一片空地。不管春夏秋冬,一到晚上,这片空地上就摆满了大排档。大概有十来家,他们大约是为了统一风格,基本每家的家当,小吃的品种,以及家当摆放的样子都是相同的。如同复制的一般。不论你走到哪家,这家有的,别的家几乎也都有。种类有:麻辣烫,酸辣粉,羊肉串,鸡肉串,鸡胗串,烤鱿鱼,虾尾,煮花生,煮毛豆,煮螺丝,酱猪蹄,炒面……等等。虽然猛一看,每家的小吃都差不多,但只需挨个吃过一遍之后,就会发现每家味道千差万别,尤其是麻辣烫。

我吃麻辣烫的经历就从这里开始。那年我和几个朋友在平乐园附近工作,每天晚上下班都会跑到这个大排档吃饭。我生平第一次尝到把麻酱蒜汁浇在用特殊汤料煮了的各种菜叶上的味道,没想到这曾经不被我看好的东西,居然这么好吃。我们一家一家的吃过去,最后把目标锁定在其中一家的麻辣烫上。

这家麻辣烫摊子的主人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四川人。她每天都笑眯眯的站在一口大锅前不停的翻腾那锅里煮着的麻辣烫以及酸辣粉。当时是冬天,她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胳膊上戴着套袖,胸前系一条原本是白色底但现在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围裙,围裙上有个很大的兜兜,她每次接过客人的钱,就顺手往那大兜里一塞了事。她露在外面的脸和手都被冻得红通通的,上面还有细细的皴了的裂痕。每次看到我们来,她都热情的用四川口音招呼我们:“来啦?吃麻辣烫?自己拿盘子挑吧。”于是我们拿了盘子,挑挑拣拣的选了生菜,白菜,豆皮,丸子,空心菜给她煮。

她家麻辣烫好吃,是因为她调制的麻酱。她一打开芝麻酱的那桶,一股说不上来的香味就钻进鼻子里,两边耳根一麻,唾液就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了。我们忍不住随口问:“你这麻酱怎么调的啊,怎么这么好吃?”她嘿嘿一笑,胖胖的脸显得越发的红了,她边搅动着锅里的东西边说:“也没怎么调啊,就瞎调的。”谦逊中带着几分得意和神秘。麻辣烫煮好后,绿绿白白红红的装了一盘,她浇了麻酱上去,再洒点蒜汁,最后舀一勺红色的辣椒油上去,各种香味聚集在一起,就如迷药一样,让人失去所有的理智。

我从此喜欢上了麻辣烫。每次快要下班的时候,在办公室里,我会忽然闻到一股麻辣烫的味道,然后越来越强烈,我忍不住对周围的人说:“你们闻,是不是有麻辣烫的味道?”他们吸了吸鼻子说:“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哪有啊?”我觉得我真的像吸毒的人一样,对麻辣烫产生毒瘾了,只要瘾一发作,就会出现幻觉。并且在短时间内无法吃到它,就心慌无力,对别的饭菜居然都提不起任何兴趣。

两年后,我们相继离开了平乐园,那片大排档估计早就不在了,一说起麻辣烫,我第一反应就是想起那个卖麻辣烫的四川妇女,穿的鼓鼓囊囊的圆乎乎的身体站在大锅前,热腾腾的蒸气里,是胖胖的脸和胖胖的手,被冻得通红通红的。然后她端着一盘煮好的麻辣烫,掀起那麻酱桶的盖子………

每次想到这里,瘾就犯了。

主题相关文章:

9 条评论

  1. 冷水鱼:

    二话不说,先把麻辣烫的沙发占了,坐等后面的评论……

  2. dadishang:

    你还在平乐园一带活动过呢。昨天我去考察团结胡麻辣烫了,口味适中,遗憾不够麻,麻酱有点厚

  3. 海里的泡沫:

    那是….在双龙一带也活动过。
    虽然叫麻辣烫,我还是吃不了太麻的,一麻吧,啥味儿都尝不出来了,嘴里乌料乌料的难受。太辣也不行,容易麻痹人。

  4. 布依崽儿:

    好想吃啊··贵州的是酸辣味+麻辣,还有清水烫,是用来沾着干辣椒面吃的。
    在重庆的时候,学校后面就有好几家,经常去吃,但是那油是不敢恭维的,就爱吃蔬菜

  5. xiaohe:

    你可以吃遍京城的麻辣烫,然后写一本京城麻辣烫攻略,配上手绘地图。

  6. dadishang:

    估计团结湖社区医院门口那家适合你的口味

  7. meidozhuoma:

    这画 画得可真好啊!

  8. hippo:

    有可能她加了罂粟壳 所以你不是‘像’吸毒的人一样有瘾了 是真的就上瘾了

  9. 阿鱼:

    楼上的..
    ,说的不对,你没吃过你永远不懂!
    啥叫‘正宗’不是写了这两个字就是地道的正宗货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