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1

环境剪报:毒债


越州镇的土地
(图片来自三联生活周刊云南陆良化工厂铬渣污染致癌事件调查)

三联生活周刊:云南陆良化工厂铬渣污染致癌事件调查

在常小乔的记忆里,化工厂一开工就立刻印证了他从前的担忧。“那年底,化工厂附近的水稻、果林和烤烟收成都受到了影响。庄稼就收了一点点,而且外表脏得像井下挖煤一样。”陆良化工厂周围兴隆村三组和四组的村民也从找政府要40亩的补偿转为状告污染。实际上兴隆村附近并非只有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一家化工厂,沿着南盘江边竖立着各种巨大的罐子,这是陆良县城工业最为集中的地区,西桥工业园。 Read More »

大地稻谷香

  这趟梓潼行去得匆忙,原未在秋游计划之列,定了要回绵阳妈妈家的,她的冰箱在运转了18年后突然寿终正寝了,让我们回去帮挑一台新的。说起这台上菱冰箱,1993年买来时还一直不敢放在自己家里,放缝纫店吧人来人往怕招眼(小店就是我们家),我那阵念初中,到朋友家玩,才知道他家新冰箱就是我们的,暂寄在那。那阵添台冰箱也不是小事了,我小学六年级向同学吹嘘,她问你家有冰箱吗,我说有啊,她说什么牌子的,我说长岭阿里斯顿啊,那阵电视上不是天天吹这个广告嘛,我信口就出来了,她当时听了啊地一声,意思就是说你家真不错了。 Read More »

闸桥

半个月前,如果你走通州新华大街,到运河东关大桥,走到南大街路口(就是那个清真美食街),在华联商场前,你会看到一座覆顶的过街廊桥,桥体做广告墙之用,车从下方经过,极容易被注意到。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一直是金六福酒的广告。桥体并写有“闸桥商业广场”几个大字。 Read more ...

吃雪

不知道小时候怎么就那么爱吃东西,大约是心里没别的事情可想,每天头脑里就琢磨着上哪弄点啥吃吃,满足一下嘴巴。反正能吃的都吃了,理论上不能吃的也试探着吃,只要吃完没出啥大事,就算是又多了一样可吃的东西。或许这种行为并不是为了填肚子,也不是为了解馋,从某种角度来看,是人类对世界的一种好奇和探索。 Read more ...

一个撒谎的朋友

我有两个朋友,从小玩大的,认识了二十多年。因为撒谎的名声毕竟不太好,我就不说他的名字了,被骗过也不太光彩,被骗的朋友,我也不说他的名字了。喜欢撒谎的A朋友,被骗的B朋友,B朋友被A骗过两次,其中一次还连带骗了C朋友。 Read more ...

冰糕汽水儿冰淇淋(结尾的两个故事)

《冰糕汽水儿冰淇淋》连载博文,陆续编选自小谷的博客,据作者介绍,这个系列“其实早就写完了,写完后发现已经到了冬天了就没发” 在今年夏天陆续发布出来,至处暑,还没有发完,一个夏天又过去了。现在趁秋老虎的热劲儿还在,为大家奉上《冰糕汽水儿冰淇淋》的结局:爱吃冰棍儿的两个演员的故事。

两个故事
作者:小谷

北京的老戏迷一定还记得京剧神童穆宇。

穆宇来自河北的一个普通工人的家庭,父母从没接触过京剧。可穆宇3岁那年就听到了京剧大师余叔岩的老唱片,并且一下子被迷住了,于是找齐了余叔岩大师留下的18张半老唱片,开始自学了。 Read More »

麻辣烫(二)

龚村的麻辣烫

龚村在阜石路的北边,大片的小树林和庄稼地中间有一条小路,一直通往村里,村子不小,一直往北走能跑到田村去。

2001年我住在龚村。除了偶尔用房东的灶做几次饭之外,大多时候,吃饭的问题都是在龚村的一个小饭馆里解决的。那个饭馆就在村头那条小路边上,简陋而温馨,和村子的风格很搭调。饭馆里就是几种家常菜,味道也很家常。唯独两种食物却与众不同,一个是干煸鸡脖子,另一个是麻辣烫。 Read More »

转一件乐事:8月20日看绿衣女侠


文章来源:老田

八月二十日在梅兰芳大剧院看绝响舞台已久的《绿衣女侠》 Read More »

Pages: 1 2 3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