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易风景

动静皆宜

春天是骑行的好季节。周末,跨上沉睡好些日子的坐骑,让屁股和春风揩去它身上的灰尘。

沿着广州大道一路向北。

天空灰蒙蒙。人像在灰度的照片里移动,一切是恒定的景象。

过了太和镇,进入105国道。路牌上红色的数字是此处离北京的距离,两千三百多公里。一般的骑行者要花20多天。传闻广州有个大学生,只用9天就骑完了广州到北京的路程。真强悍。早上出发时,在包子铺买包子,卖包子的小青年说他哥这几天从湖北荆州骑车去北京。

我大口呼吸着灰尘,为广州的蓝天计划贡献一份力量。过了会,从后面冒出一大批骑车的。他们统一着装,由旗手领队。速度颇快。瞬即淹没了我这个杂牌军。我卯足劲,挂档追了上去。嗖嗖几下,把他们甩在了身后。心里说,我也不是盖的,想当年什么什么的。看码表,他们平均时速有30公里。一骑绝尘了10来公里,毕竟不是当年,终于坚持不住。他们又追了上来,这次是一个小女子带头,看不出来如此纤小的身体有如此大的能量。我借故在路边买一瓶水,放他们的背影远去。又不是拼GDP,我还是以我的速度走吧。

后来,再也没看到他们。也许他们以破竹的势头沿着国道骑走了,也许拐进了某条岔道。比如流溪河绿道。

流溪河绿道属于珠三角绿道的2号绿道,主线长约470公里。北起流溪河森林公园。在通往从化的国道,有多处和绿道接驳的地方。我试了几次,感觉很惬意。绿道建在河提上,有防洪抗涝的用途。路面崭新、平整,闸道口有水泥墩,只能进小型机动车。车辆很少,和国道比起来很安静。可以清晰的听见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

关于流溪河,之前工作有过接触。它是我们客户一个楼盘的重要卖点。客户要求我们在生态和生命上大做文章。我们引用了去年一个外国女诗人见到流溪河时所作的诗句:你是我连大海也不换走的河流。而流溪河是怎样的,我们并不了解。

我从接近楼盘的绿道深入进去,顺着蜿蜒的河堤。去理解是怎样的河流给诗人灵感。据说陈毅曾五游流溪河而不厌,并赋诗赞曰:“评比岭南风物,景色此间多。”如今,和众多珠三角被污染的河涌相比,流溪河的清流确实是难得的,尤其在广州。在楼书话语系统里叫做稀缺。因此,除了择水而居的村庄,就是已经开发和正在开发的楼盘,是竞相争夺的资源。河流泽润着两岸葱茏的果园和农田,则叫做万亩生态大城。在那个话语体系中,词语有尊卑之分,有些词天生富贵,有些词则有原罪。

水流安静,静水流深。普洒的阳光把四周渲染得似睡非睡,钓鱼的人起身伸伸腰,继续端坐在水边。白鹭从沙洲的草丛飞起,掠过水面觅食。它们是钓鱼高手。河岸边,开车出来踏青的一家人,在铺着一块布的草地上吃吃喝喝,一边拍照,他们对这种picnic如鱼得水。一对恋人在砌着石砖的坡上亲昵,沐浴在春风中的流溪河畔的爱情。

我撒一泡尿,到此一游,便不再停留。一路奔袭。河道蜿蜒,比走国道多出好多路程。不过,也值。

帽峰山森林公园去年夏天山体滑坡,园区山路受到严重毁坏,至今没有修复。时隔将近一年后,我再次拜访。天气同样的闷热。现在景区内游客很少,整条路都是我的。上坡时,骑蛇形路可以省不少力气。这个原理是,在到达同样高度的前提下,斜坡长度越长,坡度越小。蛇形相当于拉长了斜坡。在塌方的路段,泥土里长出了茂盛的草木。山坡上,随处可见立着告诫的牌子:为了您和家人的生命安全,请勿采摘野蘑菇。而上山采野菜的倒不少。有我认识的蕨菜。再往上去,满山开遍了一种棕黄色的花,一片片的树冠像雕刻一样。估计我下山时那样的风力也吹不动它们。

帽峰山号称广州最高的山,其实海拔才区区530多米。小蛮腰比它要高出60多米。位于广州东北部,离市区30公里左右。这一区域工业不发达,还保留原生态的农耕环境。市区的公交车会开到这里,每天和这里进行着紧密的联系。你很难把公交站牌上繁华的地方和这里牛犁地、鸡随地拉屎,男孩光着屁股在河里洗澡,老人在树底下打盹等等这些联系在一起,因为它们相隔并不远。那里的村子和偏远的农村看上去没有什么区别,也是中老年人和小孩守候着家园。

城里人经常开车去那里买一些土特产,鸡蛋、红薯、水果,还有山泉水。最近新开了不少农庄,有些是主题农庄,例如蒙古风情的。看起来生意都不错。

一下午骑了80多公里。不知是暴骑得厉害,还是蛇形路线上山的形式有点邪性,回来后精神不济,有风热感冒的症状。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4 条评论

  1. dadishang:

    天气炎热,适量骑车

  2. 小禾:

    嗯 悠着点。

  3. nokia2100:

    现在我骑折叠车有点儿上瘾了,似乎是时隔多年重新找回的骑行感觉。
    去翻翻小禾的《乱走》~~

  4. oliwen:

    哈哈,我也喜欢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