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地理系列:斯大林广场苏军烈士纪念塔

在60多年前的日据时期,中国人区南缘的黄河路是一道中国百姓心灵上的分水岭。

黄河路南侧的长者广场原是片低洼地,20世纪三十年代,关东地方法院、关东州厅警察部先后被安置在这里。1937年7月,关东州厅从旅顺迁至长者广场,与东部圆形广场不同的是,这里是个方格形广场。关东州厅的落户标志着大连的重心逐渐西移,直到今天,这座压抑而庄严的广场一直是这座城市的行政中心。随着日本战败以及新中国的建立,这里先后改称政府广场、斯大林广场。1993年去苏联化后,它多了一个平庸的名字:人民广场。

尽管带有浓厚的时代痕迹,但是老大连还是乐意喊它:“斯大林广场”。毕竟叫了40多年,一个婴儿也会变成中年人,一朝一夕怎能忘却?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有轨电车每天沿中山路往返。那时,这座大连最气派的广场还矗立着威严的苏军烈士纪念塔,塔上的苏军铜像是中央美院教授卢鸿基于1955年根据一名驻旅大苏军战士为原型创作的。建成后的纪念塔不单填补了广场南侧的空白,更是成为大连市的地标。数十年风吹雨淋,铜像已被侵蚀成黑色。1985年,刚上小学的生慧琳被父母从胶东老家接回来,当她坐在车上第一眼看到纪念塔时,激动地拽住妈妈用浓重的胶东话喊:“妈妈!快看那个大黑人!”铜像,是那个时代很多大连人口中斯大林广场的代名词。

对于当年居住在宏济街的王林来说,人民广场是离家最近的绿地。父亲是“跑船”的,只有表现好的时候才能由妈妈带着哥哥和他去广场玩。大铜像后边的五四路有个夜市,吃的穿的都卖!棉花糖、小豆冰棍、锅巴蚕豆、还有肥肉炸的油渍勒……他第一次看顶在头上飞刀削面也是在那里——那时候的大连很少见到外地小吃。

曾经的老大哥不再是我们学习的对象,而且,那位喜欢唱红歌的“好父母官”认定正对市政府的纪念塔影响其仕途。遂于1999年将这座地标迁至旅顺苏军烈士陵园,其旧址上搭起的是座平庸的欧式环形柱廊。转过年来,那位父母官开始平步青云。

如今,行走在人民广场,四周皆是外表笔挺光鲜的水泥森林,一种无所适从的茫然将人吞噬,我怀念坐在纪念塔下长椅上晒太阳喂鸽子的美好时光——那种时光对于大连人来说一去不返。

(2011年8月14日,雨中,纪念那座没有了大铜像的广场)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肥肉炸的油渍勒”我们管这个叫“知不了”。

  2. dadishang:

    P-X扯出大连了,大连人自己做主做了一件事,祝愿大连更美好

  3. 大致:

    铜像在那儿的时候,完全没有爬上去的欲望,搬到旅顺以后,就不再是心中的那尊铜像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