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玩的虫子

金半口

这个和屎半口好像是自家亲戚,因为屎半口学名叫屎壳螂,金半口学名叫金壳螂,跟同母异父的兄弟似的。

但金半口不能吃,只能玩玩而已。它的长相比屎半口秀气一些,没那么威武。身上好像渡了一层金粉,然后又被蹭得快没了的样子。我们逮到金半口后,用一根衲鞋底的绳子,拴住它的后腿,一只手捏着绳子的一头,把金半口放在另一只手的食指上,用拇指轻轻的拍它的背部,边拍边念一首歌谣:“金半口扎一扎,罗门踢挖一挖,爹死娘嫁,嗡知嗡知飞去吧!”念完后,手指一松,那金半口就似乎听懂了一样,嗡嗡的飞走了。因为拴着它的腿,所以它只能围着我的手转圈的飞,挺好玩的。其实不念那咒语一样的歌谣,它也能飞,只不过一直用手按着它,不让它飞而已。念完歌谣,再放开,显得自己念的歌谣比较有威力。

每次玩完金半口手上都有一股臭味,可能是拍它背念歌谣时,捏得太狠了……轻轻的拿着玩,基本上是没有味道的。

蚂蚁

其实小时候最常玩的就是蚂蚁了,手段大都比较恶劣,大概觉得很小的东西似乎就不是生命一样,或者是人的本能,喜欢虐待比较弱小的生命。

小蚂蚁

小时候没事的时候,就蹲在地上看蚂蚁,看它们背着一件比它们身体大好多倍的食物,往窝里跑。我就专门盯着其中一只,等它背啊背,走了遥远的路程,终于要走到窝门口了,我就上去残忍的把它背的东西拿走,然后看着它急切的在那里转来转去。或者吐一口唾沫在它的身上,观察它在唾沫里挣扎的样子。有时候还会问我妈要一个臭弹(卫生球也),在蚂蚁的周围画一个圈,然后那蚂蚁一碰到画的那条线,就急急的返回,在圈里走来走去,走不出去(那天我梦到青马的人集体在玩这游戏)。最后玩腻了,就回家提着暖壶出来,往蚂蚁堆里一倒了事。

大蚂蚁

大蚂蚁一般在树底下比较多,它们走路的速度比小蚂蚁快很多倍,总是一副匆匆忙忙要赶去做很重要的事情一样,我一看到它们那匆忙样就忍不住想去逮几只用土块压那里,不让它们动。不过听说这大蚂蚁屁股能吃,于是我们都纷纷的去尝试。逮一只,把屁股那头塞嘴里,砸吧掉屁股里的水,然后放掉,那蚂蚁便劫后重生般匆匆离去……其实不好吃,酸酸的,刺的舌头发麻。

写到这里我脊背发凉,我感觉就像那南京大屠杀里的日本人一样。。。。。。不过我后来变好了,我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了!

芝麻虫

就是那种喜欢趴在芝麻杆上的绿色大肉虫,其实我不想写的,但不能搞歧视啊,虽然觉得很恶心,但也得写。

这种虫其实没太大威胁,至少我没被它伤害过,但它的样子决定了它注定要被人残害,打着害怕与恶心的名义。我没玩过,我都是看着别人玩这样的虫子。他们逮了这虫子,先拿去吓唬女孩子,吓完之后,便用棍子戳,但这虫子皮很厚,再戳也没啥用。于是他们最后用棍子夹菜一样夹着它,放到了蚂蚁堆里。

最后,它终于成了蚂蚁的一顿美餐。

说到这虫子,我就想起鼠曲草多年前给我讲过的一件事儿,他说他童年一个小伙伴,为了显示自己胆大,逮了一大把这芝麻虫,找了人多的地方,当很多人的面,用两只手把那些大肉虫子搓啊搓,搓成泥……我每每想起,心里就平衡许多,原来,我不是一个人!

西瓜虫

我刚知道它叫西瓜虫!

这种虫子很好玩,长的比潮虫要精致,在它跑的正欢实的时候,轻轻碰一下它的身体,它便瞬间把身体卷起来,缩成一个圆圆的球,真的很圆,涂点绿色就跟迷你西瓜一样。

我经常逮一堆,然后把它们放在手里把玩,只有不停的动它们,它们才能一直保持球状,也有个别比较性急的西瓜虫,我还在动它们,它就迫不及待的展开身体想要逃跑,我只好戳一下它,它才又卷起来。于是我展开手掌,不停的戳戳这个,动动那个,玩的很过瘾。

直到有一次,它们跟商量好了似的,忽然集体展看身体开始逃跑,那么多球状的东西,忽然都变成虫子的情景,实在是太恐怖了,我一下全扔掉它们,于是再也不玩了。

它们赢了。

蛐蛐儿

我们叫地狗,这种虫子鸡比较喜欢吃。到了地里,揪一根长长的狗尾巴草,然后在地里找。地狗很多,但它们会跳,所以不太好抓。每次我都得跟着它们的节奏一跳一跳的,才能扑到。看准一个,跳过去,用双手捂下去,基本上它就跑不掉了,除非手没有并严,露出缝隙,它们会从缝隙中逃走。

地狗的脖子那里,有一个圈,好像围了一个围脖一样,用狗尾巴草细杆的一端,穿过那个围脖,(穿的时候它脖子会流水,估计挺疼的……)它就被囚禁在草杆上了,一只只的穿下去,一会儿就穿满一串,提着它回去,扔到鸡窝里,鸡们像疯了一样的扑过去,当当几口,就下肚了。

想想挺不值当的,你撅着屁股又蹦又跳的抓了半天,挺累的,它就这么几下吃光了。看在它们能下蛋的份上,忍了!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dadishang:

    芝麻虫是害虫,给蚂蚁当美餐也好,补偿你祸害蚂蚁。看来还是觉得金龟子好玩

  2. 猫酱:

    我们这叫西瓜虫为皮球虫的,一戳它就卷起来像个皮球…哈哈

  3. 紫书:

    沮丧,这些虫子我几乎一个都不认识,最好配图哇

  4. 海里的泡沫:

    配图会觉得有点恶心。。。。。。

  5. Lisa:

    海沫,我刚才在芥末的文章下,你的留言后面,给你留了言。看了你的博客很久,觉得你是那么有才情的女子,可是忧愁也多。帮不了你什么,但还是想把对你的关注表达下。坚持、加油。

  6. 海里的泡沫:

    谢谢lisa的关注和鼓励。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