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于回忆-孵小鸡。

那时四五月,一树一树的榆树钱儿引诱着我翻身上树撸了一捧又捧,装满了小妹手臂上挎着的小花篮子,姥姥会用它们做榆钱蛋花汤,那汤绿叶黄花,清香扑鼻。

就在姥姥给我们做榆钱蛋花汤的这个时节,家里的一只金黄色母鸡也开始咯咯嗒嗒地不肯出窝了。每天傍晚拎着小葫芦瓢去鸡窝拣鸡蛋可是我和小妹最爱做的事了:鸡窝是姥爷用稻草编的,前口大,可以让母鸡自由进出,后口小可以流通空气,中间编成一个大鼓肚,下面还铺了些碎稻草,母鸡趴在里面可以舒服地下蛋。姥姥养的十几只鸡,每天都可以下六七个红皮大鸡蛋,偶尔有一天,我和小妹居然拣到了十个,惊喜得大喊大叫地向姥姥报喜,举着满满一瓢的红皮鸡蛋给她看,好像多出的蛋都是我们俩下的,姥姥也连连赞叹,兴味盎然。

可那只不肯出窝的金黄色母鸡可真烦人,每天都早早地钻进去占着窝,还咯咯地叫却迟迟不肯出来,害得别的母鸡没地方下蛋,急得团团转。我没好气地向姥姥报告这一事件,姥姥却笑了,说那只大母鸡要抱窝啦!抱窝?是呀它可不是在那儿抱着窝不出来,还一个蛋也不下!姥姥说:傻孩子,它是要孵小鸡啦!

原来是这样呀,这下我和小妹可高兴死了。姥姥打开装鸡蛋的的大葫芦罐,一枚一枚地选鸡蛋,专选那些又大又圆溜,壳面亮滑泛着光的。姥姥说这样的鸡蛋孵出的小鸡一定又壮实又好看。姥爷呢,开始忙着把干稻草结成束,又新扎了一个窝给就要当妈妈的大黄母鸡,这个窝像个搪瓷脸盆,又大又圆,里面铺的草也格外细软、干燥。

姥姥精挑细选了二十枚鸡蛋,用铅笔在鸡壳上写上了大大的编号,从一至二十;然后把它们一个个码在新鸡窝松软的细草上。接着请那只金黄母鸡请进了屋,这下仿佛海盗见了金银岛的宝藏似的,黄母鸡一屁股就趴进去一蹲,真是把鸡蛋是盖得个严严实实。之后这位称职的鸡妈妈除了吃食排泄之外,就一丝不苟地趴在那儿孵蛋。我和小妹开始翻着皇历算日子,等着小鸡崽快点钻出蛋壳。有时候趁母鸡不在的片刻,姥姥会帮着把一枚枚鸡蛋翻个个儿,这回写着数字这面朝上,下回没写字那一面冲上,姥姥说这样可以让鸡蛋受热更匀均,我也帮着翻,那鸡蛋真都是暖烘烘的,带着生命的温度。

十几天过去了,有天晚上姥姥把鸡蛋一个个小心地拣进一个姥爷戴旧的大棉帽子里,放在热乎乎的炕头上,接着把屋子里的大灯关了,间壁墙的窗沿上点上一只白蜡烛,轻轻地拿起一枚鸡蛋放在手心里搓了搓,又用手指在蛋壳上摸抚了下,然后用拇指和食指中指一起擎住鸡蛋靠近烛光,烛光竟通过鸡蛋透漏过来,把蛋壳里的世界照亮了。姥姥只看了下就说:这个长得好;放下这一个就又拿起一个,照样在手心搓一搓,抚一抚,又凑向烛火。

姥姥做这个时候,我和小妹都安静地坐下昏暗里静静地观看着,偶尔也会好奇地凑上去看看烛光沐浴下的那个正在孕育中的小生命,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心心念念的是希望它们每个都能在姥姥的抚爱上苏醒,积蓄力量,卖力气快点长大。可还是有三枚鸡蛋被姥姥淘汰出来了,烛火没有照进它们的小房间。

昨晚我还为那三个被淘汰的小毛蛋叹了三口气,今天当姥爷把它们从红通通的灶炕里扒拉出来时,我还是禁不住诱惑把它们吃了,烤好的毛蛋吃起来筋道还带着糊糊的蛋黄香。

又过了几天。吃过晚饭,天色将暗,姥姥、姥爷和几个亲戚在舍不得开灯的屋子里说话唠嗑,在外面疯玩了一天的我和小妹倚在炕梢发呆。没有什么预兆就听到外屋传来“唧唧唧”的叫声,清亮脆生。我还在愣神想这会儿,姥姥一句“孵出来啦”拉开了灯绳。我和小妹第一个冲下炕去看,连鞋也忘了穿。果然,从肥硕而疲惫的母鸡羽翼下钻出一只油黄色毛茸茸的小鸡崽,眼睛圆圆的像黑宝石一样闪着光。情不自禁就伸出去抓,却不料那只刚作了妈妈的母鸡回头就是一嘴!还好我躲得快,但“哎呀妈呀”却喊得震断了房梁!姥姥说你个没深拉浅的,这会正是母鸡护崽子的时候,你也敢去逮。于是,我和小妹像看露天电影似的一人一板凳坐在那儿观看。那只小鸡崽真好看,尖尖的小嘴、小爪子踩在窝沿上,一步一步蹒跚却就不掉下来,这个还没看够,像变戏法一样,从母鸡怀里又钻出了第两只、第三只……有白的有黑的,终于有的被挤下了窝沿,叫声马上变得急切凄厉,有的顺着母鸡的翅羽踏鼻子上脸爬到了鸡妈妈的背上,扬头挺胸,叫声变得欢畅嘹亮,倒真是比电影还好看。金黄母鸡孵出了十六只小鸡崽,十一只油黄的,两只灰黑的,三只米白的。第二天一早,姥姥一开房门,它就带领着自己的十六个孩子出去散步了,有几只跳不出门槛,我和小妹帮它们蹦了出去,这鸡妈妈倒是一脸淡定。

可还有一枚尚带着妈妈体温的白皮鸡蛋被弃在窝里,它静静地躺在那儿一点动静也没有。姥姥赶忙拿一只舀米用的小葫芦瓢,在里面铺上旧棉絮,把那枚白鸡蛋放进去,然后端上了热炕头,又在上面罩上一个小薄棉垫,并叮嘱我注意透气,一会我听到了从蛋壳里发出了“咯咯咯”的声响。喊姥姥来,姥姥又端起来仔细听听,拿来作活用的铁锥子“叭”地将蛋壳凿开个小眼,居然从小眼里伸了一个肉色的小喙!这个小喙慢慢地一点点地敲开了蛋壳,从蛋壳里翻身钻了出来——小家伙全身湿漉漉的,毛打着绺儿,眼睛还没有睁开。

死里逃生的这只难看的小鸡崽,捂在炕头喝水喂小米养了几天,没多久就变成一只又跳又叫的雪白小绒球。我和小妹给它起名叫:小白。小白个头要比它的哥哥姐姐们小很多,它们在一处玩耍觅食时,小白总是挨欺负,母鸡找到食物时,常常会停在食物上方从嗓子眼里咯咯咯地发出召唤,小鸡崽们就都冲过去吃,这时候小白总是落在后面,就算跑过去了也会被其它小鸡叨啄败下阵来。而且母鸡也不待见,总认为它不是自个的孩子,在树荫下休息时,其它小鸡都可以躲在它的羽翼下酣睡,只把小白一个排除在外。我和小妹看着气不过,就每天给小白开小灶,菜地里挖到蚯蚓就“咯咯咯”地唤它来吃,田野里捉出一长串的蜻蜓也先唤它过来吃个够,才分给其它小鸡吃。渐渐地小白长大得又肥又壮,身形也追上了它的哥哥姐姐们,而且只要看到我和小妹,不管离多远,它都撇开它的妈妈哥哥姐姐们撒了欢朝我们奔过来,然后就是我们走到那儿,它就跟到那儿,赶也赶不开。后来,开学上学前班,我和小妹被爸妈接回城,想带着小白,未果。不久恶耗传来,小白对人依赖已久,我和小妹一走,它就改成每天跟着姥姥转,一天姥姥进屋,它也跟在脚后还没等跳上门槛,就被关上的门挤死了。

嚎啕大哭,原是爱它,到头来却害了它。姥姥把小白埋在院前的梨树下,年年梨花如雪白。

主题相关文章:

18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写的好可爱啊。。。。。。
    被门挤死了。。。。。。真惨。

  2. 懌凡:

    最近folk多了很多童年记忆的文章啊。
    小时候也想着自己孵蛋来着,偷偷从家里拿了市场上买来的鸡蛋,小心翼翼地抱着入睡,上学后就把它们藏到后山的石头缝儿里,回来后继续在臂膀间“孵蛋”。很是纳闷过了许久也仍旧没有一点动静,爬上椅子拿着鸡蛋在电灯下照了一照,可一点可疑的变化也没有。直到某日不小心打碎了一只,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我捂着鼻子,瞧了瞧那已有些发黑的内容物,就弃之而去。
    现在仍为当时的单纯而逗笑,童年啊,童年。

  3. 鼠曲草:

    家人从好几家农民手中凑了一箱子土鸡蛋,还把鸡养的最好的五爷家的蛋用笔标号。结果到了机场,人家说刚刚规定飞机不让带生鸡蛋,只能托运。托运生鸡蛋那还能剩下啊?只好让家人把攒的土鸡蛋拿了回去

  4. 海里的泡沫:

    我们小时候吃完青杏,把软软的杏仁塞耳朵眼里,据说能孵出小鸡…….
    太2了啊,有次塞的太里面了,抠不出来,最后让大家弄出来时,那杏仁都破了,水粘一耳朵眼儿。

  5. dadishang:

    可爱!!母鸡带小鸡的时候非常厉害,我都是远远的看它们一家玩,我们家的狗大摇大摆进入它们的领地,都被母鸡啄得落荒而逃,她扇动翅膀啄狗头。。

  6. dadishang:

    “杏仁塞耳朵眼里,据说能孵出小鸡” 这这谁说的?表示非常震惊!海沫你小时候是神童啊,居然也相信了

  7. 海里的泡沫:

    神童才相信超乎常理的事情嘛。。。。。。你果然不是神童。

  8. dadishang:

    如果根据这篇内容做一个FLASH动画,想想一下,一定很好看

  9. 海里的泡沫:

    后面小鸡被挤死那块你来做吧。

  10. 小猪凯:

    话说,上幼儿园的时候(我们那儿叫育红班,有文革味吧),学校离我家近.放学后带一堆小孩去我家听广播(貌似”小喇叭就要开始广播了”之类的),结果有个家伙踩死我家一只小鸡.不关心,踢到一边就去玩儿了.结果我妈回家后难得的揍了我一顿(说是揍一顿,其实就随便打了几次,从小我爸妈都不打我),被打得大哭一场

  11. 康素爱萝:

    记得好象还可以用温水遴选,就是把孵了十几天的蛋放在温水里,浮在水面上的就是正在健康孵化的小鸡,沉下去的就要被淘汰掉。。。。

  12. dadishang:

    浮在水面,难道蛋壳里的小鸡已经会游泳?
    再感慨:没有孵过小鸡的童年是不完整的

  13. 静婷:

    印象里小时候有看到奶奶操作过,步骤给忘了,只记得“抱鸡婆”(孵小鸡的母鸡)特别凶,脾气暴躁。拉的屎特别多,特别臭。后来农村就有了专门的养殖场,专门有人孵好了,拿出来卖,多少钱一十。我们农村卖鸡蛋这类产品不论斤,论多少钱一十,多少钱10个。所以集市上,看到卖鸡蛋的摊前,只有20个左右的蛋,卖完就二场再来。
    感慨:有看到过孵小鸡的童年,我骄傲。。

  14. 康素爱萝:

    静婷是哪里人?抱鸡婆的称谓很形象 :)

  15. 静婷:

    静婷是四川简阳人,海底捞的家乡。

  16. dadishang:

    如果可以,请讲一讲你眼中的海底捞吧

  17. 拖把:

    我们家那边有老鹰,小鸡孵出来要特别堤防。当老鹰飞过来,几乎所有母鸡都会伸长脖子发出警惕的叫声。但是还是会有被老鹰抓走的小鸡,飞到半空中都能听到小鸡唧唧的叫声。

  18. 康素爱萝:

    你的老家在哪儿,居然还有老鹰。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