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1

简易风景

动静皆宜

春天是骑行的好季节。周末,跨上沉睡好些日子的坐骑,让屁股和春风揩去它身上的灰尘。

沿着广州大道一路向北。

天空灰蒙蒙。人像在灰度的照片里移动,一切是恒定的景象。

过了太和镇,进入105国道。路牌上红色的数字是此处离北京的距离,两千三百多公里。一般的骑行者要花20多天。传闻广州有个大学生,只用9天就骑完了广州到北京的路程。真强悍。早上出发时,在包子铺买包子,卖包子的小青年说他哥这几天从湖北荆州骑车去北京。 Read More »

煮春风

作者:烬色
来源:作者惠寄

读《五味》,汪曾祺写故乡野菜:

“枸杞头。春天的早晨,尤其是下了一场小雨之后,就可听到叫卖枸杞头的声音。卖枸杞头的多是附郭近村的女孩子,声音很脆,极能传远:“卖枸杞头来!”枸杞头放在一个竹篮子里,一种长圆形的竹篮,叫做元宝篮子。枸杞头带着雨水,女孩子的声音也带着雨水。枸杞头不值什么钱,也从不用秤约,给几个钱,她们就能把整篮子倒给你。女孩子也不把这当做正经买卖,卖一点钱,够打一瓶梳头油就行了。……枸杞头也都是凉拌,清香似尤甚于荠菜。”

这文字也带着雨水。

枸杞头也差不多是我最爱的一种野菜。小时候,专往荒地里野跑,春天里各种植物发得蓬蓬勃勃的。比如枸杞枝子,粗服乱头的一大蓬,上有尖刺,但掐下来的嫩尖尖,简直是女孩子的嘴唇。打蛋花汤最好喝,再加一点细细的肉丝,枸杞头微苦,汤清且明亮,喝起来唇舌生津——我娘说,可明目。 Read More »

关于电影的记忆碎片

作者:韩烟

〈一〉

“很多年之后,我有个绰号叫西毒,任何人都可以变得很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嫉妒,我不会介意他人怎么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 Read More »

风华

她在一边炒菜,我靠在门边跟她解释有关骨折线的问题。她哥哥摔断了腿,她很担心。
我呆呆地看着她熟练的翻炒,赞不绝口。
她突然转头跟我说,你知道吗?我现在才觉得你是个医生呢,以前都当你是妹妹。
我有个外号叫妹妹,用家乡话念起来,其实是指小宝宝的意思。 Read more ...

我的中学时代

初中一年级结束之后,升级考试的地点是在镇上的一个中学里。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两层小楼,有宽敞明亮大教室的学校。我坐在二楼的教室里考试,窗户很大,窗外是铺满阳光的小山坡,那阳光透过窗户的玻璃洒在教室的桌子上,桌子上是我的考卷。我答几道题就兴奋的看一会儿窗外,心想如果能顺利升级,那我很快就要到这个学校,每天坐在这样的教室里上课了,想到这里我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的跳,然后赶紧低头努力镇定自己去集中精力答题,只有好好考试,才有可能来这里吧。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接下来,我们都很顺利的,理所当然的来到这个学校上学了,包括很多学习特别不好的同学。因为这是全镇唯一的一所中学。
Read More »

菜市场史料

买一张油饼,用油纸卷了,到拉面馆买一碗面茶。时近九点,早点高峰已过,坐了五六食客,老主顾与新掌柜闲谈,据告知老掌柜陪女老板回乡产子,春节过后把店交给女老板的侄女打理,这一条算王师傅拉面馆的又一变化。姑娘年龄不大,下单结账倒条理不乱,长相也不难看,又年青,不少老顾客喜欢跟她说话。见到一个老头,一碗面茶吃半天,完了结账还要笑嘻嘻拍一下新女掌柜的肩膀,倚老吃豆腐,这儿可不是老年福利店!今天这位跟她聊得投机的,是菜市场的“镇关西”,他们在聊首饰,看他别无邪念,洒家于是没有机会扮演鲁达,接着吃我的面茶,听见镇关西说“我到老凤翔打一个金戒指,手工费还好几百呢”,姑娘老板夸他有钱,镇关西说起早年发家史,兼及西海子早市起源,座听闲说,记录在blog,供后世搜索西海子菜市场者参考。 Read more ...

公车上的八卦

相比市里的公交车来说,我每天坐这趟公车就要欢乐很多,每天除了面无表情的人们之外,总会有那么几个性格直率的,毫无雕饰的人们,虽然不多,这短暂的旅途却猛的有了鲜活的味道。

早上公车上上来几名民工,他们和其他乘客不同的是脸上的表情。大多乘客的表情带着清晨起床的那种烦躁和木然,而这几个民工的表情是新奇而兴奋的。他们用眼睛在车上搜寻到座位后,很高兴的坐上去,然后先左右打量一番身边的乘客,然后扭头趴在椅子背上好奇的往后面看,看每一个人,并不停的对不远处座位上自己的同伴挤眉弄眼并嘿嘿的笑。碰到有洋气的女人上车或者下车,他们便死死直愣愣的盯住她们,肆无忌惮的看着,一直看到她们坐下,或者下车消失才收回视线。 Read More »

祭祖那事

作者:芥末 来源:作者惠寄

小时候最怕过年,其实应该说最怕过年随着父亲上坟祭祖。

所以,最最痛恨的就是年初一,父亲几乎雷打不动地在这一天带着我们去乡下上坟祭祖。偶尔也有因为什么特别的缘故,放在年初二出门。年初一早上被父亲叫醒简直就是噩梦,而且绝对绝对不可能拿什么年三十夜玩通宵没睡醒或者天气太冷等等借口来躲避上坟这件事,我们最后都会在父亲的脸色下乖乖地跟出家门。 Read More »

Pages: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