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闻潮响,只见白沙

潮白河,流经北京北部、东部地区的第一大河。周末参加了一次徒步活动,从顺义潮白河大桥沿河到燕郊的大桥,约30公里。回来要写活动“作业”,查找了一些潮白河的介绍。潮白河,由“潮河”“白河”两股汇流而成,潮河“时作响如潮”故名潮河,白河“河水多沙,沙洁白”故名白河。“河面宽度平均500米,最宽水面达800米,平均水深2.5米”。

北京的河少路多,水流少,车流人流多,在北京生活是缺水的。早耳闻潮白河大名,又听说“潮河烟柳”是北京春季一处胜景,从住处到顺义交通也方便,前年春天和去年春天,都到顺义潮白河公园走了一走。顺义东大桥环岛的北边有一座老桥,东边的新桥,桥栏张挂奥运五环标志,已成为顺义的一个地标,奥运会水上项目曾在这面水域举行,这里河面宽阔,水气扑面,沿岸灰砖铺道,四五月份的时候,北岸土坡有桃树林,藏着粉面桃花,南岸垂柳拂地,在长柔细柳阵中行走,确是好去处。

去年走到一段治理中的河道,一洼水,捉鱼人和围观捉鱼的人站得满满,可能人比鱼还要多,城里人稀罕野意,有那么一点,便扎堆过去。顺义城区之外的河道,没有走过。有许多城市“矗立在某某河畔”,河水污染严重,河道断流,近年治理河道,建了许多滨河公园。一旦走到公园以外,河流要么拦坝截死,要么依旧满目疮痍。经过治理的河段,叫做“人工湖”或许更恰当。

那一条条奔腾不息,造福两岸也作恶多端,不能驯服的河,彻底被驯服,被斩成一节一节,或白骨露野,或脓血溃烂。

“时作响如潮”的潮河,在注入水的河段,水波轻柔拍岸,轻柔如宠物摇尾拍打主人的裤脚。人们希望它只造福而不索取,只做景色不做祸水。“性悍,难以驯服”的白河,水流淌过又断绝,留下”沙洁白”,零星看到白沙裹藏的卵石,记录一点它的传说,昔日穿山而过,劫掠而下。几辆越野摩托车先后驶过,油门声轰鸣,掩没了昔日的潮响,在河床疾驰跳跃,如来了几只彪悍的机械猛兽,在性悍的大河的尸骨上嬉耍。

村民从河床挖沙,取走换一些小钱。大的沙坑,形成河中的积水坑,有人利用改造为养鱼池,城里的人开车远道而来,越野车居多,来这里寻找野外的感觉,把车停在水坑周围,围坐一块小小的水域钓鱼,而这是在京东第一大河的河床中。为河悲,也为人悲。河道还有卡丁车娱乐项目,骑马项目。

进入燕郊的河段,向河新建的小区,我有几位同事在这里买房子。“推开窗就是潮白河”,与同行徒步的伙伴,我们开玩笑,开发商的广告会这样写。我补充“我家在潮白河畔,推开窗就能看到越野摩托车在河道飞驰”。希望有一天,住在这里的人推开窗,会吹来河水的凉意,夜晚能枕着“作响如潮”。开发商显然已将这些作为卖点,通过销售海报描绘这幅生活图景。他们没有凭空营造,在讲传说,传说会重现吗?如人所愿,这里的房价定会翻倍。每周来走一次,也不会嫌枯燥。

走到活动终点,我们找了一家饭馆聚餐,旁边有一个售楼处,从始至终播放一首歌“爱如潮水”,很是折磨人。猜测商家用意也在反复推销他的“潮水”概念。在房地产商那里,潮白河还是一条涌潮的大河。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布依崽儿:

    人一个劲的往京城涌 然后再一个劲的蚕食早已不健康的土地

  2. 小令今蝉:

    哇塞,以前初中越野跑步就是绕着潮白河跑

  3. 水学家:

    很喜欢你的文章,可以转载我的博客上面么?谢谢

  4. dadishang:

    可以。看不到你的博客,我也想看看写水的文章

  5. 水学家:

    http://blog.sina.com.cn/s/blog.....0qte3.html

    您的文章放在这里了。我的水博客新开,以后慢慢会放更多自己的东西进去。先向您学习了~

  6. dadishang:

    呃,访问的博客设置了访问权限! 暂时不能查看。
    你还没有公开

  7. 水学家:

    嗯……不好意思,不过刚刚已经解决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