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在关中


红旗路西段老婆婆们缝的娃娃鞋(蒲城)

2006、2007,两年端午都在关中大地独自行走。 对我而言,端午是夏天的狂欢节。端午之后,夏天才真正地到了。

去关中是为了看唐陵。西安以北的渭北高原——唐代帝王的归宿。东起蒲城,西至乾县,直线距离150公里,走省道开车要两三个小时。自高祖到僖宗,十八座帝陵默默地矗立在沿线的莽莽群山中。走马观花将它们逐个探访,需要几天甚至更长的时间。很多诗一样的名字散落在这个区域内:泾阳、礼泉、烟霞、华朱、南陵、石马岭、白王、三凤、狮子窝、狮子坡……每一处都对应着一段王朝的兴衰往事。

石灰岩的大山在平原上拔地而起,群山之阳开凿出一条条神道,巨大的石人、石兽分立神道两侧,它们的灵魂超越诸山之上,古老并庄严依旧。坐在玄宫不远的坡上,白石凿凿、墓草萋萋,下面是湮没在梯田麦浪中的神道,农民以千年不变的传统耕种着。更远处,曾经曲栏金箔的古老城市屹立在幽蓝的天际线下。

端午前后的天际线下,许多古老的生活方式依旧顽强地保留着:成群缝制小饰品的老婆婆逐涌现在蒲城文庙大门以及红旗路西段、泾阳文庙街、富平车站路大市场门口、三原城隍庙广场、礼泉家友超市门外,豆沙或者大枣的扁粽吃的时候还要浇上一勺蜂蜜、凤翔县大气厚重的泥塑、马勺还有剪纸。这一切粗砺而热烈,在他们面前,后现代的大都市显得轻浮又冷漠。

下面的文字是2006、2007年端午节期间的日记片段。


城隍庙广场的五毒饰品(三原)

引言一:2006年的端午是5月31日。以下两段摘自2006年5月最末两天的日记,这两天是端午的高峰。那一年我在礼泉住了将尽十天,其中有三天是在高烧中渡过。

第十三记:今天休息(2006-05-30)离开三原,来到礼泉
下榻秦棉招待所,窗户冲南,挨着马路,条件还可以,就是服务员都怯生生的说话,而且当你去服务台找人的时候,总是没有人站在那儿,然后正当你琢磨的时候,一个声音会从其他任何一个角度传来:“啥事?”

下午狠狠睡了一觉,睡的四肢发麻,浑身无力,窗外车辆的喇叭让我很恼火。

傍晚,去这里最大的超市,居然停电了,没有电梯,里面黑洞洞的,门口还有一台发电机发出巨大的声响。超市门口一堆老太太在卖饰品:小粽子、小老虎、五彩绳……鲜艳粗糙,一眼就看出是在外头批来的。最后我发现一个卖馍馍的老太太,她的馍都是做成扁扁的动物形状,中间镂空,用红绳穿在一起,可以给小孩子当镯子带。我买的那串里有蝴蝶、鸟、猪、老虎、太阳。老太太长的不好看,一直躲闪我的镜头。

今天早晨,去三原城隍庙吃早点时也看到一堆老太太在卖这些,人家都是自己做的,谁跟谁的也不一样!我买了3个老太太的三只青蛙:一只方头方脑的;一个椭圆的,用作唐装料子缝制,搞得跟个乡村版青蛙王子似的;还有一个指甲大小,圆圆的,蜘蛛一样。我还买了个蝎子,老太太卖的蝎子贵些,不过做的也很巧。

明天就是端午了。

第十四记:端午,我在山巅(2006-05-31)礼泉唐肃宗建陵
叱干镇是山区,建陵镇在它的南边,也是山区。建陵属于建陵镇,那个地方叫石马岭。

按照上次的经验,在坡杨下班车,跟一个抱着箱子的女学生同路,从公路到坡杨也要2里地,一打听才知道,她今年高三,学校这就放假了,东西都带回家复习功课,准备高考。真不易呀!

其实我也不易呀!走了曲曲折折四、五里山路,到了石马岭。嘿!没有记忆中那么远哪!

今天最大的特点就是晒。还好,大山里头还有些风。看着我在日头下拍照、画画,一个老农蹲在边上,讷讷地说:“辛苦……”。我:“从坡杨走过来的。”他加重语气:“辛苦…………”。我伸出胳膊:“你看我晒暴皮了都!”他瞪大了眼睛:“辛苦………………”。

在建陵看昭陵九嵕山主峰,青紫色,象火山锥,有些仙山的感觉——关中的山少有形状让人感觉跟仙气沾边的。建陵与诸唐陵不同的是它的地貌,所有石雕都在山沟的梁上,山沟的缓坡处散落一件石人,看上去好像是控马官。乌鸦在炽热天空移来移去,有时会落在那件倒下的石人上。我很惊诧于建陵的选址,1200年前如何将石雕运到这里?直到现在,这在我心里还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交通不便的好处是,可以将破坏减少到最低,所以建陵石雕保存非常之完整。

因为老乡说所谓近路也很麻烦,天气太热,不愿意继续冒险,所以回去还是原路。来时候是先下坡再上坡,而回去却要反过来,到最后,我感觉几乎把身体里所有水份都泌干了似的。只剩下坐在马路边倒气了。

今天是端午,礼泉的超市还是没有电,昨天剩下的粽子已经销售一空,我过了一个没有粽子的端午节。


缝制饰品的老婆婆(蒲城)

引言二:2007年的端午节在6月19日:远行第十三天。从刚到关中,我从蒲城起,经富平、三原、泾阳,一路上逐渐感受到端午气氛的浓烈。

第一日:四进蒲城(2007-06-07)蒲城老城招待所
先在后院老板家搁下行李,一个人出去溜。吃早饭,有卖豆浆油条的。要了两根——老板拿过2根半说:这是一块钱!沃儿(那)也是一块钱(豆腐脑),我这边儿还感激他饶我半拉油条呢!旁边老太太结帐,老板唱帐:一根油条4毛钱!嘿!合着强卖我半根。

继续逛街,今天赶上他们阴历初一,“有会”。一大群老太太沿着马路坐下,手里做着针线活,面前整齐地码着各色布鞋。形状大致有3种:猪的(当地人觉得这个不咋好)、老虎的(当地人认为好)、普通的(只在鞋头绣上蟾蜍或者小动物)。逐个拍老太太们的鞋子,顺便把老太太们也扫进相机,老太太很乐意我这样做,认为这是对她们手艺的认可。一对年轻人买了好多,他们在一个很老的老太太跟前不走了,并且告诉我她做的好!于是我开始问价:“这个猪多少钱?”“8块5”“最便宜多少钱能给?”“7块5最低了!”“那这个老虎呢?”“6块钱”“那一共能再便宜点么?”“喔,噢!这个猪算你9块钱吧!老虎算你6块钱” “??!!!” ————怎么买的越多越贵?最后花了14块买下了它们。

第五日:常叔家(2007-06-11)离开富平去三原
昨天晚上,去外面澡堂洗澡。买了票,看到一个有两个小门的门洞,左边写的“女”,右边没字,应该是“男”,于是推门便要进去。卖票的女子大喊:“哎——不是,走错了!”我跟烫了似的赶紧退出来,原来男浴室在更远的一边。卖票的还在絮叨:“多亏恶看了一哈,要不进沃儿了!”嘿!

今早起早去拍摄早市,被拍摄的人都很和善,杀猪宰鱼的也是。正在拍摄忽然传出一个类似李琦那样中气十足的声音:“你干脆把俄杀了算咧!”循声望去,原来是一个大胖子跟卖肉的争执起来。

富平城中心有女交警,那么大灰尘的地方,小姑娘要站在十字路口一天,很辛苦。

临走,决定买双小兔子鞋,蒲城没有做兔子鞋的,这里一个老太太做的很好看,但是比蒲城贵了很多,要15元,而且不讲价。我看了好几次,这次又发现她身边的老太太做的蓝色兔子鞋更好看,价格还低2块,最后买下了。

带着我的明蓝色兔子鞋,离开了富平。

第六日:吃食和近郊的古迹(2007-06-12)三原县
城隍庙广场和纤化市场前都有卖布艺的,城隍庙那里老太太们做的五毒非常精彩,我看到还有做金龟子的,屎壳郎一样的颜色。有个老太太做的青蛙很大,四肢很长,感觉就象一个黄瓜上插了几根铁丝。蝎子做的特别好,有的尾巴还特意弯曲几下,感觉要弹出毒刺一般。

第八日:我来到中国腹地(2007-06-14)永乐镇到泾阳
永乐到泾阳班车很多,20分钟就到。下车我先吃了2个蜂蜜凉粽,一个枣的,一个豆沙的,豆沙没加糖,浇了桂花蜜吃。关中民谚:“天下好县,泾三原。”意思是这里地理位置和条件都好,人民生活富足。来到泾阳,发现街上行人穿着确实比先前去过的蒲城、富平明显新潮。

泾阳西南文庙前,那么一堆老太太在做手工,做的那叫一个好,比三原、蒲城、富平的都好。我最喜欢小鞋前头绣起鼓起来的青蛙的,青蛙是事先缝好再接上去的,价格也算公道,一般大点的12,小的10块,回旅馆我比较了一下,的确比蒲城老太太的针脚细密结实。还买了双鞋垫,2块钱,脚心还绣了个红蜻蜓。

第十三日:端午节了(2007-06-19)三原东新旅社
下雨第三天,端午到了!先前打算赶在端午前去礼泉搜集些当地民间绣品,因为天气被耽搁了。看着几天前在泾阳文庙街买的小鞋,按奈不住冒雨乘车去了泾阳文庙,卖绣品的倒是不少,卖鞋子都没了,失望之下又回到三原。

这几天总有些恍惚,感觉自己在梦中行游,睡觉时候更感觉还是在北京家里。去年自新疆回京,每天也是还在旅途的状态。下午睡了一觉,居然梦见自己在西宁,还跟朋友被仇家追杀。莫名其妙!

今天吃了两个豆沙的粽子,常叔家门上也默默的挂起了艾蒿。

朋友们,端午快乐!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布依崽儿:

    无毒啊!我最喜欢那种卷得像一坨便便的射

  2. 布依崽儿:

    ·····的蛇

  3. 海里的泡沫:

    画的太可爱了。

  4. dadishang:

    求这堆鞋的画!卡片大小不能满足了!或者你做一套一张一双鞋,在网上卖,我预订一套先。
    端午,我只洒了点儿花露水驱虫。。另,重温白蛇传端午的故事,可不是什么虫都可以驱的

  5. brazilwood:

    太强大了,给我的朋友看照片,朋友说这是画的?这不是拍的鞋子照片嘛?!~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