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吹,食草忙

作者:冷水鱼

开春的时候,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都会跳出来,令人期待。在老家,就有那么一种奇妙的好东西,每次想的我心痒痒。在北京过的每一个春天,也都在这种思乡的情绪里过去,留一肚子唏嘘。

杨树、柳树、榆树,老家有很多,尤以杨树为最,它那些翠滴滴的嫩叶,就是我所说的好东西啦。每年春天,杨叶嫩绿多汁的时候,男人们就会爬上树去撸叶子,骑车驮回家去,叫女人仔细地摘下来,洗净,泡去苦味,扔进滚水中烫熟,搁盆里晾凉了,抓一把切几刀,淋上点酱油、醋、香油,撒点蒜末、葱末,当然还有最最重要的盐,一盘美味便大功告成。只是有一点,加工杨叶是个技术活,碰上个马虎急躁的笨媳妇,摘不干净,烫个半熟,那吃起来就是种煎熬了。春天,邻居隔三差五会送自家做的杨叶来,各家媳妇手艺如何,一吃便知。

杨叶有多好吃,我找不到词来形容,只能说那是一种淡淡的异香,异常爽口,异常难得。杨叶何时成了大伙的美味,无从考证,唯独大伙对它的喜爱甚之又甚,如今它已经是各大饭馆的一道特色菜了,有外地朋友过来吃饭,几乎没有不点它的。我姥姥,我姨姨们,甚至还会多做一些,烫熟后放冰箱里冻上,过年端这么一道清新怡人的菜上桌,那就是肉林里的奇葩,酒池里的仙桃呀。

很小的时候,太姥姥活着的时候,给我讲过很多的故事,有一个好像是说财神爷的。大意是每年过年的时候,财神爷会到人们家里做客,把财神爷伺候好了,来年你就发达了。你想想,过年那阵谁家没点好吃的啊,那时候我就想,财神爷可真会挑时候。据说有一年财神爷吃流水席,转到了一个人家里,姑且叫他张三好了,这张三是穷得叮当响,无肉无米,最后心一横,搞了一碟咸菜出来,不想这就撞上大运了,财神爷当时吃的满腹酒肉,腻得发慌,几根咸菜下肚后浑身舒畅,说不出的快活,自然,第二年张三就发了点小财。村民打听到蹊跷,来年家家备咸菜,给财神爷咸的,转到张三家里,人家恭恭敬敬端盘肉出来,财神爷又很高兴,张三来年又发财了。如此循环往复,张三这个幸运的家伙就那么一路发下去了。后来我就想,这家伙那年是不是给财神爷吃过杨叶啊?

说回北京,天气越来越热了,昨天,你可能还是个米其林先生,今天,很可能就半袖凉拖蒲扇摇了,北京的春天就是这样,短的很。那种突如其来十七八度的高温着实叫人喜欢,早上开开窗户,往外探一探手,就能抓一把热乎乎的阳光了。上礼拜六就是这样,好天气让人莫名地高兴,小宇宙瞬间就复活了,春困冷风什么的,基本不存在,我一时失控,难以置信的短打扮出街了,路人侧目,也懒得管了。晃了一大圈后还去逛了附近的菜市场,满眼的小菠菜,小油菜,小萝卜,小芒果……沉睡许久的胃再也按捺不住了,对一个过年后再没去买过菜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诱惑嘛。回去起灶生火,清炒荷兰豆,配一个金黄金黄的煎蛋,和一个雪白热乎的馒头,呼呼。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dadishang:

    没吃过杨叶,怀疑,有机会希望尝尝,有一种杨树的毛虫,就是现在这个季节的杨树芽,短的,可以吃,长条挂的不行。

  2. 冷水鱼:

    我们那叫杨毛虫,小时候听说过,一直没敢吃。。。

  3. dudu:

    这种杨毛虫据说可以拌了面糊炸过吃,好像香椿鱼儿那样。搬了家再敲字上来

  4. dadishang:

    期待吃毛虫。

  5. 冷水鱼:

    (¯ □ ¯) maochong其实是我生平最怕,最怕……

  6. 海里的泡沫:

    我小时候特怂,看到地上掉的这样的“毛虫”都不敢走路,一直让我奶奶抱着。

  7. 冷水鱼:

    当年在树底下学骑自行车,被妹妹们告知后背趴了几条“吊死鬼”,一抬头发现眼前也有几条正顺着白丝往下飘,当时我就眼前一黑……

  8. dadishang:

    吊死鬼多可爱啊。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