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南的一天:晌午头来

晌午头来,时针在正午前的十一点往前赶。锄禾日当午,日头开始发威,我在田里给玉米施化肥。母亲在前,扬起扳镢子,落下,在玉米株下扳起一个坑,我们的方言,把这个动作叫做“倒”(四声)。我端着一个大搪瓷缸,用勺子舀出一勺化肥填进坑,右脚跟上,将扳起的土再推进坑,再踩实一脚。继续跟在母亲身后填下一个坑。

一袋子化肥太沉,自然不能拎着袋子施肥,搪瓷缸,有时用破旧不能再舀水盛饭的,有时用新的,用完洗洗继续舀水盛饭用。搪瓷缸中的化肥用完,跑到地头去化肥袋子里舀,化肥袋子放在那里。天热,化肥易挥发,一缸子化肥舀到最后,已有结晶,尿素或二胺,挥发的水汽,刺鼻呛眼。

晌午头来,田地完全裸露在太阳下,我带了草帽,气温升高,我嫌闷热,扔掉了草帽。毫无遮挡的站在田中,难以忍受,又不能走开。晒得急了,索性连粘在身上的背心也甩掉,向太阳投去怒视,立刻被他一个耳光打得眼黑。“你晒死我吧!”母亲听见笑了笑,没有搭理我。

路上已经有结束上午工作,扛着镢头回家的同村人,同一个村的地分在同一方。喊我们“晌午错了,还不回去做饭。” 这时,很少人还在田间忙碌,归家的人,便对还在大太阳下忙碌的报以同情。其时并没有到“晌午错”。晌午头前,我们要把这一亩半玉米lan完(lan,方言,施肥)。

跟着去施肥,有时母亲看我垂头丧气,也会放我到路上的树下歇着。杨树叶子哗哗响,将汗吹干,没有其他可玩,身边的蚂蚁走了霉运,田野的黄蚂蚁比村里的黑蚂蚁个头大,捡一根小树枝,引它爬到顶,看它无路可走原路返回,捉弄得逞,心中生出阴险的笑。有时到小河的桥上,看河里的居民过桥洞。有一种长腿的,体型瘦长像皮划艇,趴在水面,可在水面跳跃,好像叫做水河车,它们乘水而下,不作停留,羡慕它们顺水到了远方。大鱼通常隐在水底,能看见的都是小鱼。青蛙喜欢上岸,人一过来它们就跳进河,难觅踪影。河里水草茂盛,并且有水蛇,不能下河游泳。一切兴味索然,捡起桥头脱落的水泥块,在桥垛子上歪歪扭扭写起学会的不多的字。

看不能再指望我干活儿,母亲让我提前回家,扔给我钥匙,嘱咐拾柴火,压水,如果煮米汤,告诉我往锅里舀几碗水,淘米下锅,我也会的。如果炒菜或吃面,则要等她回来做。

炒菜,先到菜地去摘菜,菜地里有什么菜吃什么菜,辣椒、茄子、豆角、黄瓜、西红柿,吸足了晌午头的阳光。夏季的菜园结的菜吃不完,豆角成了主食,和面蒸着吃,黄瓜长成了胖大的丝瓜,坏在地里。她把钥匙扔给我,我骑上自行车歪歪扭扭的先回家了。

柴火堆在村外的空地,通常家里不多存,以防失火。晌午头前的柴火堆,散发干柴的气味。有一年的夏天,去抱柴火,在我家的柴火堆总能拾到一枚热乎乎的鸡蛋,不知谁家的母鸡,形成了习惯,晌午头前跑到我家的柴火堆下蛋。我没有偷鸡蛋,也没有拾蛋不昧,况其我又不知道谁家的母鸡。有次去抱柴火,赶上它正卧在那里,惊着了它,吓得扑棱翅膀逃走,后来再不来,我猜测它去了另外的柴火堆下蛋,摸索了两个柴火堆也没有摸到。

不放假上学的时候,晌午头前,路上还有往田里走的孩子,他们放了学,看家里没人,锅台还冷着,到馍筐拿一个馒头,到菜地再拔棵葱,一路啃着硬馒头,跑到田里去找大人回来做饭。

主题相关文章:

15 条评论

  1. 布依崽儿:

    琐事最难写,你做到了
    这又是你的回忆集合体么?

  2. dadishang:

    只要敢写就能写下来,难写,我在分时间段集合拼凑故乡的一天,这篇写得比较吃力

  3. 海里的泡沫:

    【她把钥匙扔给我,我骑上自行车歪歪扭扭的先回家了。】是不是屁股左一下右一下来回扭?不用坐在那座上?友情提示:小心蹬空……
    【到馍筐拿一个馒头,到菜地再拔棵葱】再拿根咸萝卜就更好了。

  4. 小禾:

    给玉米施化肥的时间大概和我们耘禾的时间差不多,正是太阳毒辣,湿热的天气。我爸干活很认真,每一株禾苗都要耘到,尽量拔掉每一株杂草,要做到这些,常常半天弓腰顶着烈日。有时候挨着我们稻田的人作风完全不同:往田里灌水,他坐在田埂上抽支烟,然后迅速洒掉肥料,再坐下来抽支烟便收拾东西走人。大多时候我跟我哥都羡慕他那样耘禾的速度,而不管收成。

  5. dadishang:

    粗心的农夫,往往是个好厨子,你这个邻居做饭怎么样

  6. 小禾:

    大致被你说对了,村里办酒席请大厨,他是大厨“喜欢”的帮手,一个不错的帮厨。

  7. 鼠曲草:

    如果炒菜或吃面,则要等她回来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8. dadishang:

    有什么好笑的

    好吃懒做,据此猜懒做的人大致好吃

  9. 紫书:

    白描功力了得
    看着如画卷

  10. 冷水鱼:

    “向太阳投去怒视,立刻被他一个耳光打得眼黑”,笑shi了

  11. dadishang:

    这篇其实应该更写真一些,笔力不及,白描画面单薄。

    冷水鱼,一出门就踩一潭水灌湿鞋,才好笑呢

  12. 莱方:

    作者是菏泽的么?
    为什么照的都是太谷县的照片?
    呵呵·~
    文章写得好,照片照的好 ··

  13. dadishang:

    太谷照片作者是另一个人,怎么看成一人了

  14. panacee:

    成武话:晌午头类.问候老乡好!

  15. dadishang:

    老乡好!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