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没有枣糕吃

通向电影院的路口,东西两边原来各有一座楼,拆除前,西边的是如家宾馆,东边的是农村商业银行。这条路有个特色,宣传国防教育,从路口往里走,不远,有一个国防教育小广场,停放着两架退役的高射炮。为什么选这条路开展国防教育,来龙去脉我不清楚,大概临近十字路口南端的一处兵营,离兵营近,促进军民关系。这条路的景点除了两架大炮,最显著的要数农商行西外墙的“元帅墙”。

在这面墙划出一块约10平米的墙面,经过装修,修葺成岩石嶙峋的效果,褐色背景,画面顶端中央悬挂八一军徽,下方排列十大元帅标准像。1980年代我读小学的时候,教室里就张贴这样的元帅标准像,天蓝的背景,金色的相框,每张约三十乘五十的尺寸。再往北,还有一面墙张贴了十大将的画像,喷绘的图,规格比元帅自然要低一些。

对十大元帅,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在他们的关注下长大,感觉下了课在校园里跑,说不定就能碰见他们。他们在教室的墙上盯着我们念书,上课不老实,偷偷从书包掏出半个馒头啃,瞟一眼元帅爷爷威武的画像,吓得赶紧啃两口,再塞回书包。原以为这面墙是上世纪的遗物,后来在网上搜相关信息,大概建自2003年的八一节。

路口两边的楼在没拆前,商铺众多,非常热闹,路口这经常停着一些黑车。黑车停在人行道的栏杆外,过路口走东侧,黑车在路边停着,不得不绕走里面的人行道,经过元帅墙下。走过一两次,我就不再从这面墙下走,宁愿从路口西侧进来,走一段穿马路到东边。绕行的原因:元帅墙下一股尿臊味。

不知道谁喜欢在元帅墙下撒尿,是停在这里的黑车司机们?他们不能擅离岗位,随时可能错过了生意主顾,工作需要就近撒尿。夜里喝醉酒的路人?等红灯的时候,解开裤裆放放水。环卫部门也很头疼,时不时还要来冲刷,不然元帅墙下骚味冲天,有碍观瞻,也对不住开国元帅们的英灵。但又不能像民间的做法,在元帅墙涂写一行大字“禁止在此处撒尿,撒尿的没有鸡鸡!”

现在农商行这座楼拆了,元帅们的在天之灵也可以长松一口气了,终于可以不在这座庙里呆着了!没有供品,净来虚的,天天让人围观,还得闻尿臊味!

这条街西边不远,体育场前面,原来的楼也是一座地标建筑,银地大厦。可惜鄙人非通县土著,关于银地大厦,听过的几个段子,也忘了。据说当年银地大厦的落成,也很稀罕,夏天放冷气,附近不少老头老太搬着马扎坐里边乘凉。从北关环岛进城走新华大街,必经过银地大厦,在十字路口东侧十分显著。有时打车回通州,提银地大厦,出租车司机一听就明白了方位。

我搬来通州时,银地大厦已显得落后于时代,不说与北京城里的商场比,就是与同一条街上东边的“通百”“人民商场”比,也显得落寞。光顾的人少了,存在的价值更像个指路牌。但是底层一家商铺的窗口前,却非常热闹,什么时候过,什么时候都有人排队,有枣香飘溢在这一带。在前面站牌等车的,路过的,往往忍不住枣香的诱惑,加入排队的队伍。

这里有一家不糟糕的枣糕店,“枣糕王”。我曾经也忍不住窗口飘出的刚出屉的枣香味,买过几次,枣香浓郁而纯粹,口感松软而不粘。他们现做现卖,总有等着的,出屉就卖,买一斤送半斤,出货量大,所以不断随蒸气飘出香味。我曾透过窗口,看见一个在搬屉的小伙子紧张忙碌,穿着白色的厨师大褂,人有些白白胖胖的,枣糕大概出自他手。我觉得比稻香村的好吃,同样挂着“枣糕王”的牌子,其他家的枣糕,好像枣香就不那么纯粹,水分也有点多。

银地拆除后,这家店搬到了路南。窗前萧然,一旁停着一辆破旧三轮车,绑着一块牌子,标识出身份来历“原银地大厦枣糕店”。人气不复从前。我去买过,看不见原来做枣糕的那个小伙子,卖枣糕的人好像也换了。吃起来虽然还不错,吃在嘴里却总想与以前的比较,是不是还是那个味。排队人群是没有了,店前也不飘香了,他们的生意财气大约也这么散了不少。只留下一个品牌“原来在银地大厦的枣糕店”。

银地大厦那块地,新地标京杭广场看着要开工了,通州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将入驻这里,这块地面仍然有独领风骚的气概。

骚气冲天的元帅墙,飘香的枣糕店,在新华大街的中段,两百米的一条线上,以前经常路过,所以记一记。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禁止在此处撒尿,撒尿的没有鸡鸡!”

  2. dadishang:

    这条算文明的了 还有比这更狠毒的

  3. 鼠曲草:

    又见通州,真亲切!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