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糕汽水儿冰淇淋(各地冰棍)

作者:小谷

绥化

1991年暑假,我妈妈叫我回一趟她的老家黑龙江绥化。

绥化人把冰棍儿、雪糕、冰淇淋、雪球,一律叫做“冰糕”。

1991年夏天的绥化,冰棍儿只有一种,就是香蕉冰棍儿。它的造型、颜色、大小跟北京的一模一样,但是比北京的要好吃得多。

不过在绥化,给我印象最深的还得说是那里的冰糕了,它留给我的记忆,还是从童年开始的。小时候,我曾几次回到绥化;每次回来,表哥表姐、二舅、老姨、姥姥都会经常带我去吃冰糕。

那种冰糕,是把两根儿把儿之间带弹簧的勺子叉到装满冰糕的大箱子里,然后五指同时使劲儿,收紧勺子的把儿,把它舀出来,勺子底儿朝上放到小盘子里,然后松 开五指,让冰糕落到小盘子上,最后移开勺子就行了。它的形状,就象一个雪白雪白的小馒头。儿时的我,不仅喜欢它那甜甜的味道,更让我感兴趣的是它那独特的 取食方式。每次买的时候,我都会目不转睛地看着售货员所做的一切。

绥化的冰糕和北京的雪球不同的是,顾客吃完以后,一定要亲手把空盘子亲自还回柜台。记得有一次二哥带我去吃冰糕,吃完忘了还盘子就出来了。刚要回家,二哥突然想起来,又转身回到店里把盘子还了,我们才离开了那儿。

这次来绥化,我发现这种冰糕仍然到处都有卖的,然而我更感兴趣的却是香蕉冰棍儿。我一上街就要吃上一、两根儿。
绥化人沿街卖冰棍儿,小车上或箱子上是不盖棉被的,他们是把冰棍儿放在保温瓶里,再把保温瓶放进小车或箱子里的。

星期天,二哥和嫂子、小侄女带我去人民公园儿。在公园儿里,我们都吃香蕉冰棍儿了。

在公园儿的猴笼前遇到二哥的同事,独自一人在那儿逗猴子。二哥说那位老兄看猴子的位置不好,于是我们换了个地方看猴子。

只顾看猴子了,再扭头去看那位老兄的时候,却发现他在买香蕉冰棍儿。我开始跟二哥聊北京动物园儿的节尾狐猴。刚刚说了不到三句话,我们发现,那位老兄又去 买冰棍儿了。天哪,他吃冰棍儿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再一看,原来,他把冰棍儿喂了猴子!不大一会儿,他买了好几根儿冰棍儿,全喂了那一只猴子了,那只猴子吃 得高了兴,手脚都忙不过来了;实在拿不了的就被它一甩手扔在地上了。别的猴子看见冰棍儿掉在地上,就跑过来舔着吃,那只猴子就低头朝它们叫。

看见这情形,扭头看看二哥,二哥也在看他喂猴子。于是我继续给二哥讲北京动物园的节尾狐猴:

“我刚念民办大学那会儿,有一天吃完午饭,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了动物园。进去没走多久,我们就都被节尾狐猴吸引住了。节尾狐猴的尾巴又粗又长,一道黑一道 白一道黑一道白,挺好看。好多人围在猴笼那儿逗狐猴。有一两只胆儿大的狐猴始终趴在笼子上看着人们。有人把吃剩下的冰棍儿伸进笼子,马上又有几只狐猴窜过 来抢冰棍儿。抢到冰棍儿的狐猴抱着冰棍儿就舔,舔着舔着掉到地上了,它只是低头看看,并不下去捡,而是重新去看人们,指望着有人再给它喂冰棍儿吃。有好奇 的人把手指头伸进笼子,那只狐猴捧住就舔,好像那是冰棍儿似的。有人伸进去一根儿木棍儿,有只狐猴窜过来一把抢走,看也不看一眼就扔在地上了。”

我说完了,那位老兄还在忙着喂猴子吃冰棍儿。二哥看见,扯着嗓门儿和老兄开玩笑:“你一次给猴子吃那么多冰糕,它要是拉了肚子,看人家公园儿领导咋收拾(东北方言读作shóushi)你!”“爱(东北方言读作nài)咋咋地!嘿嘿!”

小时候在绥化也喝过汽水儿。那种汽水儿是无色透明的,打开瓶盖儿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汽儿比北冰洋更冲,喝起来也比北冰洋更辣,我每次喝它,会流更多的眼泪。但我更喜欢喝它。

这次回绥化,我看到了新型的汽水儿——白桦树汁和黑加仑。

白桦树汁的玻璃瓶儿很小,但是很贵——对于当时的东北人来讲是这样的。它的味道很好。黑加仑的玻璃瓶和啤酒瓶一摸一样,所以你可以用贴着黑加仑商标的瓶子换啤酒喝,也可以用啤酒瓶换黑加仑喝。黑加仑比白桦树汁还要好喝。
 
 
双城

在绥化待了12天以后,妈妈来电话,说奶奶回老家了,让我赶紧回双城看奶奶。

在双城的日子里,三姑、姑父整天上班,两个表弟也都忙各自的事儿,白天只是我和奶奶在家。

在姑父的写字台前完成暑假作业的时候,时不时地听见街上传来叫卖声。忽然听见这样一声响亮的吆喝:“冰柜——!”我好生奇怪:难道在这里,卖电器的也走街串巷地叫卖吗?或者是收购旧电器的?去问奶奶,奶奶也不知道,只好等她再来,我自己下楼去看吧。

“冰柜”的吆喝声终于回来了,我急忙跑下去看。左看右看地看了好一会儿,却只见一个推着小推车卖冰棍儿的,心想:“这‘冰柜’难道是她吆喝的?不会吧?”不大一会儿,听见她吆喝道:“冰柜——!”哦,原来如此!不过,这“冰棍儿”,即使不加儿化音也不是“冰柜”呀!

回到家里跟奶奶说了,她也觉得挺新奇的。
这么一聊,奶奶又想起了当年那位老爷爷,说:“你小时候那个成天喊‘无分儿’的老头儿不知道还在不在了。他要还活着,得快100岁了吧。”

在双城也只有香蕉冰棍儿,但是必须买回家去吃,因为街上的柏油马路全都被厚厚的黄土覆盖了,总是尘土飞扬的,特别是过车的时候,那种景象,不亚于北京春季的沙尘暴。在那样的环境之下,我是绝对不敢买汽水儿喝的。
对于双城的香蕉冰棍儿,我真的没印象了,只记得那里沙尘暴一般的街景。
 
 
哈尔滨

只和奶奶一起过了两天,绥化的老姨来电话了,叫我赶快回来。回到绥化,接到妈妈的电话,说家里分新房子了,我也快开学了,叫我赶快回家,先找王校长请假,然后帮忙装修新房子。妈妈叫我把只比我小4岁的远房侄女小洁带回家,叫她也帮帮我们。于是,二哥送我们上路了。

途中在哈尔滨倒车。开往北京的火车还要等十几个小时,于是我们就出了站,在城里逛起了公园儿。
在街上,我们吃到了哈尔滨的香蕉冰棍儿,比北京的好吃,不如绥化的。

吃着哈尔滨的香蕉冰棍儿,对二哥、小洁讲起小的时候,冬天在哈尔滨倒车时的事儿。哈尔滨人习惯冬天吃冰淇淋。
那天真是相当的冷,不过我那天居然也破例吃了两个冰淇淋。

吃第一个的时候,用小勺儿挖,竟然没挖动。使劲儿挖,小纸盒儿的底儿差点儿掉了,小勺儿碰到的地方居然没留下任何痕迹。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吃完,暗自打定主意:以后再来哈尔滨,坚决不吃这里的冰淇淋了。
可是没走多远,再次遇到卖冰糕凉茶的,我又馋了,于是向二哥提出,再吃一个。这个很软,不费吹灰之力就吃下去了,味道美极了,不过也把我冻得够戗。

晚上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小洁说,到了北京,想尝尝北京的冰糕。我说:“北京比东北天气热。到了北京,你要是热了,我给你买根儿冰棍儿降降温。但是我得先跟你说清楚:北京的冰棍儿可是不好吃呀。”

到北京下车以后,出站用了大半个钟头。我们拎了那么多的行李,出了站,早就焦渴、燥热难耐了,于是我给小洁买了一根儿冰棍儿。她吃了一口,说:“大叔啊,你说对了,北京的冰糕是不赶咱那圪垯(东北方言,读作nàigāda)的好吃啊。”
以后,在我的印象里,小洁再也没吃过一根儿北京的冰棍儿。

后来,北京也有了黑加仑,远远不如绥化的好喝。

北京的黑加仑有三种:一种和绥化的一样,也叫“黑加仑”,是地地道道的饮料。另外两种都叫“黑加仑香槟”。“黑加仑香槟”有两种,一种是黑加仑味儿的香槟酒,另一种是香槟味儿的黑加仑汽水儿。

有一次,冷饮店的服务员劝我喝黑加仑香槟,我说:“我家买过黑加仑香槟,我是就着下酒菜喝的,喝完,脸红了,头晕了。”他说:“你喝这个肯定没关系。好多小学生都两瓶儿两瓶儿地喝。”于是我喝了一瓶,还真是汽水儿不是酒。

北京那些年的黑加仑,虽然不很好喝,但是总算还能喝,北京的白桦树汁,我只喝了一口就吐了,剩下的就倒进下水道了。
北京最难喝的黑加仑是一种1块2一瓶的,就连有的小店老板都劝顾客别喝那种,要喝还不如到别的店里喝1块8一瓶的呢。可是我还是想尝尝,就买了。一喝,满嘴的甜味儿,真的很不舒服。这位老板嘛,心眼儿挺好的。
 
 
惠州

1993年2月,单位派我去广东惠州出差半年。

在惠州,逐渐步入夏季的时候,天越来越热,我们的驻地所在的社区却仍然天天停水停电。那么热的天却不能吹空调电扇、不能冲凉,真是燥热难耐。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又停水、停电了。我实在热得受不了了,就到楼下的小卖部去买一根儿冰棍儿,给自己降降温。

来到小卖部门口儿,看见一个冰柜。透过冰柜的玻璃盖子,看见里边儿的冰棍儿真是五颜六色、淋琅满目。我暗暗选好一根儿,掏出五块钱对小店老板说:“我买一 根儿冰棍儿。”老板收下五块钱,也没问我要哪一种,就从里边的一台冰柜里拿出一根儿很小的冰棍儿递给我,然后找给我四块五毛钱。我迟疑了,说:“我要的不 是这种啊。”“我这里只有这一种冰棍儿啊,你要哪一种啊?”我指着外边冰柜里刚才看上的那种说:“我要的是这种啊。”老板一看,笑了笑,说:“哇,你有冇(粤语用字,读作“某”,意思是没有)搞错哇?那个不是冰棍儿的啦。”

直到逐渐和小店老板越来越熟识了,我才从老板那里明白了个中缘由。
要是在北京或者哈尔滨,你买冰棍儿或是汽水儿,或者买水,老板或售货员一定会问你:“要什么的?”意思是问你要哪一种的。而在惠州,所谓的“冰棍儿”、“汽水儿”、“水”,专指开店的老板自制的。

冰棍儿,是把加了糖精、香精、少许奶粉的水倒进模子里,插上一根儿木棍儿,再放到冰柜里冻上,成型以后从模子里取出,包上包装纸再放回去;汽水儿,是把加 了糖精、香精、色素的水倒进玻璃瓶里,然后把瓶盖儿压到瓶子上就行了,其实一点儿汽儿也没有;制作水的原料和制作汽水儿的差不多,只是水是散装的,原本在 喷泉式冷饮机里,有人买了,就把它接到一次性杯子里。这些东西一律卖五毛钱。

而那些从正规的厂家进来的,你买的时候就必须按照包装上印的字来说它的名称了,比如:“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维维豆奶”、“绿雅”(惠州出产的一种西番莲番茄汁饮料),等等。

北方人叫做“冰棍儿”的那种,在惠州叫“批”,比如:奶油的叫“奶批”,酸奶的叫“酸奶批”,红豆沙的叫“红豆批”,绿豆沙的叫“绿豆批”,咖啡的叫“咖啡批”,带酥脆的外壳的叫“脆批”,红果的叫“果批”,等等。
其实,很多很多年以前,北京也有“果批”。那是一家水果店,门外屋顶上悬挂着横幅标语,上写:“本店果批”。大门上贴了一张告示,上边说:“本店办理水果批发业务。”
——在北京,“果批”是指水果批发,而在惠州,“果批”是指红果冰棍儿!

北京人叫做“冰淇淋”的,就是用小勺儿挖着吃的那种,在惠州叫做“雪糕”。你买它的时候必须得说买“某某雪糕”人家才听得懂。

小店老板经常去照看其他的生意。我买冰棍儿的时候更多地遇到的是老板的外甥,一个傻呵呵的、大约只有十八、九岁的后生。我的领导、同事们都叫他“小老板”。
从小老板手里买东西买多了,我们逐渐发现小老板实在太粗心了:我们越在他手里买东西,我们手里的钱却越多!
我买冰棍儿,给他一块,他会找给我四块五,给他两块,他会找给我九块五!

细细想来,可能是当时的纸币的颜色给他的误导:当时的一块钱,颜色和五块的一样,而两块钱,和十块的相似。
我们多次提醒他,他却总是不改。于是我们也就放弃了,去买东西以前先设法准备好零钱,实在没零钱,干脆等他舅舅或者舅母回来再买也不迟,或者干脆趟着满街的泥水多走几步路,到别的店里去买。

我刚刚到惠州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年轻人都很喜欢喝绿雅。绿雅是柠檬黄色的,色彩很艳,喝起来有淡淡的香味儿和甜味儿。
往年来惠州出差的年轻同事也都喜欢喝绿雅。据说,有个同事发誓要学开车,回北京的时候拉一卡车绿雅回去——当然这是笑谈。

后来的绿雅越来越甜,我是越来越不喜欢喝了,却越来越喜欢维维豆奶。
快要回北京的时候,我去向小店老板道别——因为我们已经成了忘年交,在他那儿喝就两瓶维维豆奶。喝着喝着猛然想起,这种饮料北京也有,可是我以前不知道它有这么好喝。

在惠州,冷饮厂生产的各种饮料、批、雪糕,价钱非常非常贵。尤其是雪糕,更是贵得惊人,北京的国产冰淇淋涨价涨到今天还是比惠州当年的便宜很多很多。但是听一些开店的老板说,进口的冰棍儿却往往要几十块钱一根儿。

 
 
电视上的饮料广告

如今北京的黑加仑饮料,叫做“黑加仑味碳酸饮料”,也有一种黑加仑葡萄饮料。黑加仑是东北的一种野果,很多在北京做饮料生意的人以为黑加仑就是葡萄。

前几年出现过所谓“果汁饮料”,天知道它是不是真的用果汁做的。后来出现了“果味饮料”,让人立刻想到香精。如今又有了“果色饮料”,肯定是色素的。如今的人们都懂这个,估计这种东西卖不动。
如今的散装酸梅汤,喝起来很别扭。瓶装酸梅汤经常上电视广告,只有那些年轻人才有可能说它好喝。
后来出现了有性别之分的饮料。我想,难道喝点儿饮料还要分男女吗?

电视插播广告的时候,我一般不细看。曾经听到这样的广告词:“这样子啊!”仔细一看,却原来是“这样紫啊”。天哪,这叫什么玩意儿啊!
偶然在超市遇到顾客问收款员:“这样紫啊好喝吗?”收款员没听懂:“您说什么?”顾客重复了好几遍她还是不懂。另一位收款员闲下来了,说道:“都说那种东西挺难喝的!”

后来很多次遇到年轻的女子议论这样紫啊,竟没有一个说它好喝的。

这新型饮料,我绝对没有勇气尝试,因为很多年前喝过一次新型饮料,真的是难受极了!

有一次在一家小得不能再小,而且光线暗的不能再暗的小店里买水,竟然没有任何一种矿泉水或纯净水。在那么多种饮料里随便挑了一种,交了钱后一喝,甜的,简 直是齁甜齁甜的,甜得我的嗓子一阵一阵地难受。出门来到街上一看,这饮料的颜色看上去像极了食用油。把它倒掉怪可惜的,接着喝吧,那么甜我受不了。看看不 远处还有一家小店,店门口有卖主食的,去过去买了一个咸烧饼,就着烧饼喝掉了这瓶儿倒楣的东西。
买烧饼的时候,老板看看我手中的饮料,问我:“你喝什么呢?”他大概误认为我是在喝油呢吧。这是什么饮料我已经忘记了。

很多次看到电视里的饮料广告都是一位专业运动员拿着一瓶饮料在前边跑,后边有人在很努力地追。难道这表明饮料好吗?我倒觉得这是说明这种饮料全世界就这一瓶了,所以所有人都来争抢!

有的饮料广告,人们喝完就会出现海水冲向这个人,或是人喝完了立刻就得跳河。我觉得这不说明这种饮料凉,恰恰相反,这说明这饮料热,喝完了得立刻冲凉!

其实广告应该介绍商品的特点,但我认为“凉”不是饮料本身的特点,广告不应该也用不着去强调。

有一种立顿饮料,瓶上显眼的地方居然写着“绝品”二字!这“绝品”难道是说它好吗?我倒觉得是“它要绝种了”的意思。这中国人的中文水平真是越来越差了!
偶然听到议论,说立顿饮料真的越来越少了。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鼠曲草:

    这文章有趣!大连没有冰糕店,跟冰糕味道相近的是碗糕,一个中年男子骑自行车,一个长长的铅皮保温桶,整桶都是奶黄色的冰糕,用你说的那种勺子夹一个搁到小碗里递给顾客,那个碗是糯米做的,也可以吃掉。八十年代末在大连碗糕就开始越来越少,现在已经绝迹。

  2. 海里的泡沫:

    “很多次看到电视里的饮料广告都是一位专业运动员拿着一瓶饮料在前边跑,后边有人在很努力地追。难道这表明饮料好吗?我倒觉得这是说明这种饮料全世界就这一瓶了,所以所有人都来争抢!”
    哈哈哈哈,好玩。

  3. 冷水鱼:

    “…人喝完了立刻就得跳河”,这句太有喜感了,立刻,就得!
    据说某号称xx树叶的饮料新品,有人拿着进不了地铁,拧开盖喝一口也不行,安检的说那是汽油…

  4. 煊弟:

    93年的冰棍要五毛啊!我记得那时是幼儿园,吃过5分的白色很甜的。还有是红色的是2毛,好像是南瓜做的。那时每天下午就欢天喜地的拿着个塑料瓢去买冰棍~~

  5. 绿雅:

    绿雅人来报到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