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门

这个是大地上的命题作文“串门”,为了和大家区别开来,我就写成我们夏县的方言“游门”

现在人都讲究隐私权和私人空间了,我乐意和你交往,会邀请你某年某月某日来我家做一下客。到了那天把屋子收拾一下,买些菜啊水果啊等等好吃的,然后一起在客厅里聊聊天,做点饭,吃完休息一会儿就说:“呀,你们路上来用几个小时?”来者一听,就意会了:“呀,该走了,不然一会儿堵车,到家该晚了。”然后我还客气的说:“没事,不再多坐会儿了?来一趟不容易,回去晚点怕啥。”心里却在默念:“快走快走…..好累啊,我好想休息一下啊。”来者一般都善解人意的说:“不了不了,打搅你们休息了,真得走了。”

然后就走了。

我就打个比方,其实我不是这样的,我喜欢经常游门的感觉,人类还是群居动物,在一起的时候,比较有安全感。又如冷水鱼说的“在农村,串门是最重要的社交活动”。你不爱游门?那你就被孤立了。

小孩子游门

小孩子游门目标很简单,就是谁家政策比较宽,就都爱上谁家游门,目的就是玩耍。小时候印象里,我妈是个比较严厉,且很爱干净的人,所以小伙伴很少上我家玩,有时候我哀求他们半天,他们才不太情愿的去了我家,玩的起劲时,经常我们集体就被我妈轰了出去。

所以我们童年时期的乐园,一般是在伙伴苏家。苏家几乎没家具,就土坯子房,里面有个大土炕,地上一个饭桌,小板凳,还有个大立柜,然后就什么都没了。炕上的被子乱七八糟的,没叠。我们去了就在炕上披着被窝疯玩,最后把她家几个被窝玩的里面的棉絮都出来了。但苏的妈一般不会怪我们,最多大骂:“你们这些祸害!净糟践我东西!跟我滚出去啊!”但她的话几乎没有威慑力,都不及我妈一个犀利的眼神管用。她骂完,我们哈哈笑着躲进破被窝里,折腾的土炕上尘土飞扬。

其实我更愿意去别人家串门,不太喜欢别人上我家,这种想法比较自私,可以掌握主动权。比如他们来了我家,我刚好玩够了,又没法赶他们走,硬着头皮继续玩挺郁闷的。相反,去别人家玩,我玩够了立马就扬长而去,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

妇女们游门

单聊
这几乎是她们日常生活里重要的一项内容。她们早上起来,做完饭,等大伙吃完上学的上学,下地的下地后,她们收拾了碗筷,便拿着一个鞋底子和一轱辘线,夹在咯肘窝下出门,自然的去了自己经常去的比较要好的另一个妇女家,不用打招呼,不用敲门,径直进门,边走边喊:“今儿吃什么啊?”另一妇女正在收拾碗筷,边收拾边答:“西葫芦泡馍,你家呢?”这妇女便答:“我吃的炒茄子。”另一妇女说:“呀,我好久没吃了,明天我也炒。”然后收拾停当,两人坐在炕上边衲鞋底,边说说家长里短。这些其实都是幌子,没说几句,她们的话题就默契的转到说别人坏话上。然后越说越生气,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把唾沫星子都喷到了对方的脸上,远看去,就好像她们俩在吵架一样。被唾沫喷到的人并不介意,很宽容的用袖子擦了脸上的唾沫,继续听对方诉说,因为大概昨天,她也用唾沫喷过对方了,礼尚往来,这个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聊几天之后,大概是气也撒完了,秘密也都知道了,场面变得沉默起来,于是彼此又夹着鞋底子,去各自另外的好友家串门。

如此几番后,大家的坏话和秘密就都传到了被说的人耳朵里,然后战争就开始了。

群聊
一般地点在村子一个比较宽敞,环境宜人的地方,比如村口,或者某家的门口,视野宽阔,回家路途也方便。并且有天然的大石头,或者木椽子坐。大家吃完饭,像上班一样陆陆续续的来到这个地点,找一个位置坐下,开始衲鞋底子,或者织毛衣,边忙活边叽叽喳喳的聊天。人在语言方面的潜力一般在这样的环境里就会被发挥的淋漓尽致,就连平时不爱说话的人,都会在别人稍微歇息的间隙,幽默的插上一句,逗得大家前仰后附的笑。人的笑点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格外的低,随便一句话都觉得特别好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话题很广泛,庄稼,孩子,家事,男人。每次讲到男人,她们便会由群聊转为三三两两各自组建临时组的聊法,用细的听不到的声音交头接耳,然后忽然爆发出响亮放肆夹杂着邪恶的笑声。

当然,单聊里说的战争场地,基本上也在这里。某个被说了坏话的人,阴着脸夹着鞋底子走到人群中,找个地方坐下,然后就开始指桑骂槐,似乎在诉说,又明显是在讨伐。于是那个说了坏话的,被逼的憋不住了,开始迎战,这边刚一回应,那边就迫不及待的扭过来脸,迅速接上话茬,两人叽呱叽呱的吵了起来,这种面对面的直接战争,比那种间接说坏话要过瘾多了,她们边吵,边不停的举起拿着鞋底子的手,用袖子擦着脸上的唾沫星子。

边上的妇女们继续淡定的衲着自己的鞋底子以及织着自己的毛衣,嘴里不停的说着:“行啦行啦,都少说几句。”但语气和表情却似乎在期望着她们能继续吵下去,并且吵的更激烈一些,最好打起来才过瘾。因为这样的事情,将会是她们以后很多天里要聊的主题。

不过遗憾的是,没几天,那俩吵架的就和好了,好的跟姐妹一样,在村口的聊天群里窃窃私语,然后爆发出肆无忌惮的笑声。这边便有人斜过去一眼,小声嘀咕:“这俩真不要脸,前天还打架呢。”

男女老少都游门

这种游门的目的是为了看电视,那会儿电视机还未普及,就有没电视机的人家的妇女夹着鞋底子出门去有电视机的妇女家游门,或者没电视机人家的孩子举着馒头夹菜去有电视机的孩子家,当然,也有拿着一盒烟,去有电视机的男人的家去游门的男人。

于是有电视机的人家每天都很热闹,妇女们坐在炕上,边衲鞋底子边看电视,孩子们坐在地上,拿着馒头边吧唧吧唧的啃边看电视,男人们靠在墙边,边抽烟边看电视。烟雾缭绕中,嚼馒头声,聊天声,电视机声。烟味,菜味,还有每个人散发的自己特有的味道,便成了这一家每天雷打不变的主题。

他们看啊看,看到夜里11点了,顶不住的相继的陆续回家,还有个别舍不得离开的继续看。有电视的人家都困的不停的打哈欠,最后忍无可忍,铺了被窝和衣钻进去睡觉,然后等半夜醒来,发现电视还在响,而地上那个舍不得离开的人,已经靠在那里睡着了,歪着头,口水都快耷拉到地上了。

有目的的游门

比如苏,她和我最熟,她和我一样的了解我家的某些规律。例如我妈只要一去姥姥家,当天晚上她和她的妈妈肯定来我家游门,雷打不动。因为每次我妈去姥姥家,肯定会带些不太常见的零食回来。她妈妈很不愿意每次被她这么利用,总骂她:“你丢人不丢人!要去你去,我不去!老蹭吃别人的!”然后苏就滚地上哭,她妈很疼她,便无奈的带她去我家游门。

苏和我一样馋,甚至比我还馋,但我很乐意和她分享,就好像知音一样,有些快乐,真的是有分享,才可以更加深切的体会到,这不是美德,而是本能。以至于后来我妈一去姥姥家回来,我都下意识的等门响,期盼看到苏和她的妈妈一起进来,我们坐在一起,欢乐的吃零食。

又比如邻居们,冬日晚上夹着鞋底子之类的东西,在巷子里正犹豫到底去谁家,忽然某一家飘出烤红薯的香味,她便从茫然中忽然醒来,脚步坚定的朝着红薯飘的方向走去,走进门,喊道:“熟了吧?我都闻到了。”

怪不得每次洗红薯,我妈都会说我:“你多洗点啊,洗那么几个烤了够谁吃啊?还不够你一个人吃的呢,万一再来个人……”

游门之王

便是苏的妈妈,她名字叫莲花,大家一说莲花,都会在眼前出现一副画面:莲花夹着一个鞋底子在胳肘窝下,慢慢从家里出来,慢慢在巷子里走,选择该去谁家。她的鞋底子绝对是一个幌子,因为长年累月,都是那一个鞋底子,老衲不完。大家看到她,总问:“你那鞋底子什么时候才能衲完一只啊?”苏的爸爸老揍莲花,边揍边骂:“成天不喂猪,不喂鸡,你不做饭!就知道出去游门!”

尽管如此,但似乎什么也阻挡不了莲花游门的这种癖好。在我的印象里,爱游门的人,一定有一颗自由的心,热情,随和,对生活抱着轻松游乐心态的人。什么喂鸡喂猪,什么家务,都是浮云,我就喜欢到处晃荡,上别人家玩,哪怕回去被揍一顿也乐意。

游门的社交作用

很明显,都爱上谁家游门,那谁的人缘肯定是最好的,这个并不取决于你家富有与否,而是看你迎接她们的诚意,还有提供的比较随意的聊天环境。比如村里有一妇女,家里比较富有,她也特别爱整洁,每次大家去她家游门,在沙发或者炕上坐一下,起来后,她都会赶紧跑过去,把别人坐过的地方整理一番,她没别的意思,就是爱干净整洁,但渐渐的,人们都不爱去她家了,太拘束。

我妈虽然也爱整洁,也很反对小孩子去我家玩耍祸害,但在她成人的世界里,她却是很乐意招揽别的妇女去我家游门的,所以我家经常聚集着一群或者三三两两的妇女,叽叽喳喳的聊天,童年很多时候,我都是在她们的叽喳声中入眠的,又在她们的叽喳声中起床,似乎她们从未离开过一样。

怀念游门

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尤其在某些特殊的时期,比如地震,下雨打雷,刮风等情况下,我特别喜欢别人来我们家游门,他们坐在我们家,热闹的聊天气,聊地震,聊发洪水。灾难在这样的聊天气氛里,显得就像个游戏。他们说:“你怕啥,发水了,你坐你家房顶上,一会儿王口村那边就会漂来大批的甜瓜,你不是最爱吃么,随便捞来吃,多好啊。地震?地震怕什么?我们在外面麦场搭个棚子,大家住一起,聊天,又不用下地干活,多好啊!”

在窗外轰隆的雷声,瓢泼大雨声中,我坐在他们中间,感到格外的温暖和安逸,我甚至有点盼望发洪水和地震了。

如今每天几乎都是被手机的闹铃声震醒,想起童年的时候,每天是在某个邻居婶婶或者大妈的声音中慢慢醒来:“你家这个懒鬼还没起来?”她们甚至过来,掀开我被窝,用冰凉的手拍我屁股。她们天天都会来我家游门,就好像是我们家一员一样,我对童年的回忆有多长,我对她们的记忆就有多长。

主题相关文章:

12 条评论

  1. 鼠曲草:

    唤醒我太多记忆了,虽然没你们那么夸张,但是确实也有过类似经验。
    在某些特殊的时期,我也特别喜欢别人来我们家,太有安全感了。我爱听他们说事情,还会跟着插嘴。也有爱串门的,困得不行了,甚至都没话题了,还坐着不走。

  2. wenjian:

    那样的社交活动,很单纯。

  3. dadishang:

    赚到了,好看,100分!她们说的话,直爽乐观也明显的等看别人的笑话,喜欢你们那里的妇女

  4. 海里的泡沫:

    对,有时候她们说事情,我就打岔,我妈就说:“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滚出去。”于是我就真的滚着滚到了门口,滚一身土,就是为了引起她们关注。
    谢谢帮主喜欢我们那里的妇女。

  5. 冷水鱼:

    小时候我们家里经常是战火纷飞,要么是爹娘大战,要么是母女大战,那个时候来串门的人就是我的救星,他们简直就是踩着五彩云朵来拯救我的神。大部分的神嘴巴机灵,他们随便说点什么冷空气就散了,一切恢复常态。也有混沌不灵的神,看情势不妙拔腿就跑,完全不理会我渴求的眼神…

  6. 康素爱萝:

    呵呵,原来我们都有同样的记忆呢:)

  7. Annie:

    我们家经常打麻将,所以来串门的都是大人。我就喜欢去别人家串门,有时候也会蹭饭吃,等到天黑了,我爸就会出来找我,看到我了拉着就往回走:快点回去,动画片要开始了!

  8. 紫书:

    恩,我是属于那种特别不喜欢串门的人

    家里亲戚来扯闲话,我一般都是上楼睡觉的,有趣,看着文字觉得好玩的很

  9. azure0414:

    我喜欢家里时不时的来一帮,热热闹闹,吃吃饭、聊聊天,但是最好别烟雾缭绕的,实在太呛了。到最后杯盘碗盏的弄一桌子,再慢慢的收拾。

  10. lisa:

    小时候家里的大妈大婶的确天天串门儿,男人们则是聚众打牌~~~少有的日子是村里来了说书人,明晃晃的月亮地儿,以说书人为中心散开的小板凳儿,大人小孩聚到一起,听说书人一边拉三弦,一边演绎书中故事。第二天一早,就会有人挨家挨户拿一个瓷茶缸儿来收“听书钱”——一茶缸的小麦或者玉米。上了小学之后,就渐渐没有这种走村串乡的说书人了。

  11. 夏日香气321:

    这种感觉真好

  12. 钱串串:

    想起了小时候的生活片断。特别是看到妇女们吵架的那段,小时候基本在邻居的女人们之间此起彼伏地发生着。每次看到她们吵架时,我会庆幸我妈妈不那么喜欢和人吵架。那时想,要是妈妈总和别的小朋友的妈妈吵架,多丢人呀!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