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麦场

傍晚拍了蜻蜓,回家吃晚饭,有些孩子在大家喝汤的时候(吃晚饭名为喝汤),把板凳搬到麦场占座,也有人在天黑前扫出一块空地,提前把席子抱来。那时候虽然户户已通了电,但供电并不稳定,夏季高峰用电期间,常常在八九点钟,突然就停了电。人们摇着蒲扇,搬着板凳,纷纷走出家门,来到麦场乘凉聊天。

以前村子四周各有几处打麦场,每家的麦场按归属生产队分在一起,而生产队的划分大致参照各户在村子的位置,这样可以就近使用麦场。麦季打麦晒麦,入秋打谷子、大豆,霜降前为了种小麦,棉桃还青,将棉花秆拔下来,立在麦场晒开。其他时间,麦场就是村庄的广场,平整、有相当的空间,我读小学时,有一年学校组织春季运动会,不是年年有,就在面积最大的北麦场举行,我参加二百米比赛,成绩好像不太好,留下一件憾事。十几年前起,开始用联合收割机收麦子,麦场逐渐从本地农耕生活中退出,地面盖上了房子。

夏夜乘凉,每个麦场的人并不多。村东头的去村东麦场,村西头的去村西,各有一块乘凉的地方。北麦场尽管面积大,绝少人去,因为离村远,又在一片坟地的包围中。我家在村东头,出门有两个麦场,一大一小。大的靠东,又挨着东水坑,临水边上有两棵大杨树,更凉快一些,也是因为靠近野地,妇女孩子不去,只有特意寻安静的老爷们儿才去。另一个小一些的,半边靠近人家,守着村子,我们常在小麦场乘凉。

麦场并不喧闹,人们轻轻的摇着蒲扇,轻轻的说着话,生怕惊着头顶明亮安静的星星,“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间有大人呵斥小孩,看他们闹得厉害,“别跑了,再叫,老猫就过来了!”间有蒲扇拍打腿的声音,有几只蚊子。

小孩跑累了,在妈妈的怀里睡着,抱回了家,几个大人也打着哈欠离开,麦场留下玩性正大的几个少年,只有对他们,夏夜的麦场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可以脱离家庭,约上三两个好朋友露宿在外。记得我常跟华山华松兄弟、兴起、得进结伴,我年龄最小,辈份也小,把我的席子安排在靠里边。我躺下来,麦场还有温热,面朝满天星斗,我有时想半夜如果有野人过来,会先摸到谁的头?那时听说过黑熊吃人的故事,默默告诫自己,如果有怪物摸头,一定要憋住呼吸。大话西游里师徒露宿,黑熊精来采集人气,正是小时候睡麦场担心的事情。

我们用床单裹了全身,蒙着头,以防被露水打病。夜里醒来,摸一摸席子,四边已被露水打湿。

(夏嬉图2)待续

主题相关文章:

9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我也睡过麦场,满天星星,印象最深的是蛐蛐的叫声。
    你可以学习那印度阿三,等熊精来时,捏着自己鼻子,把小伙伴的脸掰的正对着熊精的脸即可。

  2. dadishang:

    你女娃也睡麦场?

  3. 海里的泡沫:

    嗯,房顶,麦场,地头树下,夏天经常换着睡的几个地方。
    地里还有an,就是简易的草屋子或者土砌的屋子,一下雨我们卷起铺盖就往屋里跑。
    很怀念啊,夏天躺在麦场凉席上,手里拿着馒头夹辣椒炒茄子,和伙伴交换吃。

  4. nokia2100:

    看西瓜地的“庵窝”

  5. dadishang:

    “偷瓜和看瓜”部分,我会写难忘的瓜庵记忆,欢迎看过瓜\住过庵子(不是尼姑庵)的同学提前写写

  6. 芥末:

    那种日子,好像很遥远了,豁然又被开了个口子,让我闻到了过去的记忆,还有记忆里麦秆的清香

  7. 牡丹:

    新人冒个泡,家是定陶的表示好像又回到了童年,一转眼这些时光再也回不来了

  8. dadishang:

    老乡好,常来转

  9. 牡丹:

    潜水一年多了,写的太好了,憋不住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