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谟之行 最后的织艺

    布依族自古就以擅长纺织著称,在布依族的神话古歌里,人类的诞生和织布文化的记录基本上是同时开始的。古歌中有造棉花,造蓝靛,上到第七层天去跟七姊妹学习织布的场景。

    在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南端的望谟县,当地的布依族就以“三月三”节和纺纱织布而闻名。过节是娱乐,体现布依族的文化心态,织布是劳动,体现布依族的生活智慧。初春,我就踏上了走访布依族织布人的旅途。就没有柏油路,只有陡峭的喀斯特群山,只有泥泞的山路。经过了一路的颠簸,到了望谟县偏远的桑郎镇,镇上的一位布依年过六旬的布依族妇女依然坚持着这项古老的技艺。布依族在正月间是不织布的,所以我走进主人家的时候,织布机是闲置的,当我询问老人头上的头帕是否只自己织的时候,老人热情的带我到她家里看她的织布机,还拿出自己织布的很多布来给我看。在她家,看到了三种头帕布,五种头帕布,还有一种衣服布。

 

人物一;坚持织布的老人。
   【青春的回忆】老人说,她十六岁的时候就跟母亲学会织布了,自己的衣服,嫁妆,包括婚后的床单,一家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她说在她年轻的时候,给自己做嫁妆,光是双人床单就织了二十床,还织了很多做衣服的布,一直到今天床单和衣服布都没用完,后来都分给了自己不会织布的女儿、儿媳们。随后拿出了一匹压箱底的灰色衣服布给我看,她说这是她三十年前纺织的布,到现在都还没有褪色。因为以前都是自己种棉花纺线来织布,一个颜色的线要用蓝靛反反复复的染色漂洗,直到不退色为止,才开始上织布机,她自己一生的时光也就在声声的织布机声和旋转的纺车里度过。
    【最后的坚守】她说现在镇上的人只有五十岁以上的人仍然在织布,我问她,织布是她的主要经济来源么?她说不是,自己儿子都出息了,自己根本不用担心生活问题,现在坚持织布是因为自己舍不得这们手艺。她骄傲的说,她在南京上班的儿子最喜欢她织的床单,每次回来都要带一床回去。她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学这门手艺了,一是觉得工序太复杂,二是没有自己在外面打工来钱来得快,所以都远离家乡,放弃了织布的传统。

    人物二,不再织布的上辈人。
    这位五十多岁的布依族妇女现在不再织布了,她告诉我说是因为现在视力不好了。但是在交谈中它回忆起自己的织布经历,兴奋不已。她四岁的时候就跟着母亲学会了纺线。小时候就每天拿着棉花做成的棉条纺线,后来十四岁的时候就开始织布。她说现在的线大多都是市场上买的了,以前自己做的线要比现在的好得多,而且自己染的是不会褪色的。自己年轻的时候织布又快又多,所以都会把自己的布拿到赶场天去出售,而且是在望谟的各个乡镇的巡回的买,可想她年轻的时候织布的速度。她还说,在自己嫁人的时候就织了五六十床双人床单作为自己的嫁妆,后来也是分给了自己的两个女儿。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小时候经常看到母亲在织布机上的身影,身体不停的前倾,后靠,伴随着咔踏咔踏的声音。我身边还留着几匹她织的布,当床单用,身在异乡,每晚睡在上面,都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2. 布依崽儿:

    我还专门买了土布做了两件衣服,自己家的床单也是土布,就是这种质感和朴实的色彩让我心神安宁

  3. 妖怪:

    绝对是好东西,爸爸去那出差带回来的布就是这样的,因为手工织布幅面不宽,妈妈把4条布拼起来才够一个床单,给了我一个,用了好几年,手感有点粗,透着天然和质朴,夏天铺超凉爽,可惜超市没得卖。。。

  4. 素年:

    小时候,有看到外婆织过布,现在我家里应该还能找到一些
    硬朗结实的布,有点粗糙,但它朴实,就像老一辈亲人一样,给人踏实温暖的感觉…

  5. 阳:

    在云南省丽江市永胜县的他留族用山里的一种火草搓成线纺成布,再做成衣服和鞋。

  6. Ming:

    不知可否得到作者的联系方式?我打算加入香港公平贸易动力,与即将要消失的手工艺人合作,通过公平贸易和教学的方式将手工方式保存下去,包括贵州惠水布衣香枫染和苗族刺绣。我4月26日去香港,5月上半旬去贵州。谢谢!minghuabox@hotmail.com

  7. 晏木:

    很喜欢,不知哪里可以买到?

留下评论

*