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之打架记

昨天是儿童节,我其实没有什么感触,对于我这种几乎没有过童年的人来说,儿童节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也暂时想不出来我的童年有什么值得记忆的。

上学的记忆。保姆奶奶走了,外婆去带舅舅家的表哥,家里没有人,所以姆妈跟老爹一合计,只能送我上学吧。当然是在姆妈附近的小学而已,那时候跟我一起去上学的,还有两个同伴,少平和辉辉,他们两大我一岁,上学时候,姆妈叮嘱他们一定要牵着我去,不然我肯定走丢了。所以我就被他们一边一个拽住小手往前走。小学要走很远?事实上我离开了那个小学后再没有进去过。只记得路面上到处都是黄土飞扬,有懒洋洋的水牛黄牛走过,屎堆比我脑袋还大多了。这个小学满是非常不愉快的经历,学生都比我要大到三四岁,他们远远地看着我们三,下课后我在走廊里经常被呼啸而过的男生撞倒在地。少平上去混战一团,辉辉扶着我起来,我咧嘴大哭。

所以很多年后,我看到解释那些小男生的心理,说是因为喜欢小女孩子,才会去有意招惹他,我一点都不觉得。当年在那个乡村小学,我们三就像洋娃娃般的出现,所以他们是意欲破坏,而不是所谓的喜欢。第N次被撞倒在地膝盖擦伤后,姆妈怒了,去学校将她的学生我的任教老师叫出来训了一顿,但是也无可奈何,再怎么样的约束对这个学校的孩子来说毫无益处,姆妈只能将我转学。

所以我的记忆只是从上学开始,而上学之前的记忆,他们说小孩子是没有的,我也的确遗忘了。

转学的记忆。我能想起来的是一个小雨天,我被老爹穿上小雨衣,带上雨靴,牵到了这个县城的小学。分明记得老爹走后,我很惶恐的站在这个教室的门口,事实上,这是清代传下来的贡棚,是开放的,并没有墙给挡住。有两个班的学生在一起上课,左边是我们班,右边又是那个班?记不得了。两边靠墙各斜斜架着一张黑板,就可以上课了,贡棚很高,很大,放那么多桌子居然一点都不拥挤。我被带到座位旁,发现凳子高的出奇,我居然爬不上去。我想哭,爹爹已经走了,我憋着眼泪,汪汪地看着四周,同学们都在写作业,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身后伸出来一双温暖的手,将我抱起来,放在凳子上。是我的班主任。他身上还带有雨气,将我放在位置上后,低下头来跟我说,下课后给你换一张凳子吧,这个太高了。我旁边的男生原来是班长,他目无表情的看了我一样,然后继续写作业。下课后班长去找了几张凳子来,让我一一试上去,终于能爬上凳子了,可是人又太矮,后来我似乎被挪到了最前面去?不记得了。

打架的记忆。没有多久,我又开始遇到了那种冲撞。有一次老师布置课堂作业,我飞快地写完了就交,交上去之后老师讽刺其他的同学,人家比你们小,比你们写的快多了。于是课后我又被包围了,我的桌子总是被推来推去的,我的书也被传递着抛走。我那时候好哭,哭的没完没了,班长受不了我的哭声,只好冲过来解围。他一直不喜欢我,也许是因为我实在是哭的太难看的缘故?可是,我跟他居然一路同学,一直到高中,假如不算我转学的那几年的话。他的外号叫北瓜。当然他现在真的长的跟一个北瓜一样了。恩,我们家乡话中北瓜就是南瓜的意思。

这时,我爹的无敌教诲出来了。最开始我常是哭哭啼啼地回家,抽抽噎噎地跟外婆说完我的苦水。我有四个表哥,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只有两个表哥在读书,比我搞了三级,他们不屑于跟小娃娃做战,另外两个表哥还在家里玩耍,他们对我被欺负一事的态度就是,啊,那就不要去上学了。爹爹一般是下班后过来外婆家吃饭,然后接我回家睡觉,他听完之后,就开始教育我,明天我送你上学去,你到门口告诉我谁欺负了你,然后我去找老师。还有,别人打你,你就打回去,用铅笔盒,用书砸,什么都好,打赢了就赚了,打输了不怕,回头我去找他家人说理去。

写到这里很惭愧,似乎我的童年都是在打架中度过的,但是的确有这样的感觉。我记得我有次打扫卫生,去倒垃圾,都能遇到两个不知道什么班级的大男孩来挑衅我。这个时候我已经在我爹的帮助下收拾了大部分的本班刺儿头,甚至于家里还为此养上了狗,每天三四只狗送我去上学。我很熟练的用扫帚横扫了几下,然而这次这几个人明显比我个头大了太多,我应该动用了牙齿,对方嚎叫了一声。这次混战实在是激烈,爹爹一回家就看着我哭丧着脸,衣服上滚满了尘土,大怒,立刻骑车出去找人。第二天还没有上学,老爹已经查明了对方家庭地址,他吆喝着我上了自行车前座,带我到了带头男孩的家里。我突然发现那个男孩缩在门口,不敢走出来。爹爹义正言辞的指责了一番,谁都看的出来那男孩高我一头,我只看到他家爹爹蒲扇般的大手挥过去,啊,我尖叫了一声,跑出去了。爹爹过了一会才出来,对方爹爹满脸愧疚地跟我说,这个小兔崽子,下次再欺负你,你直接跟叔叔说。

昨儿朋友跟我说,他观察他儿子,觉得人性是本恶的,从我的童年经历来说,似乎还真是的。我一点都没有瞧出来他们对我有什么喜欢,完全就是因为破坏的欲望。我每次被撞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时候就咬牙切齿的说老子是个男的就好了。而我那时候体力上不如人,身高上不如人,只能靠着一股子蛮劲跟人对抗。当然后来再敢跟我作对的人就少了,姆妈直接把我转到了远方叔叔的班上。

到了5年级,我转到了姆妈以前的同事班上。李老师当时是语文老师,她看我自小长大,十分疼爱我,因此那时还是很稳妥的。问题出在某次我跟老爹去游泳,一脚踩在了江心的玻璃碎片上,老爹抱着我去医院取碎片,麻药对我完全无用,我嚎哭了整个手术过程。据说全楼的人都在想这个小姑娘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第二天,我的外号变成了瘸子。

我拄着拐棍,走在路上,身边到处都是人指指点点,无数张嘴巴开合,说瘸子瘸子,我一转头,又轰然大笑。我很平静地走着。
晚上的时候,我让表哥去我家树上摘了很多的绿橘,他们还很结实,并没有成熟,我用扦子带上橡皮筋穿过去,连起来,这样我就有一个类似流星锤一样的物件了,伸出手一抛,东西直接砸了过去,瞬间又回弹到我手里,我翻开家里的药柜子,找到了若干瓶风油精,我将他们都设法倒进去了一个大的眼药水瓶子,恩,挤了一下,直接飙射到墙上。我非常满意我的装备,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做操的时候我一个人拄着拐棍在花圃里坐着,看着他们做操,有板有眼,我很喜欢这种方式。过了一会结束了,人散了,我也开始往回走,身后开始有人叫我瘸子瘸子,我回头,不动声色,谁叫,旁边围起来一群人,都拍手叫,瘸子瘸子,我从身边的小包里掏出眼药水瓶子甩了过去,恩,很好,有人开始捂着眼睛惨叫了!开始有人冲上来抢我的拐棍,大骂死瘸子,我将那些流星锤们抓在手心里,扔了过去,然后再收回来。这个时候局势已经很混乱了,班上的同学冲过来保护我,恩,我的班长,他也冲过来了,我已经被推倒在地,拐棍已经被人抢走了。这场混战,以上课铃和老师们的赶到结束,人已经鸟兽散,只有我瘫在地上。李老师赶过来了,气的直哆嗦,都怎么教的孩子,怎么能这样欺负人?她并不知道我之前的那些举动。

她太愤怒了,于是领着我走到各个教室门口,让我去一一指认当时谁欺负我了,我并不想去,在我看来,我已经用我的方式进行了教训,然而她坚持,我只好站在门口,随手指向了那个男生,他被迫站了起来,双目通红,还没有开口,就哭了起来,她她她用风油精泼了我,我现在眼睛都睁不开。班级突然爆发出一阵哄笑。

那年小升初的暑假,我翻到了《越女剑》一书,恩,我就是那个在打斗中成长出来的佩剑少女吧,最后终于能够动手去夺来白公公的棍棒了,在这一片混战中结束了我的童年。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dadishang:

    另两个表弟性格倒是好的。后来你制作的两件兵器:流行锤和喷射器,有创意,在班里应该算尖端武器了

  2. Annie:

    跟我小时候有些相似的,我那个时候性格很懦弱,老妈气的不行就说谁打你,你就打回去,打不赢就抓他的眼睛。后来真的有一次跟个比我还小一岁的小女孩打架,我记得我是闭着眼睛的,手里乱抓,最后以我胜利告终。再后来小女孩妈妈来我家串门的时候提起这个事说我当时把他们家孩子头发都扯下来好多。还有两次印象深刻的都是跟小男孩打架。一次是拿了家里的钢尺把一个小男孩的头打破了,那天晚上我妈拎了好多鸡蛋去人家家里道歉。还有一次是在上小学的校车上因为抢位置打架,可能我当时占的位置比较有利,最终把另外一个小男孩抵在角落动弹不了,因为我拿脚踩在他身上,他哭了一路。我当时还想真没出息,男生还哭鼻子。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我可能踩到他关键部位了。

  3. 猫:

    我猜想,文革时期人们对知识分子的厌恶,是不是也与这种仇恨的心理类似??你不是爱干净吗?我就让你去捞大粪!汪曾祺写了他下乡捞粪的经历,杨绛回忆录里也写过。
    人心之间的隔膜,是仇恨的根源,你像个洋娃娃般的存在,乡下小娃无法理解,却本能得仇视。因为,没有人能忍受别人在自己面前的那种天然优越。作为一个曾经的乡下小娃,我无法安慰你,也无法为他们辩解。只能说,人性的角落也许就是有阴暗面的。

  4. 紫书:

    也许吧,如猫所言。人性中其实带有破坏欲望。转学之后我依旧受到欺凌,主要是太小了,大孩子其实对小孩子有种本能的逞强凌弱的欲望。尤其是这个小孩子,虽然哭,但是绝对动手反抗的时候。

    不过还好,我记性不太好,这些童年往事,没有留下更多的记忆。读大学的时候有次去书报亭买书看,旁边一个男生对报刊老板说,她是我小学同学,我望了他半天,十分不记得。他不得不说,你名字很古怪,而且我们的班长姓黄,我才确认他的确是我的同学。看,就那么小一个地方,我都能把所有人和事忘的干干净净,不见得是坏事。

  5. dadishang:

    女侠们纷纷现身,Annie你的招数好狠

  6. 达尼大爷:

    荀子两千年前说过 “人性本恶”,教化未完成,性之使然。

  7. 紫书:

    我算想明白了,怪不得以前我爹不让我留辫子,原来是怕我打架吃亏哇,哈哈哈,狂笑ing

    这不算什么,我以前还研究过怎么烘烤毛毛虫,然后碾粉,然后撒人身上,好痒,
    哎,体力不够,只能拼智力了

  8. isa:

    佩服佩服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