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长城 请止步

清明节放假第二天,去爬了没有进行旅游开发的(俗称野长城)箭扣长城。爬野长城,大家都是想看一看没人管的残毁长城,感受历史的沧桑,我也不例外。走上去,看到了历史的沧桑,也看到了长城继续在残毁。

除了自然风化,攀爬者日复一日的攀登,也在起毁坏作用。许多墙砖,原来的石灰渐不能粘合,再继续攀扶,加速了与墙体的分离。台阶完好不过百之一二,每天还在承受踩蹬,垂直的踩踏还好,由于上下坡度大,需要一步一步蹬实了挪动,这样更加重台阶的毁坏。已坍塌的楼子、敌台,不断有游人上去逗留,甚至露宿扎营,慢慢原貌变形,以后复原可能难寻参照,有人担心复原还不如保留遗迹原貌,那么最好不要动遗迹。至于城墙上的烟头、水瓶、鼻涕纸,就不提了,常出去玩的驴友或摄影爱好者,都比较自觉不留垃圾。像箭扣长城,从小圈子爱好逐渐扩大,人多了,也不一定都有这种意识,这些只算环境污染,捡走就好,攀登形成的毁坏却难弥补。

这里有个诡异的问题,喜欢野长城的爱好者,可能不喜欢经过修复的长城,却止不住自己的脚步,继续增加攀登带来的损坏。诸如此类,像西藏、一些民俗村落,原生态吸引了游客,游客多了,外来的影响又破坏了原生态。所以有人说,一旦命名一个地方“原生态”,这个原生态就开始消亡。我甚至觉得追求原生态的城市游客,这种心理是有些病态的,城市病,城市不符合人的天性,又带着城市传染病四处扩散。

2003年北京市已经出台主要针对野长城的长城保护法规,但2006年箭扣村开始了变相收取野长城门票,现在一张20,进出该村的上山路口,都要验票。从登山路口上去,醒目立着“禁止攀爬未开发长城”的警示牌,游客莞尔,低头走过,村里农家院生意火爆。靠山吃山,靠长城吃长城,也不应批评村民变相收取门票,每天那么多人造访,就是打扫垃圾维护村庄设施也需要费用。2009年有一场被媒体报道的官司,五名攀爬箭扣长城的游客坠崖,其中一对夫妻死亡,家属起诉收取进村门票的村委会,官司没有打赢。村委会打擦边球,没有明着卖长城门票,并且村中有警示牌禁止攀爬,当事人只能自负责。

我搜索了一下法规,可依据对攀爬行为罚款。有保护法规,却不起作用,当地有关部门表示人手不够,管不过来。忘了发动群众的革命传统,组织村民在山下山上巡视,见到攀爬者依法规罚款。要给村民好处,多罚多得,这个损招,肯定招骂。真正的长城爱好者,或许也两难,能够理解。我只是在这里举例。我们认为爬野长城天经地义,村民从中谋利就是乱收费,这样的想法也可再商榷。

我觉得在不能有效阻止游客攀爬前,沿长城两侧再立起一个新长城,两侧安装防护栏,是不是也是个办法呢,也是一个损招,这样更引来大骂,大好河山,被愚蠢的铁丝网隔离。只是,我们来攀爬的人,收获了历史的沧桑,也在制造新的沧桑,欣赏了残破,也无声制造着新的残破,能带走垃圾,但带不走脚印。完全禁止攀爬,也难实现。只要经常组织活动的领队们,不公开组织活动,自己想去自己去,就能减少不少攀爬人数。没有人带队,一般游人也不敢冒险轻易去爬野长城。

下次应该如何接近野长城,我心里当然还是想接近它的,走近它,而不登上去,找个地方远观欣赏,或偷偷摸摸爬到它跟前,满眼渴望,但决不登上,这种感觉或也不错。麦兜说:火鸡的味道,在未吃和吃第一口之间已经达到了高潮。麦兜是个懂得欣赏的欣赏家。面对野长城,登上它的第一步,已经变成一个失败的欣赏者。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海里的泡沫:

    那种沧桑感,我一般想去体会时,就必须用手摸到才行……远观是无法满足的。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