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野泳(再见夏天)

夏天孩子们最喜欢玩水。我们村四边各有一个水坑,大家就叫它们东坑、南坑、西坑、北坑(四水坑照片)。周边的村子也有水坑,像我们村四周各有一个的却不多。水坑在村庄生活中起到了防涝抗旱、养鱼种藕、游泳、洗涤、岸边闲坐乘凉的作用。现在它们已陆续从村庄生活中退出,这里有村庄政治的原因,也有人口发展、经济发展的原因,北坑被邻村占去,西坑填平盖上了房子,南坑填得还剩一个小坑,前几年东坑也差点被村里的一个青年买走填平,村里有见识的一位前村长,他外号“大老黑”阻止了这件交易,他说“就剩这一个坑了,不能填平,下大雨水都没地方淌!”如果不是大老黑爷,连这一个水坑也没有了。

河里水草多,游泳会缠住脚,如果不是水坑的水质太差,我们不到河里游泳。有年天旱,河里水干,水坑剩一点水,也臭了,我跟着他们大孩子,到十里外的窑厂游泳。他们骑自行车,我坐后面,他们的自行车不会停在原地等坐好再蹬起车,先蹬起来,谁要坐他的车,跑步跟上,双上抓住车座一撑,飞身上车,上得去才能跟着他们玩。有的小孩,一撑,车跑了,屁股没有跟上,一屁股墩地上,屁股摔两半儿,还怎么玩。窑厂的水坑,是烧砖取土挖出的水坑,水从地下涌出来,清澈不见底,冰凉,我在边上试了试水,没敢下去。

南地水渠的水,从赵王河引来(东坑和南坑也从赵王河引水),新挖过,没有水草,晒了一天,晚上温热又带着河水中腐烂的芦苇气息。我们赤条条的下河,月光明亮,大孩子用手遮掩腹下不知哪天生发出的蔷薇丛。小屁孩注意到他的举动,指指点点,嘎嘎大笑,大孩子朝小屁孩泼水,让他们滚一边去。

我们村有一个哑巴,他是个光棍,夏天傍晚,他背着粪箕子,装着给牛割的草归来,放回了家,他再从家出来,光着上身,肩上搭着一条汗巾,走在当街,他往东坑走去。街上的小孩奔走相告“哑巴洗澡了,哑巴洗澡了”

哑巴听不见他们喊什么,看着跟在屁股后头的小孩,他好像挺喜欢,嘴巴张合,他说不出话,满脸的笑意,因为他张着口,他的笑意有些奇怪。他走到了水中央,孩子们站在坑沿,看他在水里洗头、搓澡。他洗澡成为孩子们喜欢的一档节目,他的方式的确不同,他不在水里游,突然蹲进水里,又突然从水里冒了出来,响动很大,逗得岸上的孩子哈哈大笑,他也在逗孩子们,重复这个动作,逗得孩子们连连大笑。直到他洗好了,玩累了,小孩子也笑够了,他从水里出来,小孩子也散了。

现在他还活着,已是七十岁的老人。夏天到了,东坑的水早已不能再洗澡,他也老了,新冒出的一批小孩子,不知道这个村子以前,夏天的傍晚,这个哑巴老头,会给孩子们表演戏水的节目。

我小时候玩水的地方,没见识过大水,在离开家乡之前,有一年麦季我们开着收割机去邻县收割,我们的收割机缓缓爬过一座桥,我在桥头看见望不到边的水。我的堂叔开着收割机,我坐在他旁边,扭头跟我说“彭楼水库”后来我查找这个水库的资料,据说这里与古雷泽湖有关,昔华胥履大迹处,舜耕于历山、渔于雷泽处。挖掘历史资源,现在这个水库称作雷泽湖水库。

我们游泳的姿势也是乡野的,多数人能掌握的有狗刨、“扎猛子”、“打嘭嘭”,仰泳也不难学。狗刨这种姿势,属于自由泳的一种,狗落水天生就会的动作,仰头,四蹄扒水,人也一样,落水后默认使用这种动作,所以我们没给这种姿势起名字。

“扎猛子”,潜水,一个猛子扎下去,在水里游出三十米,这是高手。在水浅的地方,潜下去也可以踩着地在水里走。除了比谁游的远,我们常比赛老牛大憋气,捏着鼻子缩在水里,比谁憋气时间长。

“打嘭嘭”是最欢乐的一种姿势,在水里扑腾,与狗的差异在于,除了前蹄划水,人还会把双脚浮在水面扑打出水花,狗就不会。学游泳最难在如何浮在水中不下沉,借助双脚拍打水花,增加了浮力。一块游泳,我们常故意拍打出很大的水花,溅得跟在后面的人睁不开眼,想超过,只好扎一个猛子,游到前面来。不会游泳的人站在浅水区玩水,有人恶作剧,击出很大的水花,落他一头水,坏笑着逃进深水。

掌握仰泳并不难,仰在水上,四肢自然舒展开,省力、悠闲。我自从离开家乡,还没有下水游过泳,游泳馆没有去过,有次在海边,我带了泳裤去,不知出于什么考虑,穿也没穿,又原包带了回来。

“淹死的都是会游的”也有过淹死孩子的事情。小时候家里阻止小孩去游泳,常拿水鬼吓唬我们,听说水鬼在吃中午饭的时候活动,晌午头的水面,偶尔有个胆大的人孤零零的在游,像是水鬼。

我的弟弟妹妹都不会游泳,我曾提议让他们学游泳,父母拒绝。赶上下大雨,我自己默想,发大水了他们怎么办,我琢磨怎么把门板卸下来,以前的门扇有个铁链拴在门框上,可以灵活拆装,不像现在的固定在门框,这样设计是不是防备发大水?不然,现在半夜突然来了大水,迅速拆下一扇门可不那么容易。我那时候想,他们不会游泳,发大水,只好让我妹我弟坐在门扇上,我推着他们。

在水里,除了游泳,还有很多好玩的,等明年夏天再写。立秋已过,将近处暑,今日北京天气: 28°C 晴 风向:北,风速 6 公里/时 湿度:51%,天凉好了个秋的。

(夏嬉图3)明年再续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不会游泳的人飘过……

  2. dadishang:

    你能学会打澎湃的

  3. xiaohe:

    以前,游野泳是我们夏天最大的乐趣,有野泳的夏天才是完美的。同时还会搞一些野餐,比如去别人地里刨几个红薯,生一篝火,把红薯扔进去,下河泡半晌,红薯便熟了。有些人养成一个习惯,就是下水前先在河滩的芦苇丛里拉泡野shi,屁股涤荡着河滩自由的风,不闷,也不臭,对于他们,也是一个享受吧。

  4. dadishang:

    也省得擦屁股了,跳进河里。拉野屎的快乐跟一般的拉屎真的不在一个层面

  5. 布依崽儿:

    回家的时候在河里连续游了三天··晒脱皮了。在河边一边烧烤一边凉拌米粉吃。因为游得忘形了,不知不觉游到很深的地方,游得很累了突然想站起来,突然就踩不到水底了,慌了神,拼命往岸边游··还听见伙伴在叫我,感觉就像千古一叫啊。
    不过家乡山里的水真清啊,淹过脖子还能看见自己的脚

  6. dadishang:

    家乡山里的水真清啊,淹过脖子还能看见自己的脚
    — 保护好好山好水,有机会去你家乡的河里游泳~~~

  7. juan:

    画面感很强··

  8. 紫木槿:

    呵呵,感觉文中您描绘的比如“打嘭嘭”“东坑、西坑”“粪琪子”是我们那里的方言呢~
    看了后很亲切呢~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