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眼烟云

最近在豆瓣看到不少人在聊烟,我也想起来以前见过或抽过,现在买不到了的烟,连带想起来一些以前的生活片段。身边抽烟的同事或朋友越来越少,跟他们在一块儿,想来一根儿,摸到烟,自己都觉得有些自卑。我的烟瘾不大,以前三天一包,有时候两天一包。有一段时间,抽什么烟都没感觉,尝试了烟叶和雪茄,去年出差去了趟东北,回来就一直抽长白山。

我小时候,我爷爷他们那时抽“卫河”,最便宜的烟,好像才五分钱一盒。“卫河”也是我认识的第一个香烟牌子,早就买不到了。大概是河南新乡卷烟厂出产,新乡人把卫河称作母亲河。这条河是一条古河,跟春秋时期的卫国有关。发源于河南辉县境内的太行山脉,流经河南、山东、河北,汇入海河,从天津入渤海,可以走水道从新乡到天津。它流经的县,汲县、浚县、滑县、汤阴,都是中原的古县,它最主要的一条支流淇水,也是一条古老的河。我没有见过这条河,看网上的介绍,1980年代以来污染严重,在新乡境内成为排污河,其他河段断流。差不多与卫河烟同时消失。

香烟牌子的命名,一些根据本地的山水命名,如:黄山、长白山、红塔山,据说红塔山原来山上有个白塔,1958年全国山河一片红,把白塔涂成了红塔,1959年推出红塔山烟向建国十周年献礼。以水命名的烟,除了卫河,我只见过黄果树瀑布烟,中南海也算。以城市命名的比较多,北京、南京、上海、兰州,我们当地烟厂出过“曹州”烟,卖了两三年,烟厂倒闭,也就消失了。以著名景点命名的,如大前门、黄鹤楼。以动物命名的,金丝猴、好猫、猴王,都是陕西宝鸡卷烟厂出品,金丝猴烟,西安人又分为窄板猴和宽板猴。别看这烟便宜,可大有来头,搜到的介绍“1958年,中央刚一决定来年在西安召开八届六中全会,当时的省委书记立即指示宝鸡卷烟厂研制生产一种同中华、熊猫一比高下的卷烟,供参加会的中央领导吸”,想一想中央领导们每人掏出一包“窄板猴”,生活多朴素,现在“厅局级的享受”,以百元一包为标准,普通办事人员,我到一些乡里的所见,软中华比较流行。以植物命名的,红杉树、红梅、红山茶,红色系列。我没抽过好烟,这些烟的烟盒设计,我最喜欢兰州和上海红双喜。

各地有各地人喜欢抽的牌子,不同年龄段也有固定的牌子,甚至不同职业也有固定牌子。据在北京的观察,五十岁以上的普通阶层喜欢抽大前门,私营老板喜欢抽小熊猫,公交司机喜欢软包都宝,文艺群体抽中南海的多,喜欢抽双叶的一些人略显神秘。

我父亲年轻的时候,我们当地流行一种“白丽”烟,也卖了没多久,比卫河烟贵两毛。这两种烟,我都没抽过,那时太小,只知道收藏烟盒,叠画片儿,拍着玩儿。我们小孩还不敢抽烟,可是也好奇,不知谁发现干树根可以当烟抽,有一天,冬天,我们拿了火柴,那时汽油打火机已比较流行,都用zippo这种,躲到一个大树坑里,风呼呼的吹,我们在树坑里既避风又避开人,挖了较干的树根,点燃了,现在还忘不了那味儿,烟气顶上来,嘴唇舌头发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试。

我学抽烟比较早,初二年级,买的本地烟厂生产的“绿牡丹”,这个香烟牌子同样选择了本地的最有代表性的牡丹花,似乎八毛或一块一包,也生产了没几年,后来就常吸山东最受欢迎的“大鸡”烟,两块钱一盒。上个档次的,抽同一个烟厂,济南卷烟厂出产的“将军”,白盒翻盖包装,后来我们把这种叫做“白将军”,又有“金将军、银将军”。“大鸡”烟受欢迎,以至出门在外要带大鸡烟保佑“大吉大利”。传说烟卷编号212的最好抽,有的零售店要多加两毛钱。“将军”烟,山东人抽的最多。两块钱一盒,对于一般家庭的中学生来说,也是高消费,零花钱紧张,逃课打游戏的开支不小,没钱买烟,我们高中学校老师开小铺,给学生分支零售,这个老师脾气好,买过他家烟的学生,他不批评,他还能怎么教育学生。有时没钱,买一种廉价的雪茄纸烟“古城”。有一种香味烟“凤凰”,有一次我买了一包,过马路的时候点着,走到马路中间,头晕脚软,差点没被车撞上,还听人说这烟抽多了杀精子。我们学校有美术班,抽烟的学生习惯躲到画室抽烟,有个同学,经常把烟屁股塞到墙缝里,别人没烟抽,他总能笑嘻嘻的从墙缝里抠出烟头来。我们这些都不是好学生。抽烟、喝酒、逃课、打架、追女同学。学抽烟,算是青春期许多叛逆行为的一种,虽然胡子还没长出来,嘴上叼一根烟,有了些社会青年的意思。

我们在录像厅看香港黑帮片,学他们抽烟的样子,学他们无聊吐烟圈。其实抽着烟自我感觉最帅的,不是黑帮老大,是毛爷爷,某特型演员塑造的形象,手不离烟,烟不离口,大有“将军”烟广告语的气魄“弹指间,灰飞烟灭”。我觉得抽烟卷这个形象,与另一个雪茄烟不离口的革命家切同志比较,似乎不如切同志有气场,并且终归不那么健康。

我学习卷烟叶,跟路边的老大爷学的,一开始卷不结实,有一天,在路边看到一位老大爷卷烟,留意观察,并请他指教,烟纸斜着折起来,撒上烟叶,捻宽的一头,捻出一个捻儿,一直顺着捻,一边左手捋匀称,即可卷实了,末了用舌头舔一下,粘上,掐去捻的一头,就成了。这种烟不能递给别人,用口水加工的。吃卷烟的老伙计,谁抽谁自己卷。“吃烟”,我觉得用在自卷烟比较合适。在早市桥头买了一捆东北烟叶,三年还没有抽完,有一段时间常卷了抽,感觉到肺疼,不敢再抽。认识一个女孩,那时候她刚毕业,有一天吃饭,她从桌子底下拿出一根烟来,问她,她才拿上来烟叶和卷烟器演示,她卷的烟还放了薄荷。估计她现在不玩这些了。烟斗,拿起来太显老气,烟锅我倒感兴趣,一直没买到喜欢的新烟锅。

<吸烟有害健康>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10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我奶奶以前抽的是挂着烟袋的那种长杆烟,特费火柴。从烟袋里掏出一点,按在烟锅里,划一根火柴,点着吧嗒吧嗒的抽两口,磕掉,再装上烟,再点……很忙碌。

  2. dadishang:

    你奶烟隐大 吃一锅就行了

  3. 海里的泡沫:

    对了,我也卷过烟,把干树叶揉碎用纸卷起来抽,很刺激,味道请参考灶间烧火冒出的那烟味。
    我也抽过真烟,从我爸那偷来的,在房顶翘着二郎腿抽了一包。下来时头发里都冒青烟。

  4. nokia2100:

    『往事如烟』是哪家烟厂的广告语?
    我这样烟酒都沾但都没甚瘾的,怕写不来如此丰富的感受。
    忽然想起奶奶用烟盒纸糊的笸箩(像集邮一样集烟标的没多少吧),爷爷装在白色大盒子里的云烟,父亲在院子里种的烟叶子,我用烟盒叠过的那些元宝,还有邻村放羊大爷的大烟袋。

  5. dadishang:

    一次抽一包?你失恋了。
    烟纸糊笸箩,嘿,老太太爱花纸

  6. 鼠曲草:

    吸烟有害健康

  7. 海里的泡沫:

    烟纸可以卷门帘。我们那会儿还用烟纸里的锡纸包在牙上,假装按了金牙,见人就露出牙笑,挺2的。

  8. 过眼云烟:

    玉米芯、茶叶也可以作为卷烟的材料

  9. 境庐:

    怎么没有写作者是谁呀?

  10. dadishang:

    这篇我写的。没有特别注明作者的,就是发布者自己写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