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王庙:另类的龙舟文化

独特的龙舟文化

每年端午节,和很多地方一样,南沙的赛龙舟是节日里一道靓丽的风景。河流皆因绚丽的龙舟多了几分灵气。破风而行的选手和造型精美的龙舟,是力与美的完美结合体。为河畔观众演绎着流动的视觉盛宴。这些作为端午文化至为精彩的部分,一代代传承下来,历经千年,却生生不息。
众所周知,赛龙舟是为了纪念爱国诗人屈原。赛龙舟不仅是一种体育运动,更是一种集体主义和爱国情操的展现。不同于此的是,南沙文物管理所所长黄利平先生告诉我们,在南沙甚至珠三角和香港一带,说起赛龙舟,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九王。
关于九王,古庙中清朝嘉庆十六年(1811年)的《重修九王古庙碑记》记载:在宋代的南沙,一次龙舟赛上,一支由九个人组成的龙舟队,“兄弟盟心,功同合德”,遥遥领先于其它龙舟,不料龙舟被扑面而来的巨浪吞没,了无踪影。当时人们认为那九个人扒龙舟技艺高超,被龙王看中,请他们去当神灵。人们为了纪念那九个人,建了一座庙宇,供奉他们为圣灵,即九王。按照扒龙船司职的位置,分别给九个人封了王号。例如,感应袁官九使扒船大王,还有司旗大王、擂鼓大王、敲锣大王、掌橹大王等。每年龙舟赛,当地人都祈求九位大王赐予龙舟选手各种绝技,让他们在龙舟赛上取得好成绩。渐渐的,在南沙形成与众不同的龙舟文化习俗。
由此可以看出,南沙的赛龙舟历史源远流长,至少可以追溯至宋代。在那个诗词盛行的年代里,文人以他们的方式记录了赛龙舟的盛况:舣彩舫,看龙舟两两,波心齐发。奇绝。难画处,激起浪花,飞作湖间雪。画鼓喧雷,红旗闪电,夺罢锦标方彻。(宋,黄裳《喜迁莺》)九王古庙让人有怀古的幽情。我们仿佛可以穿越千年,看到当时赛龙舟的盛况:两岸罗衣扑鼻香,银钗照日如霜刃;鼓声三下红旗开,两龙跃出浮水来……
从造龙舟的技术来看,当时民间已经可以修造容纳九人的龙舟,这在黄利平先生看来是很了不起的技术。

有求必应的神庙

古代圣王治国之法,重在祭祀,凡“有功烈于民”的民族先祖都要受到后世的崇拜和祭祀。传说那九个人被龙王请去做圣灵之后,当地风调雨顺。人们拜祭九王,所祈求的愿望都能灵验,乃“有功烈于民”的典范。因而每年端午,当地乃至十里八乡的人们都去九王庙祭拜,祈求九王赐福于民。九王庙里善男信女络绎不绝,香火甚为浓郁。形成了南沙特有的民俗节日景观。
有求必应的九王庙名声传了出去,传到了离南沙不远的香港九龙。九龙人被深深吸引,派人“请”了一位大王去九龙。开始南沙人不愿意,结果去九龙实地考察,加上九龙人的诚心,于是让那位大王去他乡做了圣灵。所以如今的九王庙只有八位王。这个传说从侧面反映了粤港澳三地文化同一渊源。
清代嘉庆年间南沙出了一位拔元,名叫朱清兰。堪称秀才中的秀才,黄利平先生介绍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当时的国子监。他才华横溢,文采飞扬。黄先生为南沙的历史上出了这样的才子而感到自豪。古庙中有朱清兰为古庙写的献词,刻在碑石上。碑文中同样体现了九王庙的灵验之处。他说九王古庙是当地众多圣庙中灵而且盛的一座。即是当地的保护神,亦是周边地区的托荫所在。在他家给九王庙供奉油灯的年月里,每次遭遇风暴,当地都“安如磐石”。碑文中记载了他亲身经历的一次惊险的遭遇:某年五月的一个夜晚,天有大风,他所在的六七只营船停靠宁洲湾,没有做防护措施,认为没有什么大碍。不料深夜二更时分,天乌海黑,迅雷烈风,船只都被风刮走,不知飘向何处。渡夫大呼救命。而他心中默念九王,以求保佑。瞬间天降神火至船上。船飘到天明,他还活着。此时营船仅剩一两艘。他感知到是九王保佑了他。

民间信仰

从某种角度讲,九王已经升华为一种民间的信仰。对九王古庙颇有研究的黄先生说,九王古庙为研究清代岭南乡村民间信仰和文化生态,南沙史,以及珠江口清代民间社会文学等提供了有益的材料。
我们知道,有什么样的文化类型就有什么样的神灵类型。正如基督教文化之于西方国家,儒释道文化之于中国。更细一点来讲,地理特征是形成信仰的重要因素。采访中黄先生也提到了这一点,他说,九王古庙所在区域的文化属于滨海文化,它不同于属于广府文化的黄阁。九王古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以前这一带的人们出行多走水路,摇船过珠江口去到对岸——如今的深圳、东莞地区,因而与东莞等地的交往胜过与南沙其它地区的交往。
滨海的民间信仰反映了古代沿海地区的人民,在技术条件的限制下,和对自然现象的了解程度不深,当他们面对大自然强大的威慑的时候,只有祈求祖先亡灵或神灵的护佑。慢慢的形成一种祭祀传统。正像前文所述,每逢端午节,九王古庙拜祭的人如织如缕。它是芸芸众生的精神寄托。寄托的内容除了祈求风调雨顺,获得丰硕的收成,更多的是触及世俗生活的方方面面。体现了民间信仰的世俗性取向。
这座坐落在虎门大桥下的古庙,历经沧桑,几经重修,虽然已不复当年的模样,但是岁月带不走的是传统文化的气息。时代在变,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永远不变。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dadishang:

    感谢禾记者的报道

  2. 小禾:

    哈哈,我做了一回记者,而且蹭了一顿饭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