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

因为要赶路,凌晨4点多就出门了。魂灵还在床上昏睡,人已经走在空旷的街头了。整座城市还在沉睡中,路旁的街灯发出昏暗的灯光,不时或前或后拉长脚下的身影。空气是湿润的,原本迷糊的大脑在吸入夜的气息后开始清晰,甚至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经常走在这样的夜路中。在医院工作的那几年中,要经常值夜班,只要一接到急诊电话就得往医院赶。家里离医院不远,但是那时住的老房子外面有几条弯曲的小巷,有一段还没有路灯。所以逢到后半夜接到急诊电话时,就迷迷糊糊起床坐在门边,等传达室的老王来接我。那时因为胆小,第一次值班时就请传达室的大伯来接我,那大伯就是老王。我们科室的排班表都有放在传达室,遇有急诊室来急诊或者病房有情况需急诊的,都由传达室通知,最早只能是打家里的固定电话,之后有了传呼机,现在更是方便,随时手机等待中。
之后,只要是我值班,老王都会在后半夜来接我。一般我的瞌睡没能继续几分钟就能听到老王在门外呼喊我的名字。

我睡眼惺忪地跟在老王身后,穿过黑洞洞的巷子,深一脚浅一脚急急地往医院走。静夜里,只听到踢踏的脚步声在悄悄地回旋。赶到医院,给病人做完B超检查,再随候在急诊室门口的老王往回走。这时候,人已经清醒,脚步放慢欣赏暗夜中的世界。老王少言,而我,也乐意独自静静打量这个褪去喧嚣的城市。街上偶尔有一、两个夜游的人跌跌撞撞穿过街区,也有很迟打烊的夜宵推车轱辘转着慢慢返家,间或有上下夜班的人骑着自行车快速驰过。但是,一切都是静谧的,大家心照不宣地将自己在暗夜中隐去。我窃喜,我就像这世界以外的旁观者。

有时候,我也主动跟老王搭腔,知道他以前在血站干过。以前的血站在下面的一个乡镇里,没有血库储备血,如果有哪家医院紧急用血需要血液时,就得临时去找献血员。那时的献血员大多是农村里的,生活条件比较差,靠着长期的献血来赚取一些家用。他们一般先由血站进行体检,血液合格者就作为长期联系人登记在册,临时需要用血时就被通知到血站献血。老王就负责联系这些献血员。那时家里没有电话,献血员住的都偏远,老王经常在夜里翻山越岭敲开一户户的家门。

忘了到底跟在老王身后夜行了多久,只记得,后来老王因为身体不好离开了医院,传达室也没人再愿意像他那样来接送我。后来是爸爸陪我走夜路,再后来结了婚,老公陪我去值班。

夜行还可以追溯到更久以前的大学时期。

尤其每逢要大考,白天大多已没有课程,每天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起床之后跟着吃中饭的同学把自己的早饭中饭一并解决了。然后在黄昏时分捧着厚厚的内外科学到教室去抢了位置,之后跟同学天南地北闲聊,或者在校园里、图书馆瞎逛,直到10点钟之后大家陆陆续续回寝室,我才开始在教室里安静地看书、背书。

夏天的时候,教室里天花板上呼呼呼地转着大吊扇,攻读的人零零落落散坐在教室的各个角落,只有书本翻过纸张发出的声响。总有那么一帮志同道合者,白天睡足了,子夜时分就神采奕奕地出现在教室里。而我,愈是夜深人静,注意力也愈是集中,效率出奇的高。也曾经在冬天的夜晚看书到凌晨4点多,有人提议去吃早饭。于是一帮人甩动着坐麻了的屁股和冰冷的双脚,小跑着出了校门。果真有早餐摊点已经开始动工了。坐在早餐摊点昏暗的灯光下,身后是撑开的油毡布挡着呼啸的冷风,四周还是静悄悄的黑夜,我们划拉着吃下热腾腾的馄饨,总有些诡异的感觉。

不过,我总是在天未亮时回宿舍。女生宿舍的门要到早上6点才开,我不愿看到别人迎来新的一天而我还留在昨天的场景,所以我总是从宿舍侧边楼道的铁栅栏上爬进宿舍楼,在同室仍然酣睡的时候钻进被窝,闷头大睡。到中午边一觉醒来,很高兴又回到了大家的今天。而那昨日的夜行,就像我比旁人多出来的时空。

现在,当我为了时间的转瞬即逝而黯然时,对时间的掌控感到莫名慌张时,我会怀念那时的日子,那样自由得一塌糊涂的日子。看梁文道在《一日》中写到:“熬夜不是出于苦工,而是为了自由的滋味。”自然是为了自由,自由地跟时间较劲,自由地调整脚步。而他关于描写夜行的滋味,让我深有同感。字句写得尤其精辟:“而我不拥有时间,复不为时间占有,自然也与感情无关。模糊日夜,模糊了建立在时间上的一切秩序;我曾夜行如鬼。”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7 条评论

  1. 知月:

    “模糊日夜,模糊了建立在时间上的一切秩序;我曾夜行如鬼”,说得真好。多年夜班的人,至今喜欢午夜后寂静街道上的树影婆娑。

  2. dadishang:

    你也赚到了:中午边一觉醒来,很高兴又回到了大家的今天。
    我多年习惯了晚睡又早起,以前小时候走夜路总觉得身后跟着鬼,原来是你们这些夜行鬼呀

  3. 海里的泡沫:

    “熬夜不是出于苦工,而是为了自由的滋味。”细细一想,果真是。

  4. dadishang:

    也有人熬夜是拖延症害的。
    文中老王翻山通知卖血人一段,又是怎样的夜行鬼呀

  5. 紫书:

    熬夜是因为拖延症的人过来报道:))

    以前是失眠患者,
    后来是拖延症
    还有一点,夜里特别安静
    唯独不好的就是,白天里我看起来很像幽灵

  6. 芥末:

    可是,我现在想夜行都不行了,除了黑眼圈,就是得花上好几个觉才能把瞌睡的魂灵给拉回到现实中

  7. arami:

    “熬夜不是出于苦工,而是为了自由的滋味。”……
    以前虽然是迫于无奈,但似乎很享受熬夜的时间。不论是静夜雨夜,在从窗口往外看看,觉得心情也会变得特别宁静而美好。可是年龄大了,熬不起咯。。。得开始为自己得健康负责。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