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场史料

买一张油饼,用油纸卷了,到拉面馆买一碗面茶。时近九点,早点高峰已过,坐了五六食客,老主顾与新掌柜闲谈,据告知老掌柜陪女老板回乡产子,春节过后把店交给女老板的侄女打理,这一条算王师傅拉面馆的又一变化。姑娘年龄不大,下单结账倒条理不乱,长相也不难看,又年青,不少老顾客喜欢跟她说话。见到一个老头,一碗面茶吃半天,完了结账还要笑嘻嘻拍一下新女掌柜的肩膀,倚老吃豆腐,这儿可不是老年福利店!今天这位跟她聊得投机的,是菜市场的“镇关西”,他们在聊首饰,看他别无邪念,洒家于是没有机会扮演鲁达,接着吃我的面茶,听见镇关西说“我到老凤翔打一个金戒指,手工费还好几百呢”,姑娘老板夸他有钱,镇关西说起早年发家史,兼及西海子早市起源,座听闲说,记录在blog,供后世搜索西海子菜市场者参考。

“镇关西”,他腆肚丰腮,又两撇八字胡,西装革履,西海子菜市场开肉档的,其实将这位老兄比做水浒“镇关西”,鄙人并无恶意,都是这一带的熟人,开个玩笑而已。老兄看到不要生气,改天我去你的肉铺多买几斤肉。

这位老兄前面说到老凤祥打黄金戒指,并且透露买了几套楼房,投资了房地产,家底可与镇关西比拟了。姑娘老板说我们现在拉点拉面,挣点钱真难(实际她家拉面馆的生意也不错),我也去卖肉算了,镇关西说我卖肉的时候你还在床上躺着睡呢,你看菜市里面肉档这么多,现在买肉不挣钱,我卖肉的时候,连税都不收,一斤一块多钱,这路边儿就我一个肉铺,1984年,西海子早市怎么起来的,从我在这卖肉起!有来买肉的,也得买菜,旁边多了两个卖菜的,哎,就这么逐渐形成一个市场,来收税,卖菜的一毛卖肉的两毛,卖水果的大发你知道吗,姑娘老板说知道,看来也是这里的头脸人物,河南人,他最早在这卖水果。

我来通州的时候,西海子早市还是露天市场,2008年春天差点取缔,这里办了证的商户,结队到 区 政 府 抗议,有断了一条胳膊的老兵席地坐在门口,要把自己交给 政 府 照顾,多数商户来自外地(不少河南人),说孩子都在这里上学,说取缔就取缔,一家怎么生活。开完大运动会,在原址建起了框架结构的大棚市场,有了名称“西海子菜市场”,统一了柜台,原来没有,自己摆摊,三轮车拉来就在三轮车上卖,统一了电子标准称,商户统一着装,一件后背印着市场名称的绿色马夹。铺位租金涨出一截,不少原来的商户回来又离开,租金太高,挣不了钱,换了一批新商户。菜价当然也跟着涨了,与超市比还是便宜又新鲜。周边居民多,生意依旧热闹。去年周边大片平房区拆迁,生意明显稀松。怪不得镇关西说现在不挣钱,最早的一批商户在此发迹挣到了钱。带金戒指,儿女读大学,家里几套房。

跟镇关西大哥比,我差远了,哪天也寻摸一个地儿开肉铺去。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哪天找你去,都吃一遍。

  2. 鼠曲草:

    周六大地上上午-中午有空否?

  3. dadishang:

    洒家周末两天在平谷徒步。

  4. yvette:

    关注dadishang的文章好久了,非常喜欢其行文的老到洒脱,本人也住通县,看了其笔下的通州人文物候更觉亲切。
    周末我全家偶尔带孩子去西海子公园游玩,总是先到菜市场买菜。
    可惜你的文章里没有作者照片,若有,哪天说不定能碰上。
    一定道一句“久仰!”

  5. dadishang:

    不敢不敢。说不定我欣赏过你家小孩,我只是通县一租客,写得浅薄。见笑了。
    有机会邀请海沫来,一块转转

  6. 海里的泡沫:

    大地上以后发文章附一张自己的免冠1寸小照。
    我去了得吃烧鸡,吃一只走的时候拿一只。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