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萝卜的一件事

作者:猫 来源:作者惠寄

文人最爱谈吃,我最爱看文人谈吃。
汪曾琪的《萝卜》从北京的水萝卜,故乡的杨花萝卜、穿心红萝卜、紫萝卜,到淮安的青萝卜,张家口的白萝卜,兼之各地的不同吃法,洋洋洒洒,例如天津人将萝卜切成薄片,同瓜果一起听戏时吃,作为茶点;在张家口乡下劳作时收萝卜,看到不错的往地上一扔,裂成几瓣,各自拿一块起来啃,甜、脆、多汁,不可名状…
我方知北方人是生吃萝卜的。
在我们老家,萝卜只可烧汤或者晒干了腌制。

忽然想起很久远的一件事:

那是小时候和妈妈在家里切萝卜,大好的天气,把萝卜从地里都收了,几筐几筐地摆在那,洗净了切块,晒半干后腌制。来了一个乞丐,小时候家里还是经常有外乡的乞丐来的。照例给了一小碗米一两毛钱的,她看到我们在切萝卜,问切了做什么,我们说腌制,她说萝卜这样就很好吃的。我们都笑了,生的萝卜怎么吃呢?!她欲言又止又讪讪地走了,眼里有一些渴望或惋惜。那时还太小,但却模糊地记住了这一幕,隐隐觉得应该给她一个大萝卜的,只是我们都没有去做。今天看到这篇文章,忽又想起了这件事。原来这么多年,一直没忘记那个眼神。

她的形象已经记不得了,大约是中年妇人,流离外乡,所求不过一把生米,一碗凉水,忽然看到故乡的食物,想起久违的味道,希望尝尝萝卜甘、脆、甜的滋味,以润干渴的喉咙,然而她又是温顺谦卑的,已经给了她应给的,这多余出来的欲望也是不好说出来的。
连带想起自己,带些身世之感,小时候,明媚的阳光下,看妈妈切着白胖胖水灵灵的萝卜,我在旁边胡闹,那时的时光,多么快乐。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康素爱萝:

    还好,我们都有那时的时光,可以回忆快乐。不知我的孩子还会不会有。

  2. 紫书:

    小时候也这样晒

  3. dadishang:

    这位老婆婆满身风尘,想要一个青萝卜又不好意思,唉

  4. dadishang:

    她说“萝卜这样就很好吃的” 有些人一面之缘一句话却让人记着放不下

  5. 猫:

    是的,有些素不相识的人一句话、一个眼神却能让我们记很久,我想很多人都有这种体会。生活有很多滋味,不同的人生有这么多不同的层次,让我们感触良深。

  6. Crystal:

    从前大家都很单纯,讨饭的人是真的讨饭.有饭的人家也从不吝惜给予.这样的日子回不去.

  7. 路人甲:

    短短的一篇文,寥寥几句话,竟然看得我鼻头一酸,豆子差点没掉下来。想想现在的乞丐,当年农村老家的那些乞丐淳朴太多了,“这多余出来的欲望也是不好说出来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