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门儿,SNS的原型

村里没有网线,要去看看好友的近况,好友说了什么,一个月前动手的那双鞋做完了吗,收藏了什么好烟好茶,要亲自去跑一趟,这种社会化行为,就是“串门”。有人乐此不疲,胡同里常留下他的脚印,邻居家常飘出他的笑声,我们当地说这样的人“推下饭碗就窜出去”,这类用户群,网上叫做“刷屏控”,线下叫做“胡同串子”。

“串门”可以提供的主要功能:“说点什么吧”“在做什么”“最近的收藏:烟酒糖茶”“发表评论”“撰写个人日志”“相册”“留言板”“动画表情”。提供“我的应用”功能:“小游戏:象棋、扑克、麻将、牌九等”(可见开心网的设计人员非常懂得串门之道)“在你家蹭饭”“最近手头紧,借俩钱儿花”等等应用。

并且,应用市场开放,可加入更多另类功能,提供给媒婆、野汉、骚狐狸等少数用户。社区规则:可以说三道四,基本没有敏感词。更不会在门口立个公告牌,“来串门者,请热爱祖国”。

说到写写“串门”,因为我不是串门爱好者,根据以往观察,我想到了现在流行的开心网之类的社会化网站,“串门”可不就是SNS的原型吗!或更强调人与人的互动性,并且有些功能和体验感,现在的SNS网站还不能完全实现。

“说点什么吧”不能说了挂在那里,来串门的听见你一人在那说话,要么先踏进门的一只脚收回去,转身走了,要么三步并两步走进房门,摇摇你的肩膀“她大婶你肿了?!”

串门的说更像IM聊天状态,“HI~在家吗”如果不想或不便于现在说,可以不吭声,隐身状态,但一般不能像QQ一样挂出一个信息牌“我现在不在座位”,如果回应“在的”,你一言我一语进入状态,偶遇已有人在,开启群聊功能。只有隐居乡间的诗人可能在家门口挂上一块牌子“闭门创作中,恕不接待串门”。

如果总隐身,串门者心知你在家不吭声,以后就不爱来找你了,跟你拉开心理距离。没有网络的时代,串门可是维系社会关系的重要社交活动,要么有人经常登门拜访您,要么您跑出去常联络感情,听听又有什么热门新闻,没有互联网,社会交往基本靠人工串。

“在做什么”串门时,不管是不是“正在忙碌”,如果正在忙碌,好,搭把手一块干。我娘有一位好友,我叫她大婶,从我记事起到现在,一年我回家没几次,每次都能遇上她来串门。在剥玉米,她坐下来帮忙剥玉米,看我娘在做饭,她坐到灶前帮忙烧火,一边聊天,等到饭熟了,她立刻结束话题,喊她留下吃饭,她却走得急,不似没有眼色惹人厌烦的串门爱好者。

就我听到的他们聊天的内容,她刚嫁到我们村的时候,主要诉说她的婆婆怎样,后来说丈夫怎样怎样,现在说孩子怎样怎样。我娘主要作倾听人,她极有耐心听人说话。有一年,我家种的地瓜被水淹了,没有长成,她家的地地势高,有一天她来串门,拎来半袋子地瓜。这与开心网的送礼物给好友功能类似。
想来,她常来我家串门,我也是在她眼里看着长大的。

“最近的收藏:烟酒糖茶”男人串门纯粹聊天的少,要么说事,要么打牌喝酒。最近入手的好烟好酒,孩子孝敬的不常见的烟酒,主人想拿出来显摆,来客也不客气。男人串门一般喝罢晚汤,少见妇女晚上串门。

“发表评论”村庄的生活,基本是开放的主页,事情都在众人眼皮子底下,东家长西家短,在串门时,发生的事情和当事人一一成了可供点评的内容。

“撰写个人日志”那位常来我家串门的大婶子,她不喜欢参与对社区热点事件的评论,她说的内容完全围绕着自己家里的事,如果她在网上,不会喜欢140字的微博客,也不会活跃在评论区,一定是一位喜欢撰写个人日志的网民。我娘也习惯看长文,不然,她来了,先说一通,我娘说“mark,LZ辛苦,以后慢慢看”她也就不来了,到别家串门寻找读者。读者和写作者之间也是一种缘分。

“相册”以前每家当门墙上都挂着一两面相框,记录着家庭各成员不同阶段在不同地方的照片挂在墙上。据说facebook最谙此道,脸书吗,来看看我最近的照片。家庭的相框挂在明显位置,常来串门的,看到“上传”了新照片,肯定先去看看,“最近发布了新照片”是极吸引人的,据没有被墙前使用facebook的体验,上面的照片以用户本人相关的照片为主,很像以前家庭相框的作用。

不常来串门的稀客,聊过几句,看看家庭成员的相片,气氛会变得熟络很多。也有不挂在墙上的,“仅对好友开放”,比如孩子最近谈的朋友,拿出来给好友看看,“你觉得怎样?”来客自然十分高兴获得这一权限。看来,相片如何展示,在社会交往中有很大作用,家庭相框慢慢被家庭相册取代,家庭相册又慢慢被电脑中的相片文件夹取代,会影响到人们的交往状况吗?

“留言板”留言板用途小,但有时也需要用到,比如:来了,“你家大人在家吗?”“不在”“那我回头再来”,小孩儿就是一块留言板。

“动画表情”据我观察,女人坐在一起聊天过程中,表情极其丰富。不知道是否女性用户更爱使用动画表情。我原来有位女同事,做PPT跟客户聊,都喜欢添加表情图片。

“小游戏”男性玩家为主。男人串门的频次少,一旦坐下来,屁股沉,特别是聚众打牌,玩到半夜两三点,惹得一家人讨厌。可见社交中游戏功能粘性极大,开心网胜出是有道理的。我父亲沉迷象棋游戏,不只在我们村里找人下棋,还经常到临近的村,到集上、市里下棋,以前他们下棋主要在街面上摆开,自从我们邻居家里买了电脑安装了网线,因为他家男主人也喜欢下棋,从此他们俩个把更多时间泡在了QQ象棋游戏上。

鼠曲草说现在串门少了,海沫说她们那也是,都在家上网,在网上偷邻居的菜。跑到邻居家线下的菜地偷两颗真实的白菜不更过瘾吗?SNS,社会化网络服务,有可能取代串门这种平时人与人之间的无目的走动,只有无事不登三宝殿,非得走一趟,才见一面。现实中也有不少人不喜欢串门,也讨厌被打扰,在网络时代,这样的人却可能是常常挂在网上的宅男宅女,SNS唤醒了他或她的串门本能。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家里老有那么一个像你娘好友那样固定的串门的人,感觉真的很好。可能我是人来疯的缘故?家里来了人我就异常兴奋。

  2. dadishang:

    经鉴定:人来疯

  3. nokia2100:

    老大写得太好玩儿了,回头我也试着写点,比如下棋那段。

  4. Annie:

    你娘也很厉害的,现在倾听者很少的,很少有人耐心听别人说话,而且怎么那么多人都有强烈的倾诉的欲望?

  5. 知月:

    话说偷菜这事小时候真干过,茄子偷来生吃的时候都有

  6. consuelo:

    大地这篇写的有趣:)话说青马九点好像不更新了……

  7. dadishang:

    N你要写棋王啊,期待。
    爱萝,九点好像最近十篇都无更新,跟本站无关,大家还是用其他订阅工具吧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