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潺潺过水寨

 在都匀阳和水族乡的时候,几乎没看到青壮年的身影。几乎和所有的农村一样,青壮年都出去打工赚钱,只有老人和孩子们留守自己的家园。恰好是 ji 秧(方言:育秧)的季节。寨子中更难寻找人们的踪影,老人和孩子都聚集在一起到水田里去 ji 秧了。走下田坎的时候,遇到几位水族妇人在河边洗手收拾农具,于是上前去打招呼,问我从哪里来呀,我说都匀来的。她们笑着说自己准备回家去少午(午饭)吃了,于是又埋头走路。 更多图片猛击原文
 水族的远祖是古代“百越”的一支。水族与古代“骆越”族有历史渊源,是其中一只发展起来的。早在秦汉以前,岭南地区以及东南沿海一带就居住着许多部落,公元前214年,秦朝统一了岭南,水族先民逐渐向北往黔桂边境迁移;隋唐时统称“溪峒蛮”;唐宋时与壮侗各民族一起被统称为“獠”;宋代在该处设置“抚水州”,被通称“抚水蛮”;州这一地名暗示以“水”为自称的人群已经形成。如今的水族聚居在贵州的三都水族自治县和荔波、都匀、独山、黎平、榕江、从江等县。都匀水族妇女长相很有特征,气质高古,即便是不穿民族服装,走在街上也能一眼认出来。然而她们的服饰大多以石青绿为主。服装正面腰间还系有一个像小围腰似地的绣花小兜,这兜子是双层的,还能放点随身物品。都匀地区水族银饰极少,只有在盛装的时候才穿戴。
 水族人视自己居住的地方是“像凤凰羽毛一样美丽的地方”。经过打听中得知,这一代的水族姓氏以蒙姓为主,也有韦、吴、潘。都匀水族的大本营在三个水族乡,市区里的蒙家桥一带的原主要居民也是蒙姓水族人为主,地名也因此叫做“蒙家桥”。 阳和乡四周环山,只有一跳柏油马路经过,在这里从山顶到河边,都有水寨分布,一条河就静静流淌在山间的坝子里。走到阳和中心校的时候,看到学生寝室的窗外挂有很多晾晒的衣服,估计住校生都是从路途更偏远的寨子来的。学校大门的门头上用水书写有匾额,还有一副水书对联,心想这学校一定有在实施教育系统提出“民族文化进课堂”。后来去问当地的孩子,他们上课是否学水语和水书,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我们的上一辈人在学校读书的时候还学过自己民族的文字和语言,可惜我没体验过这种民族语言教育模式。

乌卡是一个在半山腰的水寨,背靠归兰山,寨子在2008年才修好一条水泥路通往乡里,所以的门口立有一个路志碑,纪念此事。碑的顶上有一个鸟形状的石刻装饰,恰好体现了水族对鸟图腾的崇拜。碑上刻着:

“乌卡居住大山腰,高脚矮脚路难行,出门开步上下坎,肩挑背驮天晓知。人财智物于一统,破俗挥汗筑路忙,笛笛嘟嘟运福到,荫裕儿孙更高康。为彰明先辈之道,法仿先辈之义举,将工程概要述于两侧。乌卡筑路领导组,二零零八年六月 立”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dadishang:

    小布,粘贴文字的时候,注意修整一下拷贝进的空格符号,这样显得段落不齐潦草。谢谢支持

  2. 布依崽儿:

    重新编辑过了

  3. 海里的泡沫:

    这小姑娘还是上篇里的那姑娘?

  4. 布依崽儿:

    姑娘还是那个姑娘~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