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的童年

今天儿童节,应景的再回忆一遍。

第一次打架

第一次打架是四五岁的时候。我和邻居家的小毛在家门口玩,我们同时发现门口的草窝里有一个鸡蛋,那鸡蛋很奇怪,是软软的,外面一层薄薄的膜,能看见里面亮晃晃的蛋清和依稀可见的蛋黄。我轻轻的捧起它,心想能不能孵出小鸡来玩。小毛说,咱拿我家去炒了吃吧,我们一人吃一半。我想到香喷喷的炒蛋,就答应了。我们坐在小板凳上咽着口水看小毛的妈妈炒鸡蛋,香味弥漫在整个屋里。

炒好后,小毛捧起那碗自己吃起来。我对他妈妈说,婶婶,鸡蛋是我们一起捡的,小毛说炒完给我吃一半。小毛妈妈说,但鸡蛋是我家炒的呀。然后就没再理我。

我委屈的站在小毛家门口。等小毛吃完鸡蛋出来时,我站在他面前看着他,我想打他,但我从没打过架,不知道怎么下手。最后,我伸出双手,在他脸上满满的挠了一把。小毛哭了,也在我脸上挠了一把,我也哭了。我们就互相这么站着挠,一直挠到我妈听到我哭声出来把我拉走才罢,虽然我脸很疼,但觉得心里特别的舒坦。

莫名其妙的笑

记得有天早晨,我躺在被窝里,听见哥哥在屋里唱《外婆的澎湖弯》。他一唱到“留下脚印两对半”我忽然就忍不住大笑起来。我哥不知道我为何笑,就又试着唱了一遍,唱到那句时,我又忍不住大笑起来。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当时为什么觉得那么好笑,可是当时我真的觉得特想笑啊。

理想

记得有一次我和小伴苏和国丫在一起谈论自己的理想。苏那段时间正沉迷于一种小吃,就是村里有种走乡串户的人,推着一个拖拉机头专门打玉米筒,玉米筒脆脆的,我们把手指插进筒洞里,然后慢慢的吃。苏特爱吃,但苏的妈妈总是不给她打来吃。于是苏一脸憧憬的说,我的理想是,长大后嫁给打玉米筒的人,可以天天吃玉米筒。然后苏又问我,你的理想呢?我很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说你也太没出息了吧,就吃玉米筒?我说,我的理想是长大了嫁给开小卖部的人,不仅玉米筒,什么好吃的都可以吃到!苏无语,看得出来,她挺后悔,自己怎么没先说嫁给开小卖部的人呢。这时国丫问,你们猜我的理想是什么?我们还没猜呢,她就迫不及待的说,我的理想是嫁给警察。我们正纳闷警察家能有什么好吃的。她又说,警察有枪,谁不给好吃的就打谁。我们当时听完就觉得挺害怕。现在想起来也害怕。

(我和国丫的理想都没实现。而苏,却实现了我的理想,她现在嫁给了一个开小卖部的人)

开小卖部

我们最喜欢玩的游戏是开小卖部,体验买卖东西的乐趣。

地点通常是在我家,因为我家墙壁上正好有个小窗户,和小卖部很象。于是我们找来纸,剪成一条条的,上面写上一毛,五分等不同金额的字。然后发给每个小伴。我则坐在屋里卖东西,按说我也弄点假的食品来卖,过过瘾也就罢了。但我嫌假的没意思,就把家的馒头,葱,油茶,点心等食物翻出来,包成一包一包的,全卖给了小伴们。她们买去后在那里开心的吃,不一会儿就把家的东西吃的干干净净。

我妈中午回来时,发现吃的没了,问我,我磨磨蹭蹭的拿出一叠我们用纸画的钱,我妈一看,就知道我又玩小卖部的游戏。没几天,她下令让爸爸把那窗口给封上了。没了那窗口,我们也就没有玩小卖部的兴趣了。

打子

我妈赶集的时候,买了一个布条扎起来做的“打子”。就是从外面回来,身上有了灰尘,用它来把灰尘打掉。我每次从外面疯玩回来,都会站在门口,让妈妈把浑身打一遍,挺舒服的。

新打子挂在那里我看着就心痒。和苏在家实在没的玩,于是我们就在院子里的土地上滚着玩,躺在地上滚来滚去的,眼前一会儿是天一会儿是地,我们似乎在一个由天地卷成的桶里滚动。然后起来时满身是土,我和苏就轮流拿那把打子互相给对方打土,把土打完后,再继续滚。玩了一下午,头发里都是土了。我妈回来时看到了我们在打滚的一幕,气得她拿起那打子使劲的给我们打土,她不知道,我们多么喜欢打子打在身上的感觉。

蚕宝宝

还是三四岁的时候,我无意间在橱窗里发现一个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有很多白白胖胖的大虫子,它们在盒子里的很多绿叶间慢慢的爬来爬去。我不能容忍这么多恶心的虫子在床附近,我就把它们倒在地上,用脚使劲把它们全踩扁了。

哥哥下学回来,看到地上的死虫子,伤心的大哭起来,并向妈妈告状,说我踩死了他养的蚕宝宝。妈妈边训我边安慰哥哥,说妹妹还小,不知道,以为是虫子等等之类的话。

我也第一次知道了蚕宝宝这种东西。之后,也跟着哥哥开始一起养蚕。

我的储蓄罐

储蓄罐其实是一个老式的酒壶,瓷的,是一个猫的形状。猫的一只胳膊插在腰间,便是壶把儿。另一只胳膊向上举着,从这只胳膊里可以倒出壶里的液体来。然后猫的脑袋可以拧下来,用来往里倒液体。

我拿这壶当我的储蓄罐。把每日为数不多的零花钱抠出一分二分的攒起来放进去。面对那么多的好吃的,要抠出这些钱攒起来需要多大的毅力啊,我为了自己不乱花,就在猫脖子能拧开的地方贴上胶布,这样,每次打开会有点难度。但我还是每天揭开胶布打开罐子数一遍里面的硬币。就那么几枚,其实不用数我也知道有多少。但我还是没事数一数,享受一下攒到钱的乐趣。

自从开始攒钱,我就学会控制自己了,有时候听到巷子里有诱人的卖冰棍的喊声,我也能忍着不去取罐里的钱买。这么下来几个月,罐里已经有半罐子的硬币了。钱越多,我就越舍不得花。我也不知道攒它们做什么,反正就是越多越高兴。

我还是每晚去数它们。但有一天,我忽然发现罐里的钱少了许多,我一连数了好几遍,确实是少了!我问了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他们都说不知道。我想到自己省吃俭用辛苦攒的钱就这么没了这么多,就难过的哭了。哥哥见我哭了,才低着头出来承认是自己拿了。后来他对我千哄万哄,说以后一定还我什么的,我才罢休。

我一夜都没怎么睡觉。第二天起来,我把罐打开,倒出一些来,拿去小卖部买了很多吃的,吃完了再倒出点去买。没几天,罐子里便空了。

我觉得还是不攒钱的好。

骑自行车

小时候,感觉学习骑自行车是件很难的事情。总觉得那么细的两个轮子要竖着站在地上,还要飞快的往前滚,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们都对骑自行车充满了向往。但年纪太小,又没胆量学。

家里的自行车就支在门洞下面。大人不在家时,我们就在自行车的两边放上杌子把车夹住,前面轮子下垫块砖头。然后挎上自行车,一扭扭的蹬着,体会着骑车的乐趣。我的小伴则踩着凳子坐在车的后面,我们假装骑车去逛街,去串门。直到后来,车子下面的支架被我们压坏了,我们才结束了这种游戏。

偷东西吃

我是我们家出了名的小偷。

因为小时候那个年代,每家给孩子们吃的绝对不会象现在这么放肆。都是买来一些,放起来,等大人们心情好,或者小孩子考了好成绩,再或者小孩子帮大人干了活,大人们才拿出来一部分吃的作为奖励。这些吃的大多是苹果,梨,瓜子,糖果,饼干等等。我最喜欢的是水果,当然,其它的也是很喜欢,只要能吃。

要帮大人们干活肯定我不愿意,或者等他们心情好,那可是没影儿的事。那只有不管三七二十一拿来就吃呗,父母也不会因为孩子吃个东西还打呀骂的。可是我妈早就料到这一点,她每次买回的东西,都会藏起来。农村的院子大,屋里的家什也杂,要真有心藏东西,可真难找。我妈每次趁我不在家把东西藏起来,等我闻讯紧赶慢赶跑回来想偷看到点线索时,大多时候就已经晚了,我每次回来看到的都是我妈快我一步的得意洋洋的面孔。

我只好乖乖的帮妈妈做点家务,等她心情好时,问她要苹果吃。我妈把我赶到外屋,说趴在床上,不许偷看,然后帮我拿苹果。只听里屋叮呤咣当一阵响后,妈妈就拿着几个苹果出来。吃完苹果,我也就差不多知道苹果的大概位置了。不用猜,就在里屋的某个罐子里。等妈妈不在家时,我把案板下的罐子翻了个遍,发现每个罐子里不是米就是豆,就是没苹果。不可能啊…忽然我脑子里亮光一闪,我激动的把手伸入每个罐的米或者豆的下面,我惊喜的感觉到,那些可爱的小苹果就藏在米和面的下面。

我忍耐住自己的狂喜,独守属于自己的这份秘密,每天没人时就偷一个苹果来吃。但这个秘密不久在一次行动中被刚巧进来的爸爸窥见。我爸讨好的对我说,没事,苹果嘛,就是用来吃的,来,我们一起吃。我说,那我妈发现了你要帮我说话,就说咱俩都吃了。我爸说,那当然。

后来苹果数目由于我爸的加入,减少的非常的快。我妈终于发现有人偷吃了。她晚上召集全家人一起开会,询问到底是谁偷了苹果。我希望爸爸站出来替我说话,毕竟他是大人么。没有想到的是,他恶人先告状,他看了我一眼说,还能是谁啊。我在家偷吃著名,我妈当然知道这话的含义。我忘记我妈怎么惩罚我了,我只记得我愤怒的对在那里幸灾乐祸的爸爸说,以后别想再吃我找出来的东西!

后来妈妈藏东西的技术越来越高,比如锁在柜里,挂在房梁上,等等。更夸张的是,有一次她把吃的包起来藏在废弃的破烂的如垃圾堆一样的灶台里。但对好吃的那种欲望所激发出来的潜力,每次都能让我在即将绝望的一瞬间,突发灵感。就好象那些可爱的小食物寂寞的憋在某一处,象我渴望它们一样的渴望着我去吃它们。我总想,可能是它们在轻轻的唤:我们在这里呀!

吃冰棍

小时候吃的冰棍是5分钱一根的,硬硬的,有点奶油味,但绝对不是好的奶油,却特别的好吃。我一般买了都不咬着吃,而是舔,舔啊舔的就硬把一根冰棍舔没了。因为这样吃比较慢,可以多享受那凉凉的甜甜的感觉。

卖冰棍的就每天蹲在我们教室门口,我在教室里上课都可以看见他,就边上课边想象他面前那个白箱子里有多少根让人谗的冰棍。下课时间只有十分钟,要是买一根来吃的话,就得很快的吃完,是绝对不能舔着吃的,但咬着吃实在太浪费,口袋里钱有限,舍不得。但又经不起诱惑,就买来一根慢慢舔着吃,吃还不到一半,上课铃就响了。我们几个没吃完的同学就带着冰棍走进教室,把早就预备好的洗好的铁文具盒打开,把冰棍放进去,边听课边偷偷的不时的舔一口。(是有点恶心,但当时不觉得)

有的同学舔的动静太大,被老师发现了。结果所有吃冰棍的全被暴露。老师命令我们几个把冰棍扔出去再回来上课,不扔就站外面吃完再回来。

有几个同学依依不舍的把吃了一半的冰棍扔了,然后再回去上课。我和另外几个同学太舍不得扔,就厚着脸皮站在教室外面吃。吃完回去的时候,明显的看出老师盯着我们恨恨的眼神。

抽烟

小时候看大人抽烟,闻着他们点燃香烟后那种诱人的味道,鼓起勇气偷了我爸一包烟。我们俩上到了我家的平房顶上,躺在那里象两个抽大烟的人一样,一根接一根的抽。这才知道真正的烟其实和我用纸卷的树叶差不多,都是苦巴巴的。但我们还是兴奋的继续抽,摆着各种在电视里学来的特牛逼的姿势,并学习把烟从鼻子里喷出来。

一包烟很快就被我们糟蹋完了,我们带着满身的烟味和一把鼻涕一把泪从房顶上下来时,被我爸逮了个正着。我爸笑眯眯的问我们:怎么样?好不好吃?我们不好意思的擦着泪摇着头说:以后再也不吃了。

喝酒

第一次喝酒是五岁的时候,忘了那天是什么节日,爸爸开了瓶小香滨。我尝了后觉得甜甜的很好喝,就一杯一杯的喝,忘了喝了几杯了。意识慢慢的模糊了。

后来听他们说,我喝完后就醉了,并且开始耍酒疯。开始见谁就说谁是憨憨,说完便笑,笑得全身都抖。再后来我们家的狗也凑热闹跑过来看,也被我骂了。再再后来邻居家的下坡路朋友辰辰来我家玩,也被我骂得哭着跑出去了。

我们全家在这样的时候,不但不帮我醒酒,还觉得好玩,不停的在边上逗我。爸爸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问我:我是谁?我咬着大舌头说,你四我爸爸,并指着妈妈说,她四我妈妈。那四我姐姐和哥哥。说完他们又放肆的大笑起来。我看他们不停的笑,就气愤的继续咬着大舌头说:我要刺糖!给我拿糖来!我妈飞快的跑过去帮我拿糖块罐并举到我跟前,我挥着手大喊:不刺了不刺了!他们再一次笑滚到床上……

我唯一有印象的是骂走辰辰那段和他们不停逗我的时候。其他的怎么也想不起了。只知道后来,大人们再也不让我随便喝酒了,而且每每家里喝酒,就会说起我的这段丢人的事情。

跳高

童年最让人乐此不疲的事情便是冒险。我们喜欢从尽量高但也没有危险的地方往下跳,或者爬到高高的树上等等来证明自己的勇气。

每年麦子丰收的季节,每家会把收回来的麦子晒完后堆放在屋里一块空地上晾些日子。小伴苏的家里也不例外,她家的麦子堆放在阁楼下的一片空地上,差不多有半米的厚度。而她们家的阁楼离地面差不多三米多,算下来阁楼离地面有三米的高度。那里成为我们几个没事就去玩的地方。我们的游戏是顺着阁楼边上的木梯子爬上楼,然后从上面跳下来摔到麦堆里去。

国丫和苏已经轮流从上面不知道跳下去多少次了,我还站在楼边上看着下面的麦堆发抖。我给自己鼓了无数次勇气了,她们两个也给我做了无数次示范动作了,并且保证肯定没事,但我还是害怕。

游戏已经玩了好几天,要把麦子装进仓里的时间越来越近。她们都跳的快厌烦了,我还是没有跳过一次。那天晚上,我大半夜都没睡着,一直在想这事情,后来睡着了,我做梦自己跳了下去,一点都不害怕。第二天,我一早就去苏家,蹲她们的阁楼边上发呆,她们俩在边上说,这样吧,你就想象着日本人从后面拿着枪追来了,你不跳下去你就被他们抓住了。看你跳不跳。她们这么一说,我心一横,眼一闭,就跳了下去。来不及有什么感觉,就觉得身体一沉,就扑在暖暖的麦堆里了。睁开眼,抬起头,就看到她们俩蹲在楼上为我感到高兴的欣喜的眼睛。

也许是我的进步激发了她们的灵感,她们忽然想到了新的玩法。国丫提议可以举着一把伞跳下去,这样不就和降落伞一样了吗?于是国丫就举着一把伞跳了下去,可能在跳下去的一瞬间,她意识到举着伞就没法用双手来保持平衡,就把伞中途扔掉了,自己张开胳膊扑了下去。而苏比较实在而执着,她死死的抓住那把伞跳了下去。事实上的情况是,她并没有象想象中的那样,象降落伞一样的慢悠悠的飘下去。而是象往常一样很快的嗵的一声坐在麦堆里了。在她手里的那把伞面,直直的冲上翻了过去。

吃果丹皮

那时候的果丹皮和现在的不同,现在的果丹皮软软的好嚼,而那时候的果丹皮是硬硬的一片,并且很厚。学校门口有卖的,一个贩子,面前放一个大纸箱,里面是厚厚的一张张的果丹皮。你买很多的话,他就卷几张放在秤上给称一下。买的少的话,他就拿起一张撕一半给秤。我经常拿五毛钱,买大半张,撕成巴掌大的一块块放进书包里。等下课的时候,坐在操场阳光下的木头桩子上,眯着眼,把一块果丹皮塞在嘴里用牙细细的刮着,直到刮出很多泥浆来,再美美的咽下去。每天的零花钱,是不能把那东西吃够的。更多的时候,是在回忆和想象中细细品味。一到上枯燥的数学课,我便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硬生生的把讲台上唾沫飞溅的数学老师想象成是果丹皮做的。我从他的脑袋慢慢吃起,一口一口的咬,把他吃完时,(有时候得吃好几遍),差不多也就下课了。

逮屎克螂

我不管多少人对这个东西充满厌恶。反正,我对它们是极其喜欢的。

小时候,我一看见这东西就会产生莫名的兴奋,不亚于在鸡窝里发现白白胖胖的鸡蛋时的感觉。

我们经常拿着一个盛着水罐头瓶,在田地里树根下仔细的寻找屎克螂。一般它们的窝,都是在人或者动物的粪便底下。只要看到风干的发黑的粪便,我们就跑过去,在那周围,肯定就有个洞。我们把罐头瓶里的水往洞里倒下去。几分钟后,就会看见一个可爱的小家伙摇着憨憨的黑呼呼的身体爬了出来。一到洞口就被我们逮住了。我们一人逮一个,放到自己的罐头瓶里养着,偶尔用细线栓着它们的腿一起出去散步。等玩腻了之后,便把它们埋到火堆里捂着,不一会儿就会散发出烤蝉一样的香味。我们剥出屎克螂背部的那块肉吃掉。记忆里,那味道和蝉背上的味道是一样的。

主题相关文章:

13 条评论

  1. 鼠曲草:

    丰富多彩的生活啊!我的童年也是非常丰富多彩,可我不写,省得你们什么都知道了!

  2. 海里的泡沫:

    你不写我们可以猜测。
    你是不是把别人家那萝卜干hulu到土里去了?

  3. dadishang:

    我们不知道,也不羡慕你的丰富多彩,或许你小时候没人爱跟你玩,也说不定的。

  4. 鼠曲草:

    。。。。我告诉你们家长去!!!

  5. dadishang:

    鼠帝今天在傲娇

  6. 小旗袍:

    天啊,吃屎克螂~~~~~!!!!!!!!

  7. 海里的泡沫:

    隐身飘过…….世界好大啊。

  8. 紫书:

    啊,我几乎想不出来我的童年是啥子
    我在还没有办法爬上凳子的时候就进了学校

    有时候看到人怀念童年,我就羡慕嫉妒恨
    刚才抱着东西吃的时候想起来了一点
    我小时候特别爱吃糯米条,软软的
    有次好激动,问我爹要钱去买
    他给了一块钱!
    可以买20根!
    我激动的拿钱的时候都在颤抖

  9. 海里的泡沫:

    一块钱!!巨额啊。。。。。。
    那时候最喜欢五分钱,又扁又大,分别能买一兜瓜子;奶油冰棍两根;破冰棍五根;大米蛋五个……

  10. 静婷:

    我承认,看了上面的字以后,我很快乐。。
    谢谢海沫姐姐。

  11. 原野农夫:

    我的童年和楼主有很多相似相同之处,呵呵

  12. 海里的泡沫:

    楼上握手,能相似也不太容易。

  13. saiseino:

    以前我爸还藏电视天线,防止我看电视。结果我居然找了一根不合适的线硬插上去,终于出现的画面不时有雪花飞舞~~~~~我爸回家看到我在看电视,脸上那种惊讶又搞笑的表情我现在都忘不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