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野地

老蒲二姐一家近日偷偷种了一块地。她们住在成都三环外一处上不沾天下不沾土的商品房里,楼盘周边逐年规划,田园渐次消逝。在这个地方买房的人,除了二姐家这样的迁入户外,大多都是本土失地农民,早先就着楼下空地四处圈地种菜,随着二期三期的兴建,这些短暂的菜地一夜就被掩埋了。就像女儿干妈家楼下那些短命菜地一样,上一次去还生机蓬勃,下一次去,就变成了市政绿地。

二姐不想经营这种短期项目,只好到处瞅有无相对稳妥的地方能保证至少有几季新鲜收成,才对得住挥汗如雨的辛劳。最开始她爸在楼顶用火砖圈了一点儿土,埋了一点儿葱,可惜被另一家养的一点儿鸡给刨了,气得不行。后来五一前她们去近家的市政绿化带散步,那里是我家女儿和二姐儿子摸爬滚打的好地方,有起伏绵延的小山坡,一侧的小路边种了一排翠竹,隔离了小河,和连接小河的中间斜坡。二姐家的地就在这块斜坡上了,散步空余钻过平常游人不会去钻的竹篱,发现竟然有人已经在那里开垦了,大喜,第二天就去买锄头买种子,几个人忙一阵,过几天太阳晒得厉害了,又扯草覆盖一下,再过几天,苗出来了,赶紧插扦搭架……周末过去探女儿,听说菜长得不错,于是带上相机去记录一下,一大家人到得菜地,隔壁菜地的人看见大部队来了,喜笑颜开的搭话,老蒲他爸趁机吹牛说:这是城里的人来采访了,还要录像的。

我觉得凡是早年种过地的人,这一生就不可能再放得下锄头。比如我妈,就算八十年代进了城,做了个体户,当了几十年城里女人,到了老年无事,还是在楼上楼下种满树和各种菜蔬,养上鸡鸭。这还不够,每年夏末还要回去乡下妹妹家帮收割谷子玉米辣椒事宜。沾过地的人,生命会变得像植物一样,离不得地气。即使像我这样没种过地的,从小耳濡目染父亲种花,现在也喜拾掇花园,仍然双手沾泥。

周末这天天气晴好,蓝天白云,到底是郊区,远离尾气,空气清新怡人。老蒲的大姐二姐和父母在地头忙,老蒲看住果果小妹妹,我拍照。间或轮休,我说老蒲老蒲你也算你们蒲家青壮劳力,一介男丁,你妈荷锄半晌,你袖手旁观也不帮忙。听罢他就去夺锄头,他妈自然不让,终于拿到锄头,舞弄几下又说不行了,手心起泡了,摊给妈看,把我笑得半死,讥讽两句,他妈圆场,说,没做过农活的那是不行,我们以前做过的人看你挖好久手也不会打起泡哇。就这么一堆人边务农边一搭一搭闲话,说莴笋说茄子说到说到就说什么“茄子不开空花,男子不说淡话”,问什么叫“淡话”,原来就是闲话之意。增见识了。

下面照首排四张分别是我女儿(一岁十月的果果小妹妹)、老蒲父母及二姐、我们的菜地、隔壁菜地。
下面的十二张平日常见的菜蔬,猜猜识得多少?

上面菜蔬分别是:黄瓜、丝瓜、南瓜、苦瓜;蓊菜、辣椒、茄子、脚板苕;番茄、豇豆、四季豆、莴笋。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我就认出了茄子,辣椒,南瓜,番茄。

  2. dadishang:

    根据叶子判断,我只认出来茄子和西红柿。。。
    你女儿还叫蒲公英这个名吗

  3. 小旗袍:

    准备空了去改名。本来我们很喜欢这个名字,每次在医院什么的,大家都超稀饭,有个老医生说以前有个孩子叫这名的,现在都20多岁了。

  4. dadishang:

    医院喜欢不行,不讨他们喜欢,以后可以上网用这个名

  5. geograph:

    能自己种东西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