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的早点

作者在文中提出一个观点:“人类不洗脸不梳头,或许可以更友善相处”。

周末起了一个大早,也不算早,六点半。想吃早市门口的油饼。刚过去的一整冬,竟没有吃过油饼,天冷赖床,有几次周末九点钟过去,他们已经撤摊,中间还有几天特别冷,不出摊。这家油饼摊,以前提到过,还拍了照片,原来王师傅拉面馆、驴肉火烧店的对面,背着一个停车场,再后面就是通惠河。现在只油饼摊还在。通惠河后面,原来的平房区已拆除干净,一大片荒地,北风过来无遮无挡,油饼摊借停车场的栅栏,绑一块塑料布挡风,支上帐篷,早晨卖完,打扫干净空地,撤去帐篷,留着挡风墙,平时,这面挡风墙就是他们的摊位招牌了。冬天早晨去早市,习惯看一眼他们在不在,望了一冬,空留挡风墙,不见炸油饼。

感谢天道循环冬去春来。一早爬起来。

我还想吃西塔胡同口的豆腐脑,天冷无遮挡,他们也久未摆摊,只摊煎饼。现在暖和了,看见他们还不卖豆腐脑,于是上前抗议“为什么还不卖豆腐脑!”“不让摆桌,你少做点,带回去吃也行啊”虽然拆迁走了平房区的老顾客,附近三个小区的居民还在等着呢。豆腐脑大师在给摊煎饼打帮手,撑袋子,收钱找钱,大才小用。他低声告知,“再等等,开完两会”。

这位做豆腐脑的,木讷少言,习惯说一半咽回去一半。豆腐脑做的一绝。想一想我接触过的好手艺的人,男性多木(讷)憨厚,女性则开朗灵巧。或许由于八面玲珑的男人不屑于做手艺,而沉闷迟钝的女人又做不好手艺。一个好手艺的店铺,不管男女主当,相同点在做好东西,不坑人,为顾客着想,本分以外少着心思。

街上的人还少。公园西门入口,三五个人推推搡搡。

一大早干嘛呢,其中两位言语激动,围着抱厚册子的一位,一人搂着肩膀把他拉到一边,压低声调,但众人都能听到,“到这边说话。你说再加多少,卖给我”。他们不觉得一大早演这么一出,场景不够真实吗,或许正要趁人刚起,脸不洗头不梳,一脸懵懂,尚未完全从睡梦中醒来,碰上一个梦游的人,一个一大早出门捡了宝贝的人。

我和一位大叔一同从旁经过,一同跨进公园,穿过走廊,他或许也去早市,我并不想跟他多聊,快走几步,但他跟着,好像要找个聊天的,一路说个不停,发表他对假古董的看法,短短一路竟然还说了一个故事。可能由于一大早,四面安静,路人稀疏,刚睡醒觉,心中的警戒线还没拉起来,互相之间好说话。这个情况在我买苹果的时候也遇见,我在挑苹果,自言自语“这苹果怎么都有点伤啊”,旁边一块挑拣的大姐答话“就是,让他再搬一箱”“我不喜欢这样的苹果”,我扭头看她,也是脸未洗头未梳。看来不洗脸不梳头,人类之间可以更友善相处。那几个骗人的托儿,倒是一大早梳洗的整洁明亮,出来骗人。

湖面半开。冰层融化了一半,早出门的湖水,正为一个新春天欢欣。

油饼早点摊正忙碌,排队买油饼,油饼出锅快,不着急。他们夫妻俩炸油饼,有一位老兄帮忙盛粥、收拾,忙得直不起腰。一个小姑娘,五六岁的样子,也在跟着帮忙。他们的女儿,胖嘟嘟的脸儿,梳着一个马尾辫,穿着一件打褶边的罩衫,人见人夸。她人小,却好像比大人还勤快,食客刚起身,还没离开桌子,她就已经看见,跑过去撤掉,大概安排给她的任务就是盯着谁吃完,引得人笑。

还会端着盘子送油饼,炸好油饼,指给她,给那位爷爷那位叔叔送去。我不好意思让她送让她收拾。用油纸卷了油饼,粥只有一大锅小米粥,却有三样自拌的咸菜,夹了白菜帮拌胡萝卜丝,自己盛粥,吃完自己收拾送回去。她的妈妈一边往锅里丢油饼,一边回应众人对她女儿的夸奖,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不勤快以后怎么办”。又说她暑假给帮忙,都晒黑了,一个老头嘿了一声,“一定要给她买瓶雪花膏”。

我想起来我们村的一个小姑娘,比我小三四岁,还没有锅台高的时候,自己就学会了蒸馍,父母下地干活,她在家蒸馍做饭做家务,没上几天学,小小年纪,言谈举止像个大姑娘,一村人都夸她。不知道她现在嫁到了哪里,做了谁家的媳妇,过得怎样。上帝保佑。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我平时不上班在家就不洗脸不梳头。
    引用豆子一句话:“没事洗脸伤元气。”

  2. dadishang:

    不上班时间你很友善

  3. 鼠曲草:

    没事洗脸伤元气。精辟!!

  4. 小禾:

    “为什么还不卖豆腐脑!”彷佛听到了大地上浑厚沙哑的声音。
    找个茬:“木纳”应是“木讷”。

  5. dadishang:

    谢谢纠正,又显眼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