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颗杏

作者:冷水鱼
青杏
(图By dadishang)

“桃三杏四梨五”,“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这是老一辈人经常念叨的话,我妈也不例外,每次一有凝视果树的机会,她就会喃喃地说出这些话,尤其是后面一句。确实,后面这句话成功地恐吓了我,桃杏李任何一种吃得稍有放肆,它就会跳起来警告我,警告无效的话就向我的胃施压,让我知道放纵的后果。想要躺在树下做个幸福的吃货,着实不易。

桃也好,李也好,在北京好歹是吃得到的,两者还都有各自的名牌货,美美地摆在超市蛊惑人心。只有杏比较难,她就像个豌豆公主,一旦离开了日夜依靠的树,周围针尖大小的改变对她都是致命伤,她会叹着气,在夜里收回白天的娇嫩,留给你一张哭花了的脸。看过几次北漂的杏,伤了的杏,我也伤心了,一晃几年,再没买过。

要说这杏,真的是可歌可泣,从开花到结果,从青涩到成熟,留给我的回忆就像潮水,杏的潮水,远远地把我包围。
记忆中,桃花我没有摘过,不知道为什么。但杏花却摘过不止一次。每年杏花一开,我们一小撮人就会自发聚到一起,假游玩之名,游荡到镇上西街水库东南方位的那片杏园,一人折一枝花,火速闪人。现在想想,可能是那片杏园原本就没有种什么名贵的品种,都是本地产的平常杏,不值钱,所以连看园子的人都不常来,这才让我们这帮人屡屡得逞。另外,上小学的孩子,总会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摘杏花算做其一,一帮小破孩只是握一枝花,并不像杨二那样戴在头上,已经足够臭美了。

除了在杏园里摘花,我真正地进到果园里吃杏,只有一次,这里需要特别感谢一个人,他叫三毛,是我的小学同桌,但去他家园子,却一直等到我即将上京前。本来打算狂吃一通,进园后刚好他爸在,弄的我很不好意思,拘束地吃了几个杏就撤了。早知道当初就跟他搞好关系了,那样还能多吃点杏。

杏花落尽,大家就眼巴巴地等着杏长出来。看到第一颗刚刚冒尖的杏是件幸福的事,因为她会给自己批上绝妙的伪装,隐在树叶后,特别小,特别绿,你需要踮起脚尖仔细地看,才能找到一颗。只要看见一颗,接下来就会发现更多的杏,两颗,三颗,挨挨挤挤地挂满一树,多到眼花。这下就可以放心了,需要耐心地等她们长大。

就像韭菜,杏也可以吃两茬,一茬是青的,一茬是熟的。

青杏,我们那叫酸毛杏,这个时候是硬的,石头子一样,丢出去能当武器。我们家没有树,想吃酸毛杏都是管别人去要。偏偏班里总有那么几个家里有果园的家伙,准会带一书包的酸毛杏到学校,哗啦啦倒进桌斗里,关系好的随便瓜分,关系淡的如我,眼馋着,却不好意思上去讨要,只能愤恨地观望。酸毛杏咬一口脆脆的,非常酸,抗酸力较差的人一定会挤眉弄眼,发出嘶嘶的吸溜声。吃了杏,里面还有个软白色的核,也是可以耍的。据说放在耳朵里孵一会,可以孵出一个东西来,但我试了好多年,最后都只是变成黄色的蔫的仁,没有人形,也没有鸟形。酸毛杏再大一些,核变硬后,中间磨出一个洞,把里面的肉拿走,还可以当哨吹,男生喜欢含在嘴里,瞅准机会袭击老师,调戏女生。

然后就是等着杏熟了。就像看见第一颗青杏,发现第一个红脸蛋的杏也让人兴奋不已。太阳给打的腮红,看着就开心。在知道红杏出墙的典故前,别人家伸出墙外的杏对我诱惑很大,总有跳起来摘两个的冲动。姥姥家附近就有一家,杏长的特别好,每年路过我都默默地看几眼,但一直没机会吃一个。

印象中,跟同班的几个女孩办过一次全杏宴,先是去各自家里摘了杏,然后带到我家,切成块,撒上白糖,抢着吃光。原来那会就知道斯文地做水果沙拉了,虽然没有酱。

要吃到新鲜的杏,当然要爬到树上去摘,随便擦一擦,当场吃掉,是最好的。杏一沾水就会变味,奇怪的很。后来大家坐一起聊天,发现几乎所有男生都有偷杏的经历,哪怕自家有,也要偷别人的。

说到杏的品种,我难忘的有三种。一种是青皮杏,熟透了也绝不红,掰开后里面是淡黄色的,稍等两三秒还会有汁水渗出来,很爽口。第二种是本地产的小杏,也没名字,扁扁红红的,一掰两半我可以吃很多,这种杏成熟后多到泛滥,种杏的人拿棍子敲打杏树,噼里啪啦一阵乱打,杏就全掉下来了,然后就得趁着晴天拼命掰,用一切器具摆上杏,放到太阳照的到的地方,房顶,墙头,井盖等等,几个来回,晒成杏干;杏干热爱晴天,也要提防雷雨,得来不易;剩下的杏核要砸开卖钱,也是一项庞大而辛苦的工作。小学的时候有女生会趁暑假上山打工,包吃住,干的就是掰杏干砸杏核的活,我那时候还在过娇惯的童年,没有这样的经历,很可惜。第三种比较霸气,叫供佛杏。这种杏是杏中的巨无霸,圆溜溜的堪比鸭蛋,肉厚,吃起来非常过瘾,核也是甜的,可以吃。论价钱,供佛杏是最贵的,至于供佛杏晒成的杏干,就是极品了,价钱更高。这几年不是干旱就是冰雹,杏长的不好,我已经很久没吃过供佛杏了,不知道今年怎么样,还没有打电话回去问。

最后说一下杏干。土法制成的杏干大都经过了苍蝇的非礼,部分杏干上面会留下它们黑点状的小脚印,但小的时候哪管的了这些,拿起来抠一抠,吹一吹,就吃了。大一点了会稍微觉得别扭,尽量挑没印的来吃,掩耳盗铃一样。除了干吃,杏干泡水一样好喝,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酸梅汤,败火开胃。有时间的话洗干净了,摆在盘子里,撒上白糖,上锅蒸一下,软软的,酸酸甜甜也很香。山西那边也产杏,做成的杏脯同样好吃。

主题相关文章:

11 条评论

  1. dadishang:

    鲁西地区割麦子的时候 杏熟 摘下盛在柳篮子里 在路边摆着卖
    杏仁有的特别苦 不能吃 忘了怎么辨别
    掏空杏核作哨,你不提,我已经忘了

  2. 喜言:

    去年夏天去东北男友家,生平第一次见到杏,可能过了季还是熟过了头,卖相挺不好的,也有招虫咬过的,但不管如何,对于南方人来说,它还是非常诱惑的一种东西。我也是第一次吃到,不能说绝妙但还是非常不错,可能食物需要记忆才显得更美好吧。。

  3. 海里的泡沫:

    光看图片,耳根一酸,口水哗哗的出来了。
    话说图片上这青杏掰开,里面的仁儿可以孵小鸡,欢迎尝试。

  4. dadishang:

    我一点没有酸,味觉也忘记了,可叹

  5. 冷水鱼:

    我一直也孵不出来,失败
    另,dadishang当年没怎么吃酸杏吧,要是吃多了,被伤了,也是会记住滴…

  6. dadishang:

    我今天摘了十个青杏!

  7. 冷水鱼:

    十个核够孵一窝小鸡了

  8. 哭了:

    看到那张图片就想哭了
    自从搬家离开农村就没再享受过从杏花到杏干的过程了
    我家的那三科杏树啊,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那时候轮着品尝村里所有杏树的杏
    酸毛杏把牙酸到不能吃饭
    从榆钱钱到酸毛杏到各种果子,野菜,甚至青蛙等等
    一整个夏天不够疯的呀

  9. amy:

    青杏是酸啊!成熟的黄黄的杏,却别有一种香气!吃到嘴里,亦是甜甜的,软软的,满嘴清香。小的时候,每逢杏成熟的季节,奶奶总是想方设法地给我弄来几粒。
    最爱的除了杏,还有樱桃,枣,山楂。因为这些个特殊的爱好,曾被妈妈视为怪孩子。
    现在市场上、杏,更是少见。奶奶走了很多年,杏的滋味也被遗忘了很多年。

  10. amy:

    青杏是酸啊!成熟的黄黄的杏,却别有一种香气!吃到嘴里,亦是甜甜的,软软的,满嘴清香。小的时候,每逢杏成熟的季节,奶奶总是想方设法地给我弄来几粒。
    最爱的除了杏,还有樱桃,枣,山楂。因为这些个特殊的爱好,曾被妈妈视为怪孩子。
    现在市场上,杏,更是少见。奶奶走了很多年,杏的滋味也被遗忘了很多年。

  11. 嚼:

    我一南方人看上去这跟个毛桃似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