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HAYA乐团:对话世界音乐

民歌笔记第三十二期


0:00 寂静的天空*
3:21 往日时光*
9:55 GAYATRI#
14:26 莽古思~
15:55 蒙古人^
19:00 Hong Kong Magtaal
21:15 Ongmanibamai*
25:10 草原深深^
29:45 仓央嘉措#
33:10 黑暗中的舞者*
39:35 TARA~
44:45 雪山*
53:05 怀念*
54:45 希望之光#
55:40 愿#
58:58 驼羔#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带*曲目选自《寂静的天空》,带#曲目选自《灯》,带^曲目选自《狼图腾》,带~曲目为乐团尚未发表作品,Hong Kong Magtaal选自Carole Pegg田野录音。

世界音乐的梦想
世界音乐是一个既古老又现代的音乐现象。说她古老,是因为,用音乐交流一直是人们的一个梦想:从古代人们撰写音乐游记到近代的思想家编纂民间诗集,无不是为了在交流中传播音乐中彼此不同、但同样是柔软的、是富有人性的那一面。说她现代,是因为人们利用技术传播手段不仅能够真实地再现别人的音乐,还能在这 基础上创造出不同民族都会喜爱的音乐形式。这些音乐中保有着人类共同的智慧,象征着我们作为现代人所共享的音乐旅程。

前一段,我来到了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的大礼堂,在这栋建筑的最顶端有一间录音棚,它属于HAYA乐团。在这里,我和HAYA乐团的全胜和黛青塔娜进行了一次 谈话。我们谈话的主题便是他们所实践的世界音乐。这二位音乐人用他们的话告诉了我什么是世界音乐、他们为什么选择世界音乐、什么又是世界音乐的灵性。

我寻找的东西一定是和我自己有关的,一定要做自己熟悉的东西。–全胜

HAYA乐团的方向是“世界音乐”。在当今的中国,这是一个逐渐开始热门的概念。人们对世界音乐的兴趣来自于逐渐开拓的音乐视野、旅行观演机会的增多,以及一个兴趣群体的形成。在中国,实践“世界音乐”不容易。乐团遇到的一个困惑首先是如何向大众诉说这样一个音乐方向。大多数人,提到“世界音乐”时候,会受到太多的意识干扰:将她与特定的、固有的风格(比如,某种电子音乐风格)联系到一起。其实,“世界音乐”是什么,有很多种答案,有许多种可能,这取决于社会(包括表演者、听着,以及运作者)如何去塑造它。因此,这是一条很长的路程。

在经历了6年(对全胜来说则是更长的一段时间)的实践之后,HAYA乐团骄傲于他们还在不遗余力地进行现场表演、在行走与听者们面对面地交流。在这个过程中,乐队认识到:好的(世界)音乐和语言的关系并不大,重要的是和听者在音乐中相遇和相识,他们需要去坚持这个过程。

民族的不一定是世界的,世界的也不一定是民族的。只有把民族的用一种大家都能看得懂和听得明白的手段(来展示)的时候,它才是世界的。—全胜

音乐和心灵诉求

音乐是看不见摸不到的,可是为什么在你的心里却又那么真实地存在着?音乐如果要用语言去解释,可能更多解释的是她和内心之间的联系。—黛青塔娜

全胜和黛青塔娜是我遇到的两位非常擅长用形而上的方式来谈论音乐的艺术家。对他们来说,音乐是相当抽象的,很难用语言去解释。比如,在我们的谈话中,我们无法沟通关于“蒙古人演奏的蒙古音乐比其他人演奏的蒙古音乐相比到底多了些什么样的精华”这样的问题,同样,他们也无法说清楚“民族元素和世界元素的边界在哪里”。但是,二位艺术家对音乐与心灵存在的表述却是让我印象深刻。

你要找到一个自己的界线,你在这个界线里是完全自由的。训练到最后就是学会一种控制。—黛青塔娜

音乐和迁徙
世界音乐(或者说音乐)产生的原因就是因为人类一直在迁徙。人们制造音乐是因为在行走中需要向别人来表达和诉说。如果我们能将“迁徙”进行最广义地理解的话,音乐的确和迁徙有着不可剥离的关系。在帝国时期,欧亚大陆上的迁徙交流着东西方的文明,也塑造了如今我们熟悉的欧亚音乐版图,有了世界音乐体系的行程。从航海技术的实用到如今,人们又开始将“迁徙”本身作为音乐的题材进行创作和展示。这些,都构成了(世界)音乐的意义。

HAYA乐团计划每年都进行“迁徙之旅”,他们希望在旅途中向先辈学习、不断地演出和交流,以寻找他们的音乐。当然,迁徙也能帮助他们去酝酿音乐的意义。这些意义包括了环境方面的、个人心灵方面的等等。

大部分的人,都在忙碌,忙得心都死了,我希望人们在百忙当中放下一部分,照顾一下自己的心灵。—全胜

对于HAYA乐团的听众,乐团展示的不仅仅是一个新奇的、远离城市文明的音乐形式,更是一种有启发性的 “进入音乐的方式” (approach to music)。这种方式能启发每个听音乐的人:疏离一些我们习以为常的工业化的听音路径、换一个参照系去理解音乐、用多种视角的语境、在人与人的交流中去塑造音乐的意涵。总而言之,迁徙能告诉我们:音乐不在于工业社会的既定框架中,而在于我们的身体行动和心智之中。


(HAYA乐团为玉树地震赈灾制作的公益唱片《灯》)

我们一心向往地来到城市。其实我们的爷爷奶奶早已有了生活的智慧。我们往往是走了一圈才回到了那个原点。 我们应该反思怎么样和环境和谐在一起,这也是我们音乐的一部分。—全胜

可能我们已经听过了无数的关于世界音乐的概念和传说,但是我依然相信,这是一次能够帮助我们开阔视野的耳朵旅行。于是,我恳请你一起来做一次学生:做HAYA乐团的学生,做世界音乐的学生,听听他们讲解的版本和你所了解的世界音乐有什么不一样的。

参考唱片和书目
2007,《狼图腾》,广东星外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009,《寂静的天空》,风潮唱片
2010,《灯》,北京电子音像出版中心
Bohlman, Philip. 2002. World Music: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egg, Carole. 2001. Mongolian Music, Dance, & Oral Narrative: Performing Diverse Identities.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参考站点
HAYA乐团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haya/
HAYA乐团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hayamusic
HAYA乐团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ijiemenggu

感谢:黛青塔娜,刘钊,全胜,小针

主题相关文章:

12 条评论

  1. dadishang:

    音乐很美

  2. 鼠曲草:

    世界音乐究竟是什么呢?听完还是很困惑。
    音乐很美。

  3. 海里的泡沫:

    照我的理解呢,世界音乐,就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声音,比如吃饭吧唧嘴的声音什么的。
    其实我还没好好看好好听呢,先留个言,这就去看和听。

  4. 小石:

    当每个人意识到吃饭时吧唧嘴的声音彼此不同时,世界音乐就产生了。

  5. 冷水鱼:

    雪山一度是我的循环曲,喜欢

  6. musicphantom:

    喜欢这样的交流,喜欢这种音乐风格。请问节目可以下载吗

  7. 小石:

    可以的,如果你给我发个邮件至wei2(at)indiana.edu

    我可以将下载链接回复给你。

  8. 兰卡:

    怎么才能注册帐号噢

  9. 张挥:

    感悟 HAYA
    前两年在网上搜索,偶然发现HAYA[狼图腾],觉得这个名字忒爷们儿,下来一听,感觉不错,旋律很美,很有意境。尤其是“雪山、驼羔、远方”这三首,虽然从未踏过蒙古土地,却好像呼吸到了那里带着青草味的清新空气,很享受。到底是游牧民族,比农耕民族的音乐多了许多男人气。可惜“吉祥鸟”的打击乐没来由的闹。
    去年也是在网上搜索,偶然发现“Ongmanibamai”,拼读出来像是藏传佛教的六字真言,下来一听真是天籁之音(这个比喻句实在已经被用滥,但是实在也找不到更贴切的词了),音色太纯正了!在百度知道才了解这出自歌手黛青塔娜的新专辑[寂静的天空],也是HAYA乐团的作品,自忖孤陋寡闻。
    A、如果说[狼图腾]是一只还有几分青涩的苹果,那么[寂静的天空]就已经成熟了。
    首先是主唱。“寂静的天空”几乎是一直在高音区徘徊,感觉是在“飘”,但是飘得很实,不虚,不刺耳。不知别人如何感觉,我就不喜欢当今国内几位唱藏族歌曲的当红女歌手,她们的高音就像一根钢丝往人的耳朵里钻,尤其是用耳机听时简直就是在受刑。小黛不是,她的音色通透,完全放松而且结实,这是歌手的最佳状态。由于后期压限做得到位,感觉很贴切。说来见笑,像“Ongmanibamai”这样的歌曲我专门做了30’加长版,用来催眠效果极佳。一首歌曲能让听者进入睡眠状态,应该是在心理的共鸣和生理的共振都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点。当然,其他曲目黛青塔娜也都有上乘展现,如果用“雪山清泉”一类词句褒奖就太俗了,只能说“无言以加”。
    作曲一流。一张专辑全部是原创作品,而且过半是精品档次,难得。马头琴很棒,乐感极佳。“Ongmanibamai”结尾那个大二度滑音简直滑到心里去了,享受。[狼图腾]应该也是张全胜老师主奏,但是在[寂静的天空]感觉就更老练些。吉他是高手,吉他好像长在手上,好像没有他做不到的技巧,在“重生”的表现简直就是一个乐队。难怪EB很少出现,这种轻型的长调用一两把吉他再加一只口琴就足够了。打击乐感觉很到位,尤其在“寂静的天空”,有返璞归真的感觉,可以做素材谱例。可惜太吝啬了,听来不过瘾。“金色的镯子”钢琴伴奏可能是我听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伴奏了,诡异、随意,完全游离在主旋律之外,却又与主旋律完全吻合。面对这样的钢琴,无论是伴奏创作还是演奏,自叹弗如!而且相差不是一两个档次。但是这位高手仅在“金色的镯子”出现一次就神龙见首不见尾了,遗憾!录音很专业,后期合成几乎无可挑剔。
    B、在[寂静的天空]中也有些小遗憾。
    旋律风格有蒙、藏、俄罗斯,不知是否作者有意如此设计,但受众感觉整张专辑的风格还是有些杂乱。
    “往日时光”有两句歌词:“半根香肠,身上穿着旧衣裳”。这属于写实化轻俏自嘲式的黑色幽默,与专辑整体的厚重的写意风格明显不吻合。
    录音是遗憾艺术,可能前期录音时没注意,“黑暗中的舞者”伴奏结尾6’04”处的手风琴快速上行好像是碰了一下#2,这个外音与整体风格不符,听来不舒服,其实完全可以再录一个乐句的补丁贴上去,或者干脆CUT。
    另外配器方面,在整体的多声部人声及伴奏还可以考虑多加复调。吉他的分解和弦也可以多变几种织体,和声也可以再丰富些。黑骏马乐队的专辑虽然基本上都是口水歌,与HAYA的创作实力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能把一首仅有上下句的“嘎达梅林”演绎得风生水起,也有可借鉴之处。
    前些时又用电驴下了[迁徙],三张HAYA专辑就齐了。
    A、由衷地钦佩HAYA的创作力,源源不断,曲曲新意。在“风的足迹”等许多作品中都可以感觉到作者在有意地突破,不按常规出牌,不按传统作曲法的旋律走势。往往听了第一句,第二句出乎意料地到了一个新境界,如果记谱出来肯定是有些怪,但是听起来很顺耳,有新意。一把吉他,一只箫,轻歌浅唱,要入静地听,才能悟出个中三味。
    “飞翔的鹰”,没有想到黛青塔娜的音域居然有这么宽,这样瘦小的女孩子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整个一个休斯顿的感觉。以前以为她只能唱悠悠的长调,谁知竟有这么生猛!当初做第一辑[狼图腾]时应该在“狼图腾”中请小黛喊一嗓子,因为在3’18”的那句喊叫明显是使用“非洲之心”的采样素材。即有条件,还是真人演唱贴切些。
    “智慧之光”演唱有许多下滑廻音(自创单词),好像是印度风格,语言听不懂,但肯定不是蒙藏,该不会是印地语吧?小黛多才。印度的文化产业比中国要先进些,的确值得借鉴。
    “啦哩”第一次听A段时觉得女独潇洒又够力,心想如果再来一段男合就好了,真的就来了B段的男合,这时又想再来一段呼麦就过瘾,结果真的又来了一段呼麦。这是实情,随你信不信,我信。节奏织体虽然简洁质朴,但不会觉得单调。
    “迷路的羊羔”听来心酸,虽然依旧是轻歌浅唱,但是一涉及到环保就有一种无奈的沉重感,看着国人在自我毁灭却无能为力。郁闷,不说了!
    “牧马人”旋律很美,如果A段把念白全部处理成节奏更徐缓随意的宣叙调风格,可能另有意境。
    “HAYA的传说”(远方)较第一版又有些新意,又有质量提升。“雪山”也是如此,第二版都比第一版提高许多。
    “莽古斯”的呼麦好过瘾!练呼麦就可以唱得这么低吗?不懂。大鼓够威够力。后部呼麦的声相漂移三维空间感很强。湖南湘西土家族也有一种原生态的歌舞形式叫“茅古斯”,但是没有蒙古人的那么彪悍。
    B、“风的足迹”的独唱第一句“消失”的“失”和第二句“追寻”的“寻”两个1都有些偏高,大概高了两个百分点。第二段就正常了。奇怪,小黛的音准一向极好的。就算前期没注意,怎么不在后期修一下呢?
    “飞翔的鹰”做后期时主唱声音一段位置在前,下一段又往后移,再一段又前,又后,感觉飘忽,这种劲歌的声音应该很紧的。
    我也偏爱拉丁鼓、Conga手鼓(尽管不会打真鼓),架子鼓虽然听滥了,但是如果在“莽古斯”中用一下,估计较Conga鼓的力度还是强些。打个比方:如果把第一辑的架子鼓剪切过来可能会好些。
    相对而言,“仓央嘉措”显得平庸,可能是语言不通,听不懂歌词。“迁徙”很另类。
    HAYA这只苹果让人感觉已经熟透了。现在好像在向国际领奖台加快脚步:相对第一辑多了许多学院派非传统的感觉,国外那些鬼佬评委就好“另类”这一口,谭盾就是这样获奖的。衷心希望HAYA在获国际大奖的同时不要忘记国内的粉丝们,我们需要好听、好唱、易流行的音乐,说白了就是商业化的音乐。虽然小黛的歌我自己哼起来极难听,但是闭上嘴听她的歌真是很享受。
    现在国内的很多音乐制作已成定式,基本是Bass、Gt、Drum、String,最多再加Brass。创作、配器、音色都乏新意。看看每届的青歌赛(不论什么原因,今年取消了),很多女民歌手相貌近似、服装近似,声音近似、简直就是从工厂的流水线上走下来的,平庸、乏新、无个性、从众。全国人民应该早就审美疲劳了!HAYA的牛市正当时机。
    全胜好运气,有众高手合作。众高手好运气,有张全胜合作。
    HAYA,一路坦途!

    HAYA长沙粉丝 张挥 2012.04.02

  10. 小石:

    张挥你好,我已将你的评论转发给haya他们,谢谢你哦!如你所说,现在对于haya来说,确实是个不错的时候。

  11. 金色的镯子的钢琴师:

    键盘/刘晓光 汉族
    1979年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巴彦?尔盟乌拉特后旗呼和温都尔镇;
    5岁学习声乐,并开始演出;
    12岁开始学习古典吉它并开始演唱;
    1993年—1996年就读于内蒙古艺术学院巴盟分校,在校期间学习萨克斯演奏;
    1998年在现代音乐学院任爵士萨克斯导师,在很多流行歌曲中担任萨克斯手,并成为京城活跃的录音乐手,并且一直自学JAZZ钢琴演奏及作曲;
    1999年4月来京发展,2001年11月底加入“苍狼乐队”任键盘手。

  12. 楚拉麦:

    小石你好,非常喜欢12:13开始的那首曲子,发现上面的单子里面没有列出,请问能否告知叫什么?我确定不是出自《寂静的天空》,听了一下《狼图腾》和《灯》,好像也没有这首。谢谢你做了这个节目,与大家分享民族音乐,非常喜欢!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