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奶奶的一些回忆


我奶奶真的很好看,都怪我水平不行,不会画老太太,我对不起她……

看了天水围的日与夜,看到梁老太去看望外孙,然后失望而归的那段,忽然想起了奶奶。之所以没写过奶奶,是因为我觉得我和奶奶之间很疏远,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此刻却回忆起很多东西,有些东西,不管你有没有感情,想不想回忆,它已经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有了这些部分,人生才得以完整。

我奶奶和七十年代生的所有人的奶奶差不多一样,可以说是奶奶这个词的代言人,请问什么叫奶奶?然后啥也不用说,把我奶奶叫出来往那一站,就明白了。

奶奶有个很牛的名字,叫薛世界。我第一次知道,很羡慕,说:哇,谁给你起的名字啊,这么厉害!奶奶一脸平淡下隐藏着得意:谁起的?我爹和娘起的呗,瞎起。

奶奶的一生也和所有旧社会家庭妇女的一生一样,做饭,洗衣服,洗碗,补衣服,剁草,喂鸡喂猪…….伺候公婆和自己老头子。因为家庭地位比较低,所以常年累月积下不少怨,待人相当的冷漠,等她熬成婆婆的时候,就开始用她婆婆对待她的方式来对待她的儿媳妇了。

她的儿媳妇,就是我妈。且不说她怎么对待我妈了,反正我又没亲眼见过,不过从小我妈没事就在我耳边不停的唠叨我奶奶的坏话,加上我奶奶对我的态度,耳闻目染,潜移默化,慢慢的我就也觉得奶奶真的很冷漠了。当然,这也不能怪我妈挑唆,我妈也同样说了爷爷的坏话,但我和我爷爷关系就特别好,所以,小孩子也是有自己的人生观和世界观的,又不是憨憨,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话说有一次,我奶奶让我帮她买一包烟去,我屁颠儿屁颠儿的就去了,以我给爷爷爸爸等人买过东西的经历来推断,我这次帮奶奶买完东西,肯定有好处,就是找剩下的钱肯定归我,跑腿儿费嘛,大家都明白这个规则。那天买完烟后,就找了一分钱,我比较失望,一般给爷爷爸爸买,最少也有五分,最多一次达到了两毛。这一分钱,最多买支冰棍,还是傍晚时分,卖冰棍儿的人的冰棍儿卖不出去了,剩下的快要化了的冰棍儿,都一分钱两根吧,嘬两口就没甜味儿了,只剩下无味的冰茬子。不过总算有,总比没有的强啊。

我跑回家,把烟交给奶奶,转身刚要走,奶奶说:咦?不对呀,应该还找一分钱呢?我愣那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一分钱已经被奶奶从兜里搜出来拿走了。我说:以后再也不帮你跑腿了!

我去同学家,看到同学腻在自己奶奶身上的情景,就想,为什么别人的奶奶都这么好啊,为什么我的奶奶就没个奶奶样儿啊?都没见她疼过我,抱抱我?更别想了!

在我的印象里,如果说家庭的生活是一场戏,那奶奶就好比是戏里的一个道具,或者是一个活动的场景,她的角色是不可缺少的,但似乎却和我没有任何互动,每天看到,没有任何感觉,但看不到,就觉得少了什么。比如我和爷爷在炸辣椒,她顺手递过来碗让我们盛辣椒,我们吃完饭去晒太阳,她来收拾碗筷。夜里爷爷让我给他挠背,我挠一半,爷爷说,呀,不行不行,太没力道,拿玉米芯来!奶奶便颠儿着小脚,摸黑去了灶台那里取一个玉米芯回来扔给我,我拿着接着给爷爷蹭背。或者我扶着墙站在爷爷身上走来走去的给他踩背,不小心踩空掉下去,奶奶会扶我一把。

奶奶一颗牙都没有,就象刚出生的婴儿一样,一张开嘴,全是牙床,牙床因为老嚼东西,天长日久,也练出了一身硬功夫,吃馒头啊菜啊,都不成问题。我比较喜欢看奶奶吃东西,看着她把馒头塞进去,嚼两下,然后再塞进去一口凉拌黄瓜丝,接着嚼,下巴很大幅度的一上一下,扯着脖子上已松弛的皮肤象有什么东西牵着似的,一上一下的来回拉动。

但吃豆啊花生的,奶奶的牙床就不行了,所以她想吃花生时,就先把花生用刀切碎,然后放在案板上,用擀面杖,擀成沫儿,盛在一小碗里。

奶奶的屋格局是这样的,屋是长方型,一进门,是一间类似现在客厅的地方,客厅里便是饭桌,衣柜,案板,锅碗瓢盆。左手边是一面墙,墙那边是现在所谓的卧室,其实就是一个大炕,这个炕呢,多大呢?比如那卧室是八平方米,那炕就是八平方米那么大,而且炕和墙是一体的。那岂不是进门就上炕?答案是:不是。

因为根本就没有门,直接在墙上挖了一个和门差不多宽的长方形,门有槛,槛呢,就是炕沿…..不知道我说明白了没?不过家在农村的人,都应该一说就明白是个啥格局了。这格局很有意思,爬进那挖出的长方口,里面就是一大片的炕,铺着奶奶织的棉单子,格格的,炕的左边,就是靠院子那边,是一个窗户,窗户是木格格的,上面糊着纸,贴着过年时的红色剪纸。靠长方门口这边呢,墙上是宣传画,画上的人都戴着白毛巾,都很亢奋的拿着锄头啊什么的,或者是漫画,画的人都很难看,苦着脸。记得有一幅漫画好象是讲计划生育的,妈妈背着一个孩子,往外走的样子,后面一个孩子,扯着她的衣服哭,把她往后拽,我一看那幅画,心里就莫名其妙的难过。墙下面是一溜窗台,很宽,上面摆着瓶瓶罐罐的。有奶奶的烟斗,没事时,她就盘腿坐在炕上,靠着墙,拿起烟斗,从烟斗上拴着的一个黑呼呼的布袋里从手捏出一撮烟草沫儿,塞进烟斗里,然后拿出火柴,点着,叭叭的吸两口,从嘴里吐出烟,烟雾里,奶奶微迷着双眼,很舒坦的样子。然后她再把烟斗里的烟灰磕到一个纸盒子里,然后再捏出烟沫塞进烟斗。每塞一次就吸两口,就又得磕掉,半天就不停的重复那动作,我看着都累的慌,但奶奶似乎不觉得,可能那一系列全套的动作她已经形成惯性了,这装烟点烟的过程,也是一种享受吧。她享受完时,盒子里一大堆点完的火柴棍儿。

多亏那会儿火柴便宜,不然谁受的了啊。

烟斗的旁边呢,是梳子,梳子边上是一条铁片一样的东西,弯着。我见过奶奶用它来刮舌头,隔一阵,奶奶的舌头上就有一层白白的东西,现在那叫食气吧?奶奶用那铁片刮啊刮,刮完用水漱漱口,把铁片冲洗一下,继续放在窗台上。窗台上还放着一个小碗,碗里便是花生沫儿,奶奶抽完烟,接着从碗里用手捏出一撮花生沫儿,仰头张着嘴把花生沫放进去,然后开始用牙床咀嚼,咀嚼几下,就把下巴耷拉着休息一会儿,再接着咀嚼,花生米的香味便散满了整个屋子。

我经常趁奶奶不注意,在她那碗里抓一大把,塞嘴里就跑了,奶奶把脑袋贴在窗户上冲着院子里跑远了的我大喊:坏东西,我擀了大半天,你长那狗牙做什么?!吃我的花生?

窗台靠最外面,摆的是奶奶的鞋,奶奶的鞋,和窗台上那些吃的,摆在一起,并不冲突,看起来反而很协调,多少年如一日的那么摆着。奶奶的鞋很小很小,从奶奶的身材看,她应该属于那种小巧玲珑的类型,尖尖的小鼻子,小眼睛,薄薄的眼皮,小小的,虽然已经老了,但还依然红润的薄薄的嘴唇,尖尖的下巴,还有淡淡的眉毛,虽然满脸菊花一样的皱纹,却依然遮掩不住年轻时的娇小妩媚。关键是,有一双在旧社会里比较骄傲的小脚。

奶奶曾经在某一天夜晚给我讲过她这双小脚的往事,这是我记忆里和她最亲密的画面了。奶奶坐在被窝里,给我看她的小脚,一边让我看一边讲,这种实物教材实在比学校里老师讲有意思多了。那双脚白白的,是不是三寸我没量过,反正象个小孩子的脚,只有一个大拇指,其他的几个指头,全被卷起来压在脚底下,本来脚底是平的,忽然的多出几个来,走路不是就不稳了么?奶奶说,开始是把它们卷起来,用布缠上,缠的紧紧的,因为那时还小,骨头还在生长,这么缠起来,慢慢的,骨头就会长成这样,等成型了,就习惯了,就好象人的脚就本来是那样似的,没任何不适了。我说那开始卷的时候疼不疼啊?奶奶忽然很激动的提高声音说,那当然疼啦!!能不疼吗?!好象当年是我非要她卷一样。她接着说,疼的厉害受不了,就把裹起来的脚放进凉水盆里冰一会儿,疼会减轻一点。我伸手摸了摸奶奶的脚,并翻过去看她的脚底,剩下的四个脚指深深的陷进脚心里,被踩扁了,远看去,好象一块木头上雕刻出来的图案一样。我说,你就不会反抗?奶奶说:反抗什么?姑娘们都得裹,不裹就嫁不出去。我心想,我外婆不就反抗了么,一双大脚,照样嫁了。看来,性格真决定命运啊。如果当年奶奶不裹,那等她的又是另一种命运吧。

那双和奶奶的脚一样小巧的鞋摆放在窗台上,和周围的环境很协调,它能和吃的放一起,没什么不可以的,它一点不脏,干净的鞋面,白的有些发黄的鞋里子,鞋底也很小,由于和地面接触面积小,所以粘上的土也不多。这鞋每天包着奶奶那双受尽苦难也给了她很多骄傲的小脚,在我们家屋前屋后的走来走去,只有它了解它的感受,所以只有它来保护着它。这样的鞋,也只有放这里,才合适,早上起来,奶奶从窗台上拿起它们,穿在脚上,下炕,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地方了。

奶奶的命按说是比较不好的,八十多岁时,先是大儿子去世,然后接着没几年,小儿子(就是我父亲),老伴(我爷爷)两个人在同一年先后去世,除了嫁出去的两个女儿,身边便无任何直接的亲属了,剩下的就是儿媳妇和孙子们。媳妇们当年被她压迫,现在就算不忍报复她,但也每天没好脸给她看。

但她却相当的坚强,依然每天淡然的吃饭睡觉,去巷子里和邻居聊天,她的行为明明白白的告诉所有的人,去了的去了,但我的生活还得继续。

她的生活是这样被安排的,在大儿媳妇家住一个月,然后再在小儿媳妇家住一个月,这样,两家才不起冲突。于是每到月底,奶奶便收拾自己的贴身东西,无非就是毛巾,换洗的衣服,烟斗,刮舌头的铁片,还有几根女儿看她时买的麻花。打个小包袱,夹着包袱,拄着拐杖,迈着细碎的小步,从这家走到那家。每次搬家都是清晨时分,晨雾中,巷子里人很少,我坐在巷头,看到奶奶夹着小包袱,急切的往我家这边赶,小小的身体显得孤独,无助,却又异常的坚定。

我去外地上学了,一周才回一次家,每次回家我会陪奶奶聊天,她开始对我依恋起来。有次我回去正赶上她在大儿媳妇家,我就去大儿媳妇家看她。

大儿媳妇,就是我大娘,她住在前院,我问奶奶呢?她头都没抬说在后院,后院,便是我爷爷奶奶曾经的屋子,爷爷去世后,那屋子边空着了,那曾经充满炸辣椒香味的屋子,还有那温暖的炕,那洁净的窗台,如今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厚厚的灰尘。

奶奶现在住的是另一个房子,在以前那小屋的边上,是个大屋,分两间,进门大间里放着去世的人的灵位。我进去时,屋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感觉屋子似乎也很多年没人住的样子,我继续往里走,里屋很简陋,除了一张桌子就一个大炕。

奶奶就坐在那炕上,盘着腿,靠着墙,眼睛看着窗外,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奶奶每天就这么坐在这里,每天都看着窗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喊了声奶奶,奶奶看到我,眼睛里露出象孩子般的惊喜,然后咧开没牙的嘴笑了,问,你啥时回来的呀?我说刚回来,就来看你了。奶奶不说话,就一直用那孩子般的眼睛看我,看了会儿,忽然想起什么,从她那小包袱里翻啊翻的,翻出麻花说,还是你姑妈上次买的,你吃点吧……我掰了一点,边嚼边陪她坐着。奶奶问,今天几号了?怎么时间过的这么慢啊,一到你大娘这边,我就觉得时间过的慢,怎么一天这么长呀……我说快了,没几天就月底了,你没事出去转转啊,别老坐在屋里。奶奶说,你大娘啊,有时候出去就把大门锁了,(估计忘记后院还有个奶奶吧)所以我都懒的出去了。

我和奶奶坐在炕上一起看着窗外聊天,奶奶看着外面杨树下一地的象毛毛虫一样的杨树花絮,笑着说,记得你两岁大的时候,可害怕这东西了,我带你出去外面玩,你一踩到这东西,就哇哇的哭,说是虫子。我就一直抱着你,看别的孩子在那捡着玩,你小时候太胆小了……如果不是奶奶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奶奶还抱过我,我说你还抱过我?奶奶说,那多新鲜啊,还不是我看着你长大的,你妈下地干活,不是我看你谁看你啊?嗐,白看你了,你看你都不记得,呵呵。

快吃饭的时候,我准备回家了,奶奶说,这就走啊?没事你就来玩啊。我边答应边走出门,在窗户外面我偷偷看的看炕上的奶奶,她眼睛望着我出门的方向,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半张着嘴,似乎她觉得我会忽然又回去似的。

回家我对我妈说,不如就接奶奶回咱家吧,只多做一人饭而已,咱家热闹点,奶奶在那边就一个人坐着,多没意思啊。我妈说,哦,你当就你是好人,你孝顺?我就是个恶媳妇呀?我要接你奶奶在这边,你大娘能同意么?她虽然不愿意养你奶奶,但你奶奶老住咱家,外面人怎么看她?会说她不孝顺。

我知道奶奶每月都盼望着住我家,虽然我妈心里不喜欢她,但生活方面照顾的却很周到,每天在屋里和奶奶抬扛,虽然都是吵架,但起码生活不至于枯燥。怪不得奶奶每次到我家,都爱唠叨我妈,不停的挑毛病,我妈就顶嘴,两人拉着脸顶来顶去,加上我们家有邻居不断的来串门,日子过得倒也热闹,也许老人,在这个时刻,才觉得自己真正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吧。

奶奶快九十岁时,身体竟然越来越硬朗,有时我妈做的菜不对她胃口,她会很生气的自己去厨房,叮叮当当的为自己做了一些小菜,然后很滋润的坐那里吃;夏天傍晚,她会脱了衣服,用一盆凉水在院子里冲凉;在我家这边那个月的白天,她会颠儿着自己的小脚,匆忙的出去打牌,然后吃饭时分回来;有时候她会坐在椅子上剥花生,剥不开时,就对屋里坐在地上玩耍的两岁的小侄女喊:小狗儿,快帮我咬花生!小侄女便学着小狗旺旺的叫着,边跑过去用牙帮她把花生壳咬开,又旺旺叫着跑开,奶奶就夸,嗯,我家小狗真能干。我妈便忍不住笑着说,俩人玩的还挺美的。

有一天我姑妈和我妈在那聊天,姑妈边聊边看着院子里喂鸡的奶奶说:你说咱这妈还要活多久啊?眼看着越活越硬朗,我看等她去了,我都老的跪不下去了…….

但我却在每一次回家的时候,能感觉到奶奶正在老去。以前奶奶眼不花耳不聋,连别人小声说她坏话她都能听见,但我慢慢发现,我现在和她说话,声音越来越大,有时大声的说完,她还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奶奶说,你现在回来越来越少了,成天忙什么啊?我说忙工作嘛,不能老回家吧。奶奶说,城里啥样啊?我说你没去过?奶奶说,我哪去过,我最远就到咱家地里看过,对了,还去过邻村你姑妈家,那就最远了。我说,等我有空,接你去城里逛逛。奶奶说,我这么老了,走不动啦!我说可以坐车逛呀,坐汽车,坐火车……她看着窗外笑呵呵的,眼睛里满是憧憬。

我越来越忙,只是每月回家一次,回去后就陪奶奶住一晚。家里的炕还在,妈妈很不喜欢那炕,就在屋外弄了小床,自己睡外面,奶奶喜欢炕,就奶奶一人住在里屋炕上,我回去后,就陪奶奶睡在屋里炕上。其实,我也喜欢炕,只有躺在炕上,我才觉得舒服,似乎回到小时候,大家一字排开,在炕上睡觉,以前,这张炕,睡着爸爸,妈妈,姐姐,我。后来,姐姐外地上学,就剩爸爸,妈妈,我。再后来,我也去外地上学,就剩爸爸妈妈,再再后来,爸爸去世,妈妈就再也不愿意睡那炕,搬到屋外。幸好奶奶搬了来,这炕才不空。

我和奶奶躺在这张炕上,炕显得格外的大和空旷,在黑暗里,我摸着奶奶就剩一张皮的胳膊,那皮肤裹在骨头上,滑滑的,却没任何弹性,我摸着它,想着不久以后,奶奶会去世,然后埋葬,然后这胳膊,这皮肤,都会慢慢腐烂,最后就剩白骨…..我看着在黑暗中呼吸着的奶奶,不知道这一天还有多久,也许很快,也许还要几十年吧,但是早晚会有这一天。这么想着,忽然心里就充满了恐惧,不是对奶奶,而是对死亡的恐惧。黑暗中的奶奶开始打呼鲁,象吹哨一样,我在她的呼鲁声中渐渐睡去。

清晨醒来,奶奶在被窝里很安静,也不打呼鲁了。想着平时都是奶奶先起来,叫我起床的,她总是看不惯我睡懒觉,不把我叫醒绝不罢休。我心里各登一下,猛的爬起来,去摸被窝里的奶奶,我一摸她就醒了,一看窗外,说,今天我怎么起晚了啊,老睡不醒……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越来越少的和奶奶聊天了,因为我说什么她基本听不见,我在家呆的时间越来越短。

我决定离开家乡去北京前的那些日子,我和所有亲友告了别,之后便去了北京。我没告诉奶奶,因为我觉得说了她也听不见,又问东问西,又解释不清。我想以后妈妈他们会慢慢告诉她吧。

第二年我从北京回家过春节,进屋,看见奶奶穿着棉袄棉裤盘腿坐着炕上,眼睛还是那样看着窗外,看到我进来,又充满孩子般的惊喜,但明显迟钝了很多。我说奶奶我回来了。奶奶很茫然的从头到脚打量着我,忽然问: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回家?你去哪儿了呀?我心里感觉有个什么东西扯了一下,突然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我说我去北京了,你不知道吗?她显然听不见,还是茫然的看着我,说这么久了都不回来呀?我大声说去北京了。奶奶才听见,说去哪干嘛呀?我说去那工作嘛。她才明白,小声说,怪不得,那是太远了,怎么跑那么远去工作…..

后来才知道,没有人告诉奶奶我去了哪里,奶奶也不敢问我妈,就这么过了一年。她已经习惯了我每月回去一次,忽然一年不回,她能想我去了哪里呢?

春节后我又去了北京,那年国庆节过后,有一天我在上班,我妈打来电话,说你奶奶去了。

是啊,就是我那个我一直认为和我没有任何感情的奶奶,她去了,我以后回家再也不会看到她了,看不到她孤单的坐在炕上盘着腿,眼睛望着窗外的样子了。

我挂了电话,钻到厕所里,大哭了一场。

其实我并不明白什么是感情,人生中,并不仅仅是爱自己的人,或者自己爱的人和自己之间发生的一切才是感情。只要在自己生命里存在过的,不管自己喜欢不喜欢,它都任性的,或者从我还未出生,就已经停留在我的生命里,影响着我的生活,悄悄的不知不觉成为我人生的一部分。等有一天,它忽然离开了,我才觉得犹如在平时毫无感觉的身体上忽然挖去一块肉,这才觉得疼痛,不舍。

后记:

我一直因为奶奶去世我没见到而耿耿于怀,便缠着我妈给我讲奶奶去世的经过,我妈便大概给我讲了。

奶奶身体本来还不错,但因为一次雨天去厕所,滑了一下,摔倒了,便卧床不起。医生来查,查完说身体没问题,但各器官功能都已经老化,无法治疗,就活一天算一天吧。

奶奶躺在床上,吃饭都是我妈一口口喂,饭量不错,但吃完就排不出来,每次解手,都是我妈和姑妈两人架着她,她蹲在便盆上,使劲的用力,但却没任何结果,我奶奶便骂:狗日的比生孩子还费劲啊,怎么不赶紧死了呢,受这罪!但到夜里,她又害怕,让我妈陪她睡,我妈说你有啥害怕的啊?她说,你陪着我,小鬼就不敢来接我……

奶奶临去世的那天,对我妈他们说,把我那寿衣拿来穿吧,不然晚了硬邦邦的不好穿。等众人给她穿好,她把双手放在胸前握着,然后对大家说:行了,你们开始哭吧。我妈他们一听,实在憋不住,就叽叽咕咕的在边上笑个不停。奶奶很生气,说,看看你们高兴的,我就知道,你们早就盼着我死了,不哭就罢了,还笑?还有脸笑?!

我妈姑妈他们终于憋住了笑,姑妈说,是啊,你还不想死?你看我现在,都跪不下去了,我都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了,你明儿死了,看我怎么下跪啊。

似乎觉得我姑妈的话有道理似的,晚上的时候,奶奶终于平静的离开了。

下葬那天,晴空万里,大家都说说笑笑的把奶奶送到地里,埋葬。我妈说,你奶奶活到九十多,算是白喜事了。

是啊,现在她终于自由了,灵魂是自由的吧,可以随便的去很远的地方,不用坐火车,汽车。

主题相关文章:

40 条评论

  1. xixi:

    偶然看到你这篇文章。谢谢你分享奶奶的记忆。跟我奶奶像极了。尤其是那段和奶奶睡在炕上,担心奶奶死去。还有奶奶对待寿衣的达观态度。我都流眼泪了。我奶奶还在,我也一天到晚在外面。真希望她能像你奶奶那样长寿,等到我能给她看我自己的家的那天!

  2. 海里的泡沫:

    恩,一定会的。

  3. dadishang:

    沉默

  4. wangyz:

    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慢慢地看。
    我是姥姥带大的,今年寒假时我姥姥没了 我没来得及赶回去
    进火葬场时我拉着姥姥冰凉的手不想放

    我姥姥也活到了90,他们也都说是白喜事,是安慰我吧
    有一天我想通了一点,我不怕自己变老,然后死去,因为那端有个人那么温暖

  5. lianzi:

    很长,但看后很温暖,让我想起已过世的奶奶和一些曾出现过生命中的那些已经已经故去的人。

  6. 茉茉:

    好文章,很感动,还是对自己父母,身边的亲人好点,再好点吧!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7. BD:

    写得真好,让我想起我外婆。
    得过一次脑出血后家人说什么她都听不太明白了,大家搭理她的时间越来越少,其实我一直心存愧疚。
    我在外地读书,去年暑假回家想说去小姨家陪她住几天,结果刚睡过第一晚第二天她就走了,家人都说她是在等我回来。
    是我亲手把她搬上担架,把担架抬上救护车,把她送进急救室的
    现在我想起一点关于外婆的事就马上在一个本子记下来,看看前面的,经常默默就哭起来。第一次觉得一辈子挺长的,等到我自己死的时候,这些事情不知道还能记得多少。

  8. parsifal:

    看完了我眼睛也湿了呢。但我和奶奶、姥姥的关系都很疏远。你对奶奶的这种回忆,竟让我感到了些遗憾。我想有些人天生是与人疏离的。

  9. 记忆。:

    对奶奶的记忆.止于小学五年级.
    也活到了90岁.她是我的曾祖母.
    非常疼爱我们四姐弟.走了十年了,可自从从老家搬出来后,未曾到她坟前看她一眼,无限的愧疚 .

  10. 你真幸福:

    我出生的时候,奶奶已经去世了,在我没有一点记性的婴儿期,外婆因心脏病也走了,你太幸福啊!湿着眼看完,想象着我的奶奶,还有我的外婆。

  11. 淡淡的忧伤:

    写得真好,那些细小的,真实的,曾经满不在乎甚至不耐烦的场景,在亲人离去之后一遍遍地回想,才感到以前是多么弥足珍贵。自然规律无法更改,就在心中缅怀吧,那些温暖的回忆。

  12. 空:

    看的哭了,平淡却很感人,生活就是如此

  13. 凡人:

    我也看哭了,尤其是那段奶奶在大娘家的描写,她是有多孤单啊。我们每个人都会老的,无法独立生活的感觉最让我恐惧。

  14. 死猪:

    第一次发现她老了的时候是在去年中秋,我陪她去看戏,她动作变得很迟缓很费劲…我回家的时间变得越来越短,每次回去都感觉她又老了很多…不过她总是很开心的拉着我的手…每次要走的时候我都不忍心跟她说…

  15. zunge:

    每次看见这种文章我都忍不住眼泪,我的奶奶在我4岁时去世,没有什么记忆。但是总是听爸爸教训要怎样的孝顺自己的父母。一直对奶奶这个人比较亲切。现在每次回家看着爸爸妈妈溺爱大哥的孩子总是有种还愿的感觉,很嫉妒你们这样有爷爷奶奶的美好记忆的生活!愿老人安息!

  16. 范小黑:

    呵呵
    写的很朴实 看得我都流眼泪的
    是啊 不管有没有感情 那都是我们的亲人
    我奶奶过时的时候 我也不在跟前
    我关于他的记忆也不多
    但亲情毕竟是亲情
    血毕竟浓于水
    这东西 没有界限的!

  17. cindy:

    看了之后很心酸,刚好有一个跟你相似的奶奶,刚好最近在化疗,,希望她老人家一定要挺过去!!!!

  18. 桃桃:

    跟我极其相似的奶奶,我小时候也经常去帮她买烟,剩的钱就给我买冰袋吃了,上小学了,跟她睡一起她不大呼我就害怕,怕她死了,就用脚踹她,然后她就会告诉我我睡觉老是踹她,奶奶现在八十六了,还能蒸馒头,希望她可以看到我成家,我弟弟成家,我妹妹成家,然后看她的第四代慢慢长大

  19. 小渔儿:

    只要在自己生命里存在过的,不管自己喜欢不喜欢,它都任性的,或者从我还未出生,就已经停留在我的生命里,影响着我的生活,悄悄的不知不觉成为我人生的一部分。等有一天,它忽然离开了,我才觉得犹如在平时毫无感觉的身体上忽然挖去一块肉,这才觉得疼痛,不舍。

  20. tina:

    哭了~

  21. 看得挺感动的:

    看得也挺感动。可能感动的是老太太的生命被你写活了。
    可是非常不明白,为什么不在她还能动的时候,带他到城里看一看呢?

  22. 海里的泡沫:

    这就是在的时候不珍惜,以为她总是活着,总觉得有空了再带她去,等失去了,才知道其实自己哪有那么忙碌!

  23. 闹闹:

    忽然很想奶奶

  24. 何超博客:

    文章写得很有味道,文笔清爽淡然,也透出了浓厚的感情色彩。学习学习,向你学习,呵呵呵

  25. YY:

    有奶奶的孩子真幸福。

  26. 阿咩:

    小时候去外婆家
    回家时坐上车 车往前开 外婆在后面追
    现在都二十四岁了 物是人非 当年的事情仍是记得

  27. 海里的泡沫:

    向所有能看完此文的人致敬!!
    我都没耐心看完…..太长了。

  28. 小鸭子:

    晨雾中,巷子里人很少,我坐在巷头,看到奶奶夹着小包袱,急切的往我家这边赶,小小的身体显得孤独,无助,却又异常的坚定。看到这里突然觉得孤独的老人那么让人心疼.泪流了下来

  29. 紫书:

    说实话,我很喜欢最后姑姑们笑起来跟奶奶告别的样子
    我的外婆去世的时候是87岁,
    家族中老人们我想我的爷爷能超过90以上吧
    他现在身体健朗,每日依旧散步
    虽然我的确对他谈不上多大的爱。

  30. EL:

    今天一整天什么都不想做,浑浑噩噩的耗着等下班。临到五点看到这个故事,应该是我今天做的唯一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故事最后,让我想起母亲临走的那一段时间,不能忘记但又不敢回忆。至今没勇气也没能力写下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但谢谢海里的泡沫给我一次哭出来的机会。

  31. 海里的泡沫:

    面对亲人的离去,每次想到一句话,心里就会舒服:“有些东西你以为失去了,其实没有,它只是换了个地方。”

  32. 子不语:

    文章写得很真实感人,小时候没有爷爷奶奶,也没有姥姥,所以从小就羡慕别的小伙伴有爷爷奶奶疼

  33. 喻头快跑:

    隔天就来这里逛逛,总是能看到那么温暖的文字,
    文字在这里才是有血有肉的。

  34. janeisj:

    看了这篇文章,写了长长的文字,说自己的奶奶,怀念。。。

  35. 暗兰:

    想起了我的姥姥,那段有她的日子和很久没有了她的生活…谢谢你的分享

  36. 晏木:

    我好像看见了我的奶奶。

  37. 孟小岛:

    看着看着,就突然想到了我的外婆和奶奶。

  38. 小猪凯:

    我的奶奶也是八十多了.身体还好,就是耳朵听不见.现在我也是在外面工作,难得回去一次.每次回家,都会去陪她一下,即使我说话要重复三四遍她才能听明白.但我想,就算不说话,光是坐那儿,也会让她感觉好些吧,因为我觉得她很寂寞的样子—-一个农村老太太,不识字,也没有电视收音机的,这样一天一天多无聊.

    偶尔跟我说起每天晚上7点就睡,也会经常睡不着,或者醒了起来坐一会儿再睡,听得很心酸.

    这次回家,又在奶奶那儿吃了顿饭.

  39. mirrormay:

    我也有这样一个外婆。她的爱润物细无声。她突然离世,让我觉得很不真实。她的身体是那么硬朗。如果没有意外,她就还活着。我多希望她还活着。我心里也还是当她活着的。她还在家。

  40. daphneli:

    写的真好,看着看着心都酸了。真怕死去,怕死了什么也就不知道了,谁对你的好也再也记不住了。更怕的是身边的某一个人突然就离开你了,哪怕是最无关紧要的,那种无助那种从此都没了的归属感再也没了的孤单寂寞从此与你作伴。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