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子书大王郭永章简介和节目欣赏

电影《最爱》中的二骚爷,至今仍串乡演出的真正的民间艺术大师,坠子书大王郭永章

百科资料

  性别:男
  出生:1945年生
  民间称呼:“郭瞎子”

  郭永章双目几近失明,唱坠子时,自己拉坠胡伴奏,脚打梆子,唱腔高亢酣畅,声情并茂,乡音如醉,善于在坠子书中融入山东梆子、山东枣梆等特色唱腔。

  郭永章的老家在牡丹区牡丹办事处苏道沟村,他出生在一个穷苦家庭,从小眼睛就视力不好,但为了生活从小也要下地干活。家里粮食不够吃,他就跟随父母到别的村乞讨。也就在这期间,郭永章接触到了坠子戏。

  因为对坠子戏痴迷,郭永章便有了学唱坠子戏的想法。但因为家里穷,拿不出拜师的钱,再加上自己几近失明,他一次次失去学习坠子戏的机会。直到他17岁那年,一个好心的坠子戏师傅收下了他。“因为家里穷,拿不出钱孝敬师傅,就给师傅磕了几个响头,师傅就收下了我。”郭永章说。

  郭永章学坠子戏非常吃苦和勤奋,虽然眼睛看不见东西,但他的听力和记忆力都特别好。师傅传授的唱法、戏词,他都能学会和记住,再加上嗓音好,他很快就能跟着师傅上场演戏了。

  郭永章凭着对坠子戏的痴迷,一唱就是几十年。近几年来,郭永章和他的坠子戏班仍然不停地奔波演出,他们除了在菏泽城区外,还到鄄城、郓城、成武、单县 等地演出,甚至还经常到河南的商丘、濮阳去演。郭永章说,他们常年奔走各地唱坠子戏,一是为了生计,二是因为人们非常喜欢坠子戏。

  郭永章对坠子戏有着执着追求,他唱坠子戏时自己拉坠胡伴奏,脚打梆子,唱腔高亢酣畅,声情并茂。他的坠子戏多为劝说世人敬老重义行善,在苏鲁豫皖交接农村城镇都有市场。现在在四省交界地区提起郭永章更是妇孺皆知。赢得了百姓的喜爱。他演唱的《罗成算卦》、《吹牛》、《拉荆笆》、《老来难》、《报母恩》、《十大劝》、《龙三姐拜寿》、《吕洞宾戏牡丹》、《郭巨埋儿》等曲目风靡鲁、豫等地,人们百听不厌,郭永章逐渐成为了菏泽民间坠子戏大师。

  郭永章说,他也有一些遗憾,在心里挥之不去:随着年龄的增大,他唱不了几年了,因为现在几乎没人愿意学唱坠子戏,他现在没有一个徒弟,担心坠子戏(郭永章风格)会失传。

  
  
电影《最爱》中两段坠子书节目 完整欣赏

吹牛》一个山东人一个山西人住在一个客店,俩人聊天,山西人说他有“八百骡子八百马,还有八百老板鞯。老婆我有八百六,儿孙我有两千三。”山东人说“袁世凯给我种过地,宣统给我掌过大鞭。冯玉祥给我当伙计,张天使给我看菜园。”第二天一早结账“店家疾步追门外,只见路上一溜烟。”

  
  
罗成算卦》太白金星受王母娘娘之命,收白虎罗成上天,李金仙扮作算命先生,在长安街头调戏小罗成,罗成羞恼,抬出徐懋功“长安城有俺的徐三哥,哪个显你算卦的仙” 李金仙说“我是恁徐三哥的师父李半仙”,算定了罗成“淤泥河里陷住白龙战马,惊动苏烈加箭穿,射你一百单三箭,七十二箭染黄泉”。唱本采用民间风俗画的风格对仙人风范、长安街头的描写,引人入胜,讲述罗成少年英雄、悲惨终命,听罢令人四顾茫然唏嘘感叹。

  
  
郭永章先生的唱,将鲁西方言演绎至淳美,在河南坠子书曲调的基础上,穿插山东地方戏唱腔,跌宕多姿,百听不厌,如饮醇酒。二十年前,他的盗版录音磁带已风行鲁豫苏皖交接的城镇乡村,至今却仍过着民间艺人的艰辛生活。  

他的爱好者为他建的博客,有他的生活照片,可能还有电话,请非诚勿扰:
http://blog.sina.com.cn/u/1641990124
更多节目,可以在网络搜索到。

  

讲述拍摄《最爱》的花絮(选自本地媒体的采访):

“俺和郭富城呆一蕞(一块)月把子”

“顾长卫他媳妇说,你比俺来的还快(会演戏),俺拍一天还拍不成,你一上午就过了”

听说菏泽老乡前来演出,著名歌星彭丽媛专程赶到拍片现场,看望了他,并在拍摄间隙请他吃饭。“她见了我特别亲切,说话慢声细语,就像自家妹妹。”说到这里,郭永章显得特别自豪,“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碰杯喝酒。”

“我这一辈子,遇到的困难太多了,苦处太大了,但我不愿意向社会诉苦。”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真羡慕嫉妒恨你有这么一个老乡。

  2. 喻头快跑:

    我本是老天爷他干,你看我体面不体面

    最爱是部好电影。《最爱》之于郭永章,相当《梅兰芳》之于十三燕。都是顶级的民间艺人形象。

  3. 喻头快跑:

    我本是老天爷他干爹,你看我体面不体面

    悲剧,多删了一个字,只好再留一条

  4. dadishang:

    诗生活的朋友 欢迎欢迎

  5. 鼠曲草:

    吹牛那段“我就是老天爷他干爹”太过瘾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