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水塔

童年記憶–水塔

作者:42

小時候我表哥跟我住過三年。這三年里他帶着我抓青蛙,打水漂,找田螺,我幾乎天天都跟着他後邊跑,跟着大哥哥大姐姐還不會被欺負。男孩兒喜歡爬樹,有一年夏天表哥讓我跟他和朋友一起去摘楊梅,其實離我家也不遠,就在家屬區的街邊。那棵楊梅樹特別大,有兩層樓那麼高。作爲一名擁有普通小學生高度的小孩,站在樹底下我得把頭仰得很高才能看清楚樹上有多少楊梅。表哥和他的朋友先爬上去,我就在下邊接他們摘下來的然後收起來。可還沒摘多少他的朋友就從樹枝上摔了下來,落到水泥地上斷了一條腿。一直到現在我媽說到他都是”當年那個摘楊梅摔斷了腿的“。後來表哥轉學走了,而我迷上了水塔。

第一次爬大概是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我好朋友家附近有一個水塔,特別高的那種,比那時候我們那邊最高的七層樓樓房還要高很多。它身子細長細長,頂部是個大圓盤,像個架在棍子頂上的外星飛船,還在某些時間段發出奇怪的聲音。站在它下面,覺得這是最高的建築了,而它又是那麼的不協調。打開門走進去之前我們以爲水塔的身子就是一根管子,進去後才發現原來就像真的塔一樣是一層一層的,還有爬梯。於是我們開始了漫長的爬梯之路。每層的高度其實都不高,而上了一層便看不到下面,也不知道到底處在什麼位置,密封的空間也不能讓我們看到外面。爬到累得幾乎想放棄的時候,我們到了頂層。神秘的大圓盤原來就是一個巨大的黑乎乎的、像金針菇一樣的東西。從管子里出來站在圓盤中央的平臺上,旁邊有一個小梯子伸進看不見底的地方。裏面特別安靜,只聽得到水流動的聲音,說一句話便有很大的迴音。我本來想順着梯子下去看看到底是什麼,可是水聲突然變大,好像在從下面漲上來,我們害怕發生什麼連救也沒有人來救,於是趕緊回去了。後來我做過關於這個情景的噩夢。有時夢到我站在平臺上,水突然漲上來,而入口不知爲什麼怎麼也找不到。有時我爬下了那個小梯子,還沒有爬到底,轟轟隆隆的水聲便想起而水位以比我爬上去更快的速度上升。結侷都是我被淹沒,屍體漂浮在黑暗的水裏,過了很久很久也沒有人發現。

初一的時候爬過兩個學校旁邊的水塔,兩個都很矮。一個很簡陋,只有兩三層樓那麼高。它的下部是鋼筋水泥架空的,爬上去之後有個鐵梯伸向頂部,鏽得手上全是渣。另外一個是已經廢棄的,門被大鎖鎖住,窗戶也被木頭封着。我和朋友費了很大力氣把窗戶上的木頭拆了兩條下來,我的手還被木頭上的釘子弄出血來。朋友怕我會得破傷風,說我也許會死的,我們應該去醫務室不該進水塔。可我覺得費了這麼多時間當然得進去,就從弄出來的縫隙裏鑽了進去。裏面其實空間很大,圓柱型的空間只有中間一架木梯探到上邊的一個類似于小屋的東西。地上散落着很多木頭的碎片和各種奇奇怪怪被落在這裏的廢棄物。大概由於年代久遠又經久不修,木梯也顫顫巍巍,在我們兩個女孩的重量下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響,似乎隨時準備斷一根以示抗議。我們小心翼翼爬這三層樓梯爬了五分多鍾,最後只發現面對的另一把打不開的鐵鎖。就像是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而我面對破傷風也許要死了!結果出水塔后我們也沒有去醫務室,而是在旁邊的草坪扯了几根草在我被劃破的傷口上搓來搓去。現在已經忘了爲什麼會以這種方式應對傷口,完全的僞科學嘛。

這之後還爬過幾次,有漏水的,也有像第一次那麼高的,可是終究沒能再爬到頂端,也沒能窺探到黑暗的底部到底是什麼樣子。第一次在平臺的感受卻仍然纏着我,而我沒能看到的漆黑處像一個無法知道的秘密,不甘心地被埋了下去。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dadishang:

    你是爬得最高的,树上的叹了一口气

  2. 42:

    但是沒有在樹上的好風景啊

  3. 海里的泡沫:

    我终于佩服了…….
    爬得真高啊。

  4. wenjian:

    小时候的事总让人记忆深刻。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