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知了猴

虽然白天下了点雨,可傍晚的时候,屋子里还显得格外的闷,就算你不动坐在那里,也能觉得身上的汗在滋滋的从每一个毛孔往外冒。耐性好点的人,就满头大汗的坐在饭桌前吃饭,但绝大部分的人都将一个大馒头掰开,把什么辣椒炒茄子或凉拌黄瓜丝夹在里面,剥一根水嫩的细长的葱夹在指缝间就出了门。或蹲或站或坐在胡同口通风的地方,甩开腮帮子边嚼边和旁边的人谈论起天气、庄稼……一时间人群里全是咀嚼东西夹杂着含糊不清的讲话声。

我在我妈的连唬带吓下匆匆咬了几口馒头,拿起手电筒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来。刚出门就看见苏,她一只手提着个大茶壶,另一只手还举着个夹了菜的大馒头边走边嚼,出门前我就想到她会是以这个样子出现的,她的嘴总不闲着。我们路过国丫门口时,国丫很准时的打开门跑向我们,她每次都这样,搞得跟共产党接头似的。她也拿了个小茶壶和小手电,鬼鬼祟祟的自己先往前跑,说:“你们俩快点,别被我爸发现了。”弄得我俩也挺紧张的跟着她一起跑向村外的小树林。

到树林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这正是知了猴从洞里爬出来的时候,树林里黑呼呼的,就只能看见树与树的间隙里深蓝色的天空,还有我们的手电筒偶尔扫过的一条光圈。因为白天下过点雨,地上的土松松的,又因为雨后被太阳晒过,所以踩在地上并不觉得粘脚,偶而有点风从树中间吹过,带着一股湿泥土加杂着烂树叶的味道。

开始我和苏比较激动,专捡大的树用手电照,(我们自作主张的以为大的树上知了猴就多)国丫自己很仔细的一棵棵树的找。我们用很快的速度找了两行树,还是没有收获。就听见国丫在远处一会就喊一声:“我又摸了一个!”我和苏都很不舒服,就跑过去国丫那里看,苏用埋怨的口气问国丫:“你怎么老能摸着,我们俩就摸不着?”言外之意好象在说国丫提前挑了几行知了猴多的树。 听的出来,苏有点嫉妒了,我也一样嫉妒,但我只挂在脸上,还好,天黑,谁也看不见我。国丫很自豪的说:“你们跟着我,看我怎么抓”。我们三个就顺着一行树开始摸,黑暗里手电光照在树上,树杆就显得比白天粗糙,那些树疙瘩也特别明显,我把树杆一圈扫了一遍,也没看见有知了猴,就看见国丫把手电照在一处喊:“看!这不是一个么?”我和苏赶紧凑上去,就看见一个象牛皮纸颜色般的大知了猴躲在树疙瘩的阴影里。苏很不屑的说:“你的手电亮,我们那个有点暗,不然我们也摸了好多了。”说完回头拉起我就往我们之前找过的那行树那里走,边走边说:“我们手电暗,就看仔细一些吧”。

可能是我和苏开始太粗心,我们再次过去找的时候,果然就有了收获,那些知了猴的颜色都是泥土色,它们有的爬到了树上,有的还刚刚从泥土里钻出来,还在树根那里慢慢的挪动呢。黑暗里你不细看就会把它当成一块土疙瘩或者树杆上的一个树疤。我们几个找完那片小树林时,已经很晚了。我们两个壶里都快满了,在黑暗里听见知了猴在里面沙沙爬动的声音。我们走出树林,深蓝色的天空比来的时候更蓝了,上面的星星密密麻麻的,我们几个就顶着一头星光的往家走,谁都不说话,就听见大家兴奋的呼吸声,路边蛐蛐或长或短的叫声。我不知道国丫在想什么,但我肯定苏现在在想象着自己面前已经放了一大碗炸好的知了猴。

苏把自己的那份知了猴放在了我家,我知道她和她妈都没那耐心去做这个事情。 等苏恋恋不舍得被她妈喊回家后,我帮着我妈把知了猴全部洗净,然后放在一个大的罐子里用盐水泡上,盖盖子之前,我还听见它们在里面蠕动的声音,我有点不忍心的对我妈说:“它们挺可怜的,被活活泡死了”。我妈很果断的盖上盖子,不耐烦的对我说:“别假惺惺的,你要说不吃了,我马上把它们全放跑。”我赶紧的不说话了,很不好意思的回炕上睡觉去了。

我一晚上都在梦中摸知了猴,正摸的起劲时,被人推醒了,一睁眼就看见苏那张兴奋的脸,她站在我家炕头,着急的问我:“知了猴放哪里了?别泡时间太长,太长就咸了。”她一直等到我穿好衣服,我们俩出了屋门就看见我妈已经把那些知了猴从罐子里倒到一个盆里,土黄色的知了猴在水面上浮了一层,显然都已经死了。我们帮着我妈一起把知了猴外面那层土黄色的薄薄的皮剥掉,放入一个干净的小盆里,然后往盆里放入面粉搅拌,不一会儿就只看见一团团裹着知了猴的面球了。我妈把盛有油的锅放在炉子上,油热了后,把面团倒入油锅,一直炸到面团呈现出黄色,香味也同时飘了出来。做这些的时候,我和苏就一直站在边上带着点迫不及待的表情看着,时不时的就听见我们嗓子那里“咕”的一下咽唾沫的声音。

我们以很快的速度就干掉了自己的那一碗知了猴,我开始还整个整个的吃,最后那谗劲过去后,我就只把知了猴的上半部吃了,把屁股留在碗里。虽然我妈说知了猴的屁股营养价值最高,让我全吃了,但我还是不喜欢那味道。苏很仗义的对我说:“别让你妈看见,又该骂你了,倒我碗里,我替你吃了!”。

每个夏天,我和苏总会有这么几次解谗的日子。我们全村的小孩子都一样,晚上都会去那片树林,在黑呼呼的树从里,提着因碰撞而叮当响的大茶壶,在灰暗的手电筒的一圈光亮中,寻找那一团团土黄色的知了猴。

后来,从书上了解到知了的卵在黑暗的地下整整生活十七年,当它从土里钻出来后,在晚上慢慢的爬到树上,蜕掉身上那层土黄色的皮,在黎明的时候站在树上放声的歌唱。而一个月后,秋天来临时,它们的生命也就结束。

我想现在在我面前摆一碗炸好的知了猴,我肯定不会再有去吃的勇气。但摸知了猴却成了我童年里一个永远的回忆。

主题相关文章:

38 条评论

  1. dudu:

    和我小时候唯一不同之处,就是炸知了猴的时候既不剥皮也不裹面糊,直接下锅炸。泡过盐水的知了猴一捏会吐黑水。那“屁股”都是瘦肉啊

  2. dadishang:

    最近你画得比较多啊,画得可爱。鼠帝会不会表示很有压力。。
    你的两个小盆友苏和国丫,是真人吗,这篇有小说的嫌疑。我们摸知了(方言“嘟了的”),傍晚开始,地上有破土的痕迹,用一根草引它顺杆爬上来,盐水泡,油煎熟,铲子压扁,也有油炸,如果少,也可以烧。城里这个季节有摆摊卖油炸知了的,我也可以写的,等等。

  3. dadishang:

    请介绍一下小分队成员吧,123各是谁

  4. 海里的泡沫:

    是真人,名字也是真的。
    最漂亮那个在吃馒头夹菜的小盆友就是我,拿手电的是国丫,提茶壶的是苏。
    鼠帝是无法被超越的……

  5. 鼠曲草:

    我怀疑花裙子的是你!

  6. 鼠曲草:

    我发言的时候还没人说话!怎么一下子这么多?我没看出来你在吃馒头,我以为拿着小茶壶

  7. Annie:

    知了就是蝉吧,我妈说他们以前饿饭的时候吃过。想到你那一满盆都是死了的知了,有点吓人哦!

  8. 海里的泡沫:

    本来是苏在吃馒头,我提着茶壶。但这画是我来画嘛,我想让谁吃就谁吃!所以,变成我吃了。
    是啊是啊,知了是蝉,知了猴是蝉婴儿时期。当时不觉得吓人,觉得很馋。

  9. nokia2100:

    海沫,你不说是吃馒头,我还以为是捧着一个罐子呢。
    『秋凉虫』个头太大了,小时候摸着觉得怕,更甭提吃了。等dadishang版本的油炸知了。
    东北这边吃茧蛹,吃过两口,想着菜市场上蠕动的深褐色的大虫就咽不下去了,虽说是高蛋白的东西。

  10. 小禾:

    最近搬了一处宿舍,窗外是一片林子和芭蕉,每天早上几乎是被密密匝匝的蝉叫吵醒的。假如你和国丫她们来这里“摸知了猴”,保准你吃个够。

  11. luckforward:

    十七年的叫十七年蝉,很少见的品种吧

  12. 康素爱萝:

    嗯,这文有小说的感觉。画得真可爱,我也以为海沫捧着个小罐子:P

  13. azure0414:

    我以为拎茶壶是给知了猴洞里灌水呢。。。

  14. 海里的泡沫:

    好吧,就当它是罐子吧,我不吃了。
    “我以为拎茶壶是给知了猴洞里灌水呢。。。”。。。这办法我们用来对付屎壳郎.

  15. dadishang:

    ‘你和国丫她们来这里“摸知了猴”’ 小禾你邀请三个女生去你的宿舍周围,当真只是纯粹的摸摸知了猴?

  16. dadishang:

    忽然发现,你不单抢走了苏的馒头,而且她和国丫都穿大裤衩,只你穿着小碎花红裙子,一个前面探路,一个后面提壶,你中间大小姐一般,捧着馒头。话语霸权啊

  17. 海里的泡沫:

    哈哈哈哈哈。
    那是必须的,她们能把我怎么样。没给她们画鼻涕就不错了。

  18. 大禾:

    @dadishang:嗯,我当然会请三位姐姐到我屋里坐坐,倒上茶水。然后去摸知了猴,再带几个麻袋打芒果,现在这边的芒果把树枝都压弯了。

  19. dadishang:

    建立纯洁的摸知了猴的关系就挺好的,羡慕有芒果摘

  20. 紫书:

    真羡慕这样子的童年,我怎么这种记忆一点都没有?
    最多有一个大中午睡不着去河边散步的经历

    缺乏群聚玩耍的童年是不完整的

  21. 紫书:

    泡沫的画真好看,让我想起来龙猫

    画个龙猫吧,一定很可爱

  22. 桃桃:

    我以为只有我们那吃这种东西……不过我们那里叫跌啦猴!到现在都很喜欢吃,好香啊

  23. 海里的泡沫:

    谢谢紫书夸奖^__^
    下回青马聚会活动,主题就是集体抓知了猴吧,弥补下你不完整的童年。

  24. 糖小塘:

    读你的文章总会想起童年的点点滴滴,即使现在长大了,每次暑假回家都还是想小时候一样,在傍晚去树林溜达两圈,尤其是喜欢下雨天,刚下过雨就急匆匆的往树林跑跑,嘿嘿,你懂得,依旧抵挡不住找知了猴的诱惑,小小乐趣共同分享。

  25. 萌:

    你哪的,是砀山的不?

  26. 沈书枝:

    写得好可爱!

  27. 海里的泡沫:

    我本来想问砀山是哪?但这样显得太没求知精神,于是我自己百度了。
    “砀山县位于安徽省最北端,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七县交界处。”看来大多地方这种童年玩的都很相似,主要那会童年没啥别的可玩,稍微有点玩的,大家都赶紧去玩。
    沈书枝:抱一下。

  28. Ellen:

    作者文章中有错误!知了卵在正常情况下只需3年便可成虫爬出来。如果人工养殖的话8-18个月

  29. tabooo:

    呵呵,小时候,接了龟。

  30. 海里的泡沫:

    可能我搜的是luckforward说的十七年蝉,很少见的品种吧。
    谢谢Ellen严谨的科学态度,三年,也挺漫长的。

  31. 经华:

    我们现在还在吃。很好吃。是我们家乡夏天的家常菜。腌过后,用油煎,压扁。

  32. 喵里个喵:

    小时候经常摸哎,感觉好亲切哈,可是我不喜欢吃,总感觉太扎嘴巴又不太干净嘿嘿,但是家里人都很很喜欢,我沉浸在捉的乐趣中,吃倒没有兴趣。

  33. 陶木:

    知了猴背上的肉才是瘦肉,放到火里面拷一下,然后把后背壳撬开,放点华丰方便面的调料,味道不提了!

  34. 枕頭:

    我必须的声明你这文字写的太让我喜欢了,勾起无限的回忆。

  35. 惊鸿:

    相比晚上到树干上照,我小时候更喜欢到地上叩猴儿窝,就在知了猴正在出洞那会,虽然收获量较少,但乐趣很大呢。

  36. 喻头快跑:

    海沫MM,求套题大图,我要用来做电脑桌面,好可爱的画面。
    配上文章,让人爱不释手。
    MAIL TO:4876270@qq.com

  37. 海里的泡沫:

    请问你要多大的尺寸?

  38. Meggie:

    我们那,鲁西南,也有很多知了猴,也叫嘟了。小时候很多,长大了就没看到了,估计是因为小时候没得玩,现在大了不在乎那些小时候玩的东西了吧。

    我还记得,香椿树下面出来的知了猴最多。姥爷剥开小树枝,里面白色的卵,他说那是嘟了下的子。要几年后才会从土里长出来。

    很香很香,同村的小男孩还用这个做生意,在村子里买了第二天拿到县城去卖,呵呵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