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嬉戏图(部分1)

这些是小时候夏天玩的:挑冰棍,捉蜻蜓,摸爬叉,睡麦场,游野泳,滑泥梯,钓鱼,戴荷叶,吹芦苇叶,自制水枪,摔哇呜,玩虫子,打癞蛤蟆,捅马蜂窝,挖陷阱,偷瓜和看瓜,雨后捡枣和鱼从天降。这两天受到启发,想了起来许多夏天的玩法。刚写了一部分,迫不及待发出来跟大家分享:

今年的桑拿天好像来的比较早,心里焦燥,前天中午,吃完午饭,我在树下吃冰棍,小区扫地的大婶,拿着一把扫帚一把铁簸箕,扫栾树落下的黄花,她扫到一只虫子,用扫帚轻轻碰它。也吸引了我的注意。她自言自语又像对我说“这个是‘盖碗碗’吗?”我看那虫子长须、牙齿交错,说“这不是天牛吗?”她说话用方言,没听清她说的名字,大概那是她家乡给那虫子起的一个名字。

她用扫帚在地上画了一个圈,说“盖一个碗,它就往里钻,不是‘盖碗碗’吗?”我唔了一声,仍然没有听清,问她是哪里人,她又来问我“你听我说话觉得是哪里人?”我虽然大致能听明白她的话,但不确定,她说“山东,德州”那么,这是鲁西北对那虫子的叫法了。她要把那虫子扫走,我说让它在那呆着吧,她拎着扫帚就走了。

我继续吃着冰糖味的老冰棍,接着想小时候夏天玩的虫子,是什么虫子叫什么名字。想了想,也没有全部想起来。

又昨天下班后,路上仍然热腾腾的,我买了一根冰棍,还是老冰棍,吃完,捏着冰棍(的柄),似乎还不舍得扔掉,似乎觉得好玩,我一边用冰棍划拉墙一边往前走,又想起来小时候“挑冰棍”的游戏。然后又模糊想起来许多,写出来,如果有写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指教。

挑冰棍:吃完冰棍,把柄收藏起来,或者在学校多捡一些别人扔下的,攒了一把,塞在兜里,下学后不急着回家,几个小孩在树下玩挑冰棍。各自拿出相同的数目,合在一起,撒在地上,“剪子包袱锤”排先后,赢得先挑,拿一根儿,小心翼翼从一堆里挑出一根儿,挑出来的就归自己,挑的过程如果触动其他冰棍,玩家这局结束,换别人挑。赢家赢得满满一兜冰棍,输家输的一根冰棍不剩,想翻盘再从头攒家底,拿零花钱多买冰棍吃,或涎着脸皮,站在吃冰棍的一旁,“你吃完冰棍儿,把棍儿给我行吗?” 如果没耐心从正当途径勤劳致富,只好搞搞破坏,从家里夏天用的竹帘子抽出几根,折成一截截,再磨平截面,当冰棍用。

捉蜻蜓:蜻蜓是益虫,按说不该捉的。我们把这种行为叫做“拍(pei)蜓蜓”,把蜻蜓叫做“蜓蜓”。蜻蜓常见三种,一种大个儿的,皮肤绿色,不上岸,喜欢停在水中菖蒲上,两种上岸的,一种通体黄色,一种红色,红色的叫做“红辣椒”。我们最喜欢拍红辣椒,“你看,他拍了一只红辣椒!”惹人羡慕。拍蜻蜓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把蜻蜓的翅膀剪短,看它飞着玩,或在它的尾巴稍拴一根“拉底绳儿”(拉鞋底用的棉线绳),牵着它飞;另一个有实用的目的,捉来放在蚊帐中,请它帮忙捉蚊子,一旦进了蚊帐,它又搞绝食静坐,看不见它会捉蚊子。在傍晚的打麦场,在晚霞的前边,温暖平整的打麦场,蜻蜓出动,它们喜欢在麦秸垛附近低空飞行,孩子们举着大扫帚也从家里出动,不追着拍,它们不怕人,站在它们中间,瞅准了迅速拍下去,小心用力过度把它拍死。

摸爬叉:海里的泡沫写“摸知了”,我们当地,把从土里爬出来的知了叫做“爬叉”,把脱了壳在树上的,叫做“嘟了的”。还有一种在三伏天叫声像蛤蟆的“伏了”,因为它叫声太难听,没有捉它的兴趣。摸爬叉,有三个时间段,第一阶段在傍晚五六点钟,个别急着出土脱壳的,四点钟就爬出来。

它们当真不容易,靠前爪的两个肉钳子,从地下一两米处挖一个指头粗的井道爬上来,这时候树下周围有了低头找爬叉的人,寻破土的痕迹,看见刚破开一个小口的,用指甲指头把口小心挑开,以免惊吓住它掉进井里,挑开了,伸进一根手指,把它抠出来。

更有趣的捉法,用一根麦秸秆或小树枝,续进去将它钓上来,狠一点的捉法,看见破土的洞口,下铲子挖。完全打开的洞口,不是空洞就是蛇洞,无经验的小孩被警告不要去掏。傍晚找爬叉,不过是一种乐趣,也不带罐子,捉了几只,就用手攥着,手心里被它挠得有些疼、有些痒。吃过了晚饭,村庄周围,甚至田野的路上,四处可见手电筒照射的光亮。我带一个罐头瓶,瓶口系着拉底绳子,白天还用它钓过鱼。

只有一次跟着大孩子从吃过晚饭一直摸到天朦朦亮,他们有人拎了水桶,拿着加长的手电筒,这是要摸一桶拿到城里去卖的。跑到田里,在路上一直摸下去,摸到最后,爬叉已经在出壳,刚出壳的身体还柔软着,我们不再摸。早起下地,也会看到趴在玉米叶上的出壳不久的蝉,偶有兴致将它捉回来,这种就不再吃,拿来玩的。到上午它长成熟,身体变黑变硬,翅膀也硬了,剪短翅膀,像蜻蜓一样,当做飞行玩具。

白天捉知了,有人拿着袋子和竹竿,只从树上戳下蝉壳,这是要攒起来卖钱的,蝉壳是一种药材(【性味归经】 苦,寒。归肺、肝经。【功能主治】 散风除热,利咽,透疹,退翳,解痉。用于风热感冒,咽痛,音哑,麻疹不透,风疹瘙痒,目赤翳障,惊风抽搐,破伤风。【用法用量】 内服:煎汤,1-2钱;或入丸、散。外用:煎水洗或研末调敷。)有人拿着网子,蹑脚在树下转,网树上的蝉,这是要玩的,当飞行玩具上边已说了,还有另一种玩法,侧捏它的腰,捏一下它叫一声,类似会发声的皮制玩具,当声音玩具来玩,现在看来有些残忍,怎么解释?在清贫的生活里,孩子们自己去找乐?的确是这样,夏天有太多可玩的。
 
 
待续

主题相关文章:

14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你吃完冰棍儿,把棍儿给我行吗?

  2. dadishang:

    可以

  3. azure0414:

    挑棍儿我们也玩。除了那,我们还玩儿chua石子儿,书包里经常备着一小兜石子儿,玩的手指到挺灵活,就是指甲经常磨下去一块儿。小石子从刚开始棱角分明,到最后圆不溜丢了。
    春天还是夏天,忘了具体时候了,一放学就装着一个小罐子去野地里逮大灯虫,我记得清楚的是经常往油菜花儿地里钻,捉回一小罐罐回来就喂鸡,当然大人们谁也没给指派,小时候就是爱鼓捣这些虫儿玩。还跟小同学吃过大蚂蚁的屁股墩儿,酸,现在想是不是蚂蚁的粑粑液?

  4. 芥末:

    挑冰棍小时候是玩得比较普遍的游戏,现在也给女儿买了一包游戏棍,也就是类似于小时候的挑棍子,不过不太受欢迎,因为玩具太多了,而且得来也太容易,再不用眼巴巴地等在别人面前说“你吃完冰棍儿,把棍儿给我行吗?”

  5. dadishang:

    物质有限,小孩子只好多发挥自己的创造力,不要给孩子买太多玩具

  6. leilei:

    挑冰棍,捉蜻蜓,摸爬叉,我们都玩,只是一块玩的人已有十多年没见了。

  7. 三水:

    物质不丰富的年代,小孩们玩的游戏大同小异啊,捉知了、挑冰棍、逮螺狮这些都是小时候夏天生活的一部分。现在的孩子也不玩这些了,而且现在我想玩也没人陪我玩了。

  8. xiaohe:

    我们夏天玩的都跟水和吃有关。在河里“洗澡”,捉鱼,“登”红薯(偷别人地里的红薯),“梭”泥鳅,上山采草做凉粉。。。。

  9. 紫书:

    我会玩挑冰棍,其他的,就都不会了

  10. 紫书:

    再爬上来说一句,羡慕嫉妒恨!

  11. dadishang:

    xiaohe你们在江边的有江气,我玩的多数离不开土,甚至有土惺气。

  12. dadishang:

    紫书你没摸过知了,但是对蝉衣以及其他可入药的虫子更了解吧

  13. 紫书:

    我也不了解,我最多了解他们的尸体,哎,
    羡慕死了你们的童年啊啊啊啊啊 啊 啊啊啊 啊啊 啊啊 啊

  14. Grine:

    这个夏天我们都在“抓知了”
    半夜不睡觉,黑呼呼的L柳树底下有好多
    他们说知了是害虫所以就把它烤吃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